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 成为我们的同志(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84 成为我们的同志(求月票)

    事到如今,罗真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前相马多轨子会对命运以及使命之类的事物抱有至高的推崇了。

    因为,这个少女从小就被家族的人这般灌输着理念。

    为了完成家族延续了上千年的夙愿,少女有着必须献身的使命。

    为了达成家族祖辈降临的目的,少女有着必须努力的命运。

    只要是为了这个使命,这个命运,那无论是什么样的牺牲都能被允许。

    名为相马多轨子的少女就抱着这样的观念,与大连寺至道跟六人部千寻同流合污,一直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方才走到现在的吧?

    至于那些为此牺牲的人,相马多轨子会感到心疼,会感到痛惜,会感到不舍,更会感到同情,乃是会感到罪恶,却绝对不会感到犹豫。

    所以,先前相马多轨子才会劝诫罗真,如果他是夜光的转世,那么,为了前世的遗志和使命,无论是什么样的状况都值得去一试,哪怕是会被附身暴走,那也是一样。

    这简直就是自私到不能再自私的行为。

    至于夜叉丸和蜘蛛丸就更不用说了。

    夜叉丸是罗真最为讨厌的那一种人,外人无论牺牲多少他都会无动于衷,只要能够达成目的,再违背人伦道理,再不择手段,他都会去做,即使表现得即绅士又礼貌,实则根本就是一个冷酷、无情乃至残忍的人,连亲生女儿都能拿来做实验品,这种人死几次都不嫌多。

    蜘蛛丸貌似还残留有些许的人性,与相马多轨子一样,都是感情丰富的类型,但为了达成夙愿,这个男人似乎也做好了觉悟,决心走上一条不顾一切的道路,因而眼中才会一直带有觉悟和感伤,属于一边背负罪恶,一边前进的那种类型,却同样不值得原谅。

    眼前这一行三人便引起了罗真最大的反感,在罗真得知他们才是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的瞬间,对他们的感官已经降至最低。

    当然,导致罗真感官降低的不仅仅是眼前这主仆三人。

    “你们在外面也看了很久了,该是时候进来了吧?”

    罗真便当着相马多轨子一行三人的面,向着自己身后的门做出这般漠然的发言。

    “”

    相马多轨子、夜叉丸以及蜘蛛丸三人顿时沉默下来,只是以各种各样神色的目光注视着罗真而已。

    罗真却不再管这三人,将注意力集中在接待室外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熟人。

    “反正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不用我请你们进来吧?”

    罗真头也不回的扔出这样的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经过一阵沉默以后,其背后的门终于是被打开。

    从门外进来的人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刚刚才见过,打扮邋遢,实力强大,被誉为当代最强的阴阳师的男人。

    正是宫地盘夫。

    一个是身穿阴阳师正装,拥有严肃、冷峻的外形,被誉为当代最佳的阴阳师的男人。

    正是仓桥源司。

    在实力上以及在地位上分别立于现代咒术界顶点的两个男人就这么从门外走了进来。

    其中,宫地盘夫如同忠实的属下一般跟在仓桥源司的身后,一副以仓桥源司马首是瞻的模样。

    而仓桥源司则是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来到罗真的身后。

    然后,无论是仓桥源司还是宫地盘夫,都对相马多轨子一行人的存在视若无睹,相马多轨子一行人亦对仓桥源司与宫地盘夫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双方早已互相认识,并且还知道对方正在采取的行动。

    简而言之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啊。”

    罗真淡淡的这么说着。

    是的。

    这些人是一伙的。

    亦即,这些人都是咒术界里一连串事件的幕后黑手。

    仓桥源司便直视着罗真的背影,一会以后才以沉稳的口吻,如此出声。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是啊。

    罗真一点都不惊讶。

    因为,他早就有所猜测了。

    “一群明显可疑到极点的人在阴阳厅里能够自如的行动,这已经足以说明阴阳厅中有人允许了他们的存在,甚至在背后支持着他们吧?”

    罗真转过身来,看向仓桥源司,这般出声。

    “这样的人地位自然不会太低,否则又怎么能够保证这些人在阴阳厅里畅通无阻的自如行动呢?”

    而在阴阳厅里,难道还有比仓桥源司的地位更高的人吗?

    当然是没有的。

    所以,罗真早就知道了,阴阳厅是不可信的。

    “只是,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个炎魔宫地居然也会跟你们同流合污而已。”

    罗真将目光转向跟在仓桥源司背后的宫地盘夫,眼中流露出来的是真实的讥讽。

    “”

    宫地盘夫沉默着,一句话都没说。

    结果,反倒是罗真先跟宫地盘夫对话了。

    “夏目和铃鹿呢?你们将她们带到哪里去了?”罗真漫不经心似的道:“还有金乌和玉兔,它们怎么样了呢?”

    面对罗真的这个问题,宫地盘夫默然了一会,最后选择了回答。

    “那两个小姑娘没事,只是跟你一样,被封锁了灵力,然后带到审问室去,由咒搜部在进行盘问而已。”宫地盘夫如实道:“至于那两位,因为太危险的关系,暂时由祓魔局的封印班将它们封印了起来。”

    还真是慎重到极点的对待啊。

    对方应该是为了不让罗真能够联系到自己的式神,从而借用到式神的力量方才这么做的吧?

    可惜,夏目与铃鹿也就算了,对象是金乌跟玉兔的话,那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阻止罗真跟它们之间的联系。

    不知道罗真心中想法的宫地盘夫已经不再发言。

    而仓桥源司则依旧直视着罗真,一会以后才看向相马多轨子一行人。

    “看来,你们的交谈很不顺利啊。”

    仓桥源司直言不讳的提及了这一点。

    对此,相马多轨子咬住了嘴唇,蜘蛛丸沉默以对,唯有夜叉丸摊了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就由我来尝试交谈吧。”

    仓桥源司公事公办般的这么说着,并重新望向罗真。

    “你已经得知了不少的真相,那谈起来也容易多了。”

    仓桥源司这般开口。

    “土御门秋观。”

    “我们希望能与你联手。”

    “不,应该说,我们希望邀请你成为我们的同志。”

    这就是仓桥源司乃至相马多轨子一行人想对罗真做的事情。

    打从一开始就想对罗真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