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 让人越看越不爽(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81 让人越看越不爽(求月票)

    在阴阳厅的最顶层,离厅长室不远的地方,有一间专门用来招待贵重访客的接待室。

    这间接待室通常都是用来接待政府方面的官员,即使业界非常的排外,外界也对咒术界抱有意见,造成彼此间的往来很少,但再怎么说阴阳厅都是被官方承认的组织,政府方面有时候也会派下人员来进行例行巡视或者审查,为了不造成对方对完全不了解的业界的反感,阴阳厅方面就专门准备了这间接待室。

    在夜叉丸的带领下,罗真来到的就是这里。

    当来到这里时,一身阴阳塾塾生制服的少女就坐在沙发上,如同期待着什么一样的坐立不安着,身后站在宛若学者般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守护着她。

    “秋观!”

    而罗真一进门,少女立即跳起来般的站起身,一对眼睛更是彻底的亮起,紧紧的注视着罗真,脸上浮现出大大的笑容。

    “相马多轨子”

    看着眼前这个仅见过一次面的少女,罗真亦缓缓的道出对方的名字。

    只是,比起相马多轨子,罗真的注意力更多的是被其身后守护着她的男人给吸引过去。

    对方似乎也转过头来,看向罗真,与罗真对上了视线。

    看着对方那对充满觉悟、理性和知性的眼眸,罗真一下子将对方给认了出来。

    虽然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年轻了许多,对方的身上更是散发出和夜叉丸没什么两样的森然鬼气,证明对方也是八濑童子中的一人,可正是因为这样,罗真更加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毕竟,所谓的八濑童子可是战死者们的魂魄化作的守护灵。

    既然如此,就算对方是已经死掉的家伙,以鬼的身份重新复活,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我应该说好久不见吗?六人部千寻先生?”

    罗真便似笑非笑的对着对方开口了。

    是的。

    六人部千寻。

    眼前这个学者风范的男人,正是引发上巳再祓事件的罪魁祸首,以自身为核降下灵灾进行了恐怖攻击的前御灵部成员,双角会的夜光信徒六人部千寻。

    被罗真道出名字的六人部千寻不,应该说是蜘蛛丸,仅是默然的出声。

    “我现在只是八濑童子的一人,隶属于公主的式神,名字叫做蜘蛛丸。”

    对方没有否认,亦没有承认,只是这么说了一句而已。

    不过,从对方那充满觉悟跟带着些许伤感的眼神中,罗真还是能够看得出,这个男人跟之前见面的时候一样,依旧对自己存在着某种程度的敬意。

    “是吗?”罗真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夜叉丸,若有所思的笑道:“既然如此,我倒是对你生前的身份有点好奇,不在这方面也来个自我介绍吗?”

    既然六人部千寻以八濑童子的身份得以复活,成为了蜘蛛丸,那么,这个名为夜叉丸的八濑童子应该也是一样的状况,死后才得以重生成式神的存在吧?

    那么,夜叉丸生前又是谁呢?

    罗真已经有所猜测了。

    “想必应该也是前御灵部的人,双角会的成员,更甚者还是与那边的蜘蛛丸一样,引发了灵灾恐怖攻击的那一位吧?”

    罗真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对此,夜叉丸仅是回以优雅的一笑。

    “您明察秋毫。”

    这样的一句话就从夜叉丸的口中传出。

    也就是说

    “虽然不值一提,但在下生前的确做了不少年轻妄为的事,至于名字,您大概已经猜到了。”

    夜叉丸用着令人生厌的笑容这般介绍了自己。

    “大连寺至道这是在下生前的名字。”

    大连寺至道。

    前御灵部的部长,双角会的首谋,在两年前曾经引发了历史上第一起灵灾恐怖攻击事件,作为上巳大祓的主导者广为人知,位列过十二神将之位,人称导师的国家一级阴阳师。

    同时,还是大连寺铃鹿的亲生父亲,将其当做实验品施展了各种禁术的存在。

    夜叉丸,正是大连寺至道。

    侍奉相马多轨子的两位八濑童子,一位是大连寺至道,一位是六人部千寻,不但都是曾经的御灵部的人员,更是双角会中的夜光信徒,前后引发了灵灾恐怖攻击的人物。

    “你似乎对我的式神做了不少过分的事情啊。”

    罗真便注视向夜叉丸,施施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真是惶恐。”夜叉丸则是装模作样般的道:“小女会成为您的式神,这也是在下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么说着的夜叉丸虽然依旧表现出非常充分的礼节跟优雅,可透露出来的本质却让人遍体生寒。

    再怎么说,这个人都没有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任何的不妥跟反省,就算脸上带满笑容,依旧能够让人窥视到其内心的冷酷与残忍。

    而这种人

    “刚好是我最讨厌的类型。”

    罗真举起手来,示意了一下戴在自己手上的手铐,对着夜叉丸笑着出声。

    “能帮我解开这个吗?”

    这句话,从罗真的口中出现的瞬间,令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冷了不少。

    所以,在场的三人丝毫不怀疑,一旦真的解下手铐,那罗真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既然是有名的八濑童子的一人,生前又是十二神将等级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那应该会不啬赐教吧?”

    罗真这么说着,盯着夜叉丸的眼眸透露出来的之前所没有的冷漠跟无情。

    这让夜叉丸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眼中亦是浮现出些许的精光。

    紧接着,夜叉丸便摊了摊手,无奈出声。

    “您可真是爱开玩笑,虽然相较于生前,现在的我的确变强了不少,但还是没办法声称自己可以和完成降神的奇迹的人交手,比起那种事情,您完成仪式的过程,在下倒是非常感兴趣,所以应该请您赐教才对。”

    这样说着的夜叉丸眼中浮现出来的已经是如实的好奇跟**。

    求知的**。

    从刚刚到现在,只有这句话才是夜叉丸由衷的心里话,其余的通通都只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

    这就是御灵部的部长,双角会的首领,曾经被誉为导师的国家一级阴阳师。

    真是

    “让人越看越不爽。”

    罗真紧视着夜叉丸,不仅是眼神而已,连表情都变得极为冷漠。

    整个接待室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