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混沌的咒术之乱-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89 混沌的咒术之乱

    同一时间。

    阴阳厅的厅长室中,仓桥源司正拿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报告,沉默了一会以后,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知道了。”

    语毕,仓桥源司便将电话给挂断。

    直到这时,在场的第二个人才出声。

    “金乌和玉兔跑了吧?”

    以一点都不意外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的是坐在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的夜叉丸。

    在此之前,厅长室里仅有仓桥源司一人。

    换言之,夜叉丸是刚刚才突然出现在这里,没有一点前兆,对仓桥源司的语气亦显得极为熟悉,就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事实上,仓桥源司与夜叉丸的确认识了很久。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仓桥源司和大连寺至道认识了很久才对。

    毕竟,仓桥源司和大连寺至道可是同期,早在两人还没有成为〈十二神将〉之前就已经一起进入了阴阳厅,只是后来大连寺至道进入了宫内厅御灵部,仓桥源司则一直留在阴阳厅里而已。

    所以,两人的联系其实早到令人惊讶,从那时开始就已经注定会联手,在咒术界里引起一阵风波了。

    但是,面对夜叉丸那自来熟般的举止,仓桥源司却是投以锐利的视线。

    “你不用守护相马家的公主吗?”

    仓桥源司沉声质问着。

    对此,夜叉丸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的挥了挥手。

    “有蜘蛛丸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夜叉丸无所谓似的说道“不过,公主受到的打击似乎比想象中的大,情绪很不稳定,这个时候如果再接触到金乌跟玉兔的神气,或许真会被凭依也说不定。”

    谁让公主在这方面的资质本来就高得不同寻常呢?

    夜叉丸就笑着说出这番话。

    明明就不是一件小事,夜叉丸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让仓桥源司瞪了他一会,紧接着才罕见的叹息出声。

    “金乌和玉兔的确脱身了,而且还将前往地下四层之间的所有结界与咒术都给冲破,想必现在已经救出土御门秋观了吧?”

    仓桥源司这般汇报了。

    “我就觉得是这样,即使是最高等级的封印跟结界,想束缚住神,那也是痴人说梦啊。”

    夜叉丸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反而开心似的笑了起来。

    其实,不管是仓桥源司还是夜叉丸都不认为人类的咒术能够轻而易举的将神给封印。

    如果神只是这种程度的存在,那根本不值得他们不惜豁出一切去追求。

    但是

    “土御门秋观毕竟也是人类,就算得到了神,那也一定无法完全发挥出它们的力量,宫地那边同样给出这样的报告过。”

    仓桥源司面无表情的说着。

    也就是说,因为认为罗真没办法发挥出神的所有力量,所以才认为应该能够封印住的吧?

    可惜,即使不能完全发挥,仅是一部分的力量而已都足以冲破最高等级的重重束缚了。

    “如果是什么不入流的神灵倒还另当别论,但金乌跟玉兔可是分别代表太阳跟月亮的存在,作为与〈三贵子〉有关的神灵,力量可非同小可啊。”

    夜叉丸便即愉快又冷笑似的说出这样的话。

    所谓〈三贵子〉指的是日本神话中地位最高的三位神祇。

    高天原的统治者,被奉为今日日本天皇的始祖,亦是神道教最高神祇的太阳女神————天照大御命。

    与天照大御命同根同源,同时诞生,为月亮的神格化,掌管黑夜的神明————月读命。

    被封为海神,其性格变化无常,时而凶暴,时而英勇,曾经斩杀过八岐大蛇,从其尾部取得神剑的破坏神————须佐之男命。

    这三位神祇为同胞的三姐弟,在日本神话中的地位和名气几乎无人能及。

    而金乌正是统治众神的天照大御命的使者,玉兔亦被视为和月亮的神格化的月读命有着非比寻常的因缘,可以说是这两位至高神的代言人,地位之高,力量之强,可想而知。

    可以说,在全部的八百万神灵中,金乌和玉兔都是名列前茅的神灵,这一次又是本体降临,即使罗真还没能发挥出它们全部的力量,那也不是人力所能及的。

    “明明就是这种等级的神,就算成功降临,别说是听命于人,就是在世间大闹,引起天灾也一点都不奇怪啊。”

    夜叉丸的眼中浮现出浓郁的求知欲。

    “所以,我很好奇,土御门秋观到底是怎么获得那两位神灵的钟爱的呢?”

    这么说着的夜叉丸的语气真的充满了不惜付出一切都想将这个问题给弄明白的痴迷跟陶醉。

    见状,仓桥源司却是冷冷的出声。

    “现在得先想办法阻止土御门秋观,接触到金乌和玉兔,他现在肯定已经脱离大牢,只怕准备逃跑了。”

    闻言,夜叉丸立即开口。

    “需要我出手吗?”

    夜叉丸这么自荐了。

    “不用,相马家的公主那边也不能放松警惕,以免被趁乱袭击。”

    仓桥源司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定,并这般说了。

    “面前正在厅舍中的〈十二神将〉一共有五位,就让〈神扇〉去负责守住土御门夏目和大连寺铃鹿,剩下的四名独立祓魔官再一次全部出动,务必再次拿下土御门秋观。”

    这么决定了以后,仓桥源司没有听取夜叉丸的意见的意思,直接拿去电话,开始吩咐下去。

    “那可真是遗憾。”

    夜叉丸耸了耸肩,紧接着解除了实体化,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

    当罗真从地下冲出来,进入阴阳厅的厅舍时,迎来的是大批咒搜官的迎击。

    “急急如律令(order)!”

    “急急如律令(order)!”

    “急急如律令(order)!”

    一名名的咒搜官看着从地下冲出来的罗真,虽然对于罗真身披洒落火粉的漆黑大衣和过于年轻的样貌感到惊讶和惊愕,但还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打出手中的咒符,使出了咒术。

    顿时,金、木、水、火、土各种各样的灵气开始暴起,无数的金行符、木行符、水行符、火行符和土行符纷纷都产生了作用,让各种各样的咒术笼罩向罗真。

    一时之间,刀剑齐飞,蔓藤狂舞,暴流四卷,烈焰横生,连无数的岩块和石壁都要么从天而降,要么拔地而起,只为拦住罗真的去势。

    除此之外,还有数名咒搜官向罗真释放了幻术,数名咒搜官则张开了结界,让罗真一下子陷身于咒术的海洋。

    只是,面对这来势汹汹的无数咒术

    “磅————!”

    罗真身上的大衣骤然暴起,豁然一甩,所有的咒术就全部都被弹开,通通回到咒搜官们的身上。

    “什!?”

    “啊!”

    “等!”

    一名名咒搜官不敢置信般的睁大眼睛,紧接着就被大量的咒术给吞没,发出了惨叫。

    结果,罗真毫发无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