580 「八濑童子」(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80 「八濑童子」(求月票)

    东京,阴阳厅。

    这不是罗真第一次来阴阳厅。

    不过,这一次,罗真来到阴阳厅,却不是被邀请,而是被逮捕。

    现在,罗真就走在阴阳厅的走廊上,身上贴着几张治愈符,正在补充着失去的血气,令得罗真总算能够站起来走动了。

    只是

    (我现在的待遇能算得上好吗?)

    罗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瞥了一眼自己的双手。

    在那里,一对刻满着咒文的手铐正被戴着。

    戴着这对手铐,罗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力虽然正在缓缓的恢复,却连一丝一毫都无法调动。

    也就是说

    (这是用来封住灵力的咒具吧?)

    正是如此。

    如今,罗真便被当做最高等级的犯人对待,连戴上的手铐都是最高等级的咒具,将其体内的魔力都给封锁了。

    “抱歉,我们没办法将你当做一般的咒术犯罪者来看待,要是你恢复过来,感觉无论做出什么都不奇怪,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

    宫地盘夫就这么对着罗真说了。

    “还有,你的式神我们也不能让她们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就暂时分开安排吧。”

    说完,宫地盘夫便让木暮禅次郎和弓削麻里分别将夏目跟铃鹿给带走,自己则亲自带着金乌与玉兔,离开了这儿。

    现在,也不知道是因为魔力被封住还是夏目与铃鹿被关进什么结界里,罗真就能够感觉到自己和夏目与铃鹿之间的灵力联系变得极其模糊,连她们究竟在什么地方都无法确认。

    (我的式神契约都这样了,如果是别的契约方式的话,恐怕连灵力联系都会断绝吧?)

    罗真就这么想着。

    至于金乌和玉兔

    (那边倒是没关系,随时都能感觉到。)

    毕竟,与夏目和铃鹿不同,金乌跟玉兔可是早已化作纯粹的记录,刻进罗真的灵魂深处,在外显现的只不过是魔力的集合体,无论以任何的方式都无法断绝罗真和它们的联系,要是罗真愿意,那甚至可以取消金乌和玉兔的召唤,将它们重新在自己的面前召唤出来。

    当然,一旦取消召唤,想再继续召唤金乌与玉兔这种等级的存在的话,罗真就得耗费无法想象的魔力,只怕到时候得重新解放三划令咒,再将〈红翼阵〉全力全开,方才能够办到了。

    (还真是各种意义上强到不行的两只式神啊。)

    罗真在心中失笑,紧接着迅速的转换思维,看向周围。

    此时此刻里,四名咒搜官便押送着罗真,一板一眼的将其带往阴阳厅的深处,似乎是想对其进行关押。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罗真这般思考着。

    选择妥协,其实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

    毕竟,罗真现在太虚弱了,在完全恢复之前,多少都需要争取点时间。

    然后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待在阴阳厅。)

    只有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因为,如果罗真的推论没有错的话

    (阴阳厅只怕不可信啊。)

    罗真的心中就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就在罗真这么想着的时候

    “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样的一个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

    罗真顿时一怔,抬起头,看向前方。

    只见,在走廊的前方,有一个穿着如同绅士,一举一动亦是宛如绅士般优雅,戴着单边的眼镜,身姿则高挑又挺拔的青年出现在那儿。

    “辛苦你们了。”

    青年便对着押送罗真的四名咒搜官露出优雅的笑容,这般出声。

    “接下来,这个人就交给我就好,你们可以离开了。”

    青年的语气优雅,可话语的内容却透露出一股冷淡和不容置疑。

    “你是?”

    四名咒搜官纷纷停下脚步,并露出讶异的表情。

    显然,他们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青年,更没有理由听从这个青年的指示。

    但是,青年貌似也没有听取在场四名咒搜官的意见的想法。

    “哎呀?没听清楚吗?”

    青年抬起头,紧视着四名咒搜官,一边保持着微笑,一边一字一句的开口。

    “我说————「这个人就交给我就好,你们可以离开了」。”

    当青年再次重复如此的话语时,四名咒搜官的神色蓦然一滞,呆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

    这一次,青年的话语已经是携带上了咒力,让声音带上了侵略性,支配了四名咒搜官的精神。

    罗真自然不会不认识这种手段。

    “言灵”

    正是帝式中的言灵之法。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四名咒搜官神色呆滞的退下,放着罗真不管,缓缓的离开了。

    只剩下罗真,直视着眼前的青年。

    青年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向着罗真行礼。

    “真是失礼,应该没吓到您吧?”

    青年有些惺惺作态似的做出这样的发言。

    对此,罗真的语气则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要说吓到的话也的确有一些,毕竟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窜出来啊。”

    罗真由衷的这么说着。

    那语气,简直就像是早就知道青年的存在一样。

    事实也是如此。

    虽然还没真正见过对方,但这并不是罗真和对方第一次见面。

    至少,罗真是认得出来的。

    “你就是那个时候跟在相马多轨子身边的两个式神的其中一个吧?”

    罗真极为笃定的这么说着。

    “正是如此。”

    青年也没有任何的隐瞒,意外爽快的承认不说,还一边保持着礼节,一边做出这样的自我介绍。

    “请容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夜叉丸,公主的式神之一。”

    闻言,罗真眯起眼睛。

    “公主吗?”

    罗真便掂量着这个称呼的分量与意义,同时打量起眼前名为夜叉丸的青年。

    这一打量,罗真立即看出来了。

    夜叉丸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乃是隐晦的鬼气。

    换言之

    “你是鬼?”

    罗真这般质问。

    “您明察秋毫。”夜叉丸笑容不减,如此说道:“我现在的本体的确为鬼,正式的名称为————「八濑童子」。”

    “八濑童子?”罗真这回倒是惊讶了起来了,终于正眼看向夜叉丸一般,道:“你居然是八濑童子?”

    ————「八濑童子」。

    这并非指哪一个特定的个体,而是一个鬼之集团的名号,也是对该集团内所属的鬼的总体称呼。

    这些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鬼型灵灾,乃是为了侍奉某支高贵血脉的战死者们的魂魄在死后以护法的形态继续存在,化作守护灵而成的鬼。

    眼前的夜叉丸既然自称是八濑童子,那么,被其侍奉的相马多轨子究竟是什么人啊?

    就在罗真这么想着的时候,夜叉丸主动开口了。

    “这次前来无意冒犯,只是公主希望能够见您一面。”

    夜叉丸就这么说了。

    “不知道能否赏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