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神通剑〉-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93 〈神通剑〉

    “哒!”

    清晰可闻的脚步声中,被看不见的力量给轰飞的木暮禅次郎总算是凭借着自身与其余阴阳师不同的高超身手稳住身形,让双脚落在地面上,踉跄了几下以后,承受住了罗真的攻击。

    “咳咳!”

    即使是这样,木暮禅次郎依旧捂住胸口,有些苦闷似的咳了几声,显然并不是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比起直接受重伤的镜伶路,木暮禅次郎的状况无疑好上很多。

    看到这一幕的罗真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果然,舍弃了咒文咏唱以后,就算能够快速发动,威力也不能算得上高吗?”

    罗真做出这样的评价。

    本来,神道系的隔山打牛之法就是使敌人气绝的术法,亦即本身注重的不是杀伤力,如果是像罗真这般拥有强大的咒力和咒具进行辅助使用出来,威力倒是足以重伤敌人,但舍弃了咒文的咏唱以后导致威力下降数倍,那自然就达不到太好的效果了。

    当然,木暮禅次郎自身拥有着不俗的咒力和灵性方面的抗性也是其中一个理由。

    所以,只此一回合,罗真就能得出判断。

    “在场的这三名独立祓魔官里,实力最强的应该就是木暮禅次郎了。”

    再怎么说都是和大友阵同期,并且一起从阴阳塾里走出来的天才,既然那个大友阵有能力包下整个阴阳厅暗部的工作,甚至于牵制住芦屋道满的脚步,那能够与那样的大友阵平起平坐的木暮禅次郎自然不可能太弱。

    至少,在刚刚罗真的一番猛攻下还能站着的就只有木暮禅次郎一人,由此便可见一斑。

    只是,这个结果,落在对方的眼中,自然算不上好。

    “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了。”

    木暮禅次郎便一边缓着隔山打牛带来的气绝,一边紧紧的盯着罗真,沉声开口。

    “明明只是一介塾生,却能熟练的运用帝式的术法,还有能够错开镜的佛顶尊胜真言的咒界跟连已经发动的咒术都能强行篡改的高超技术,土御门秋观,你难道真的已经”

    后面的话,木暮禅次郎没有说出来。

    但是,罗真知道他想说什么。

    木暮禅次郎肯定是想这么说吧?

    “你难道真的已经觉醒了吗?”

    作为夜光的转世,觉醒前世的记忆跟力量。

    看到罗真刚刚的那一番表现,想必,谁都会这么想吧?

    可惜,这是错的,而且是大错特错。

    “我拥有的仅仅是知识而已,根本算不上有着高超技术。”

    罗真直接坦言。

    “之所以会办到这种事情,只是用了一点窍门而已。”

    什么窍门呢?

    自然是〈心眼〉的帮助了。

    在玉兔的辅助强化下,罗真的〈心眼〉已经获得提升,令其能够更加完美的操纵咒力,并勘破敌我双方行使的咒术的弱点,使罗真可以从脑海中迅速的调出最佳的应对之法,并将其快速且确实的行使成功。

    在这样的状况下,罗真才成就了所谓的高超技术。

    可以说,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罗真的〈心眼〉的高度或许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等级,连历史上的圣人、高僧、武神都只能望其项背了吧?

    亦或者,现在的罗真的〈心眼〉已经蜕变到该技术原本达不到的境界的地步了,那也说不定。

    “是吗?”

    木暮禅次郎不知道这些,却也明白罗真因为某种原因变得今非昔比了。

    “那么,我也出尽全力来逮捕你!”

    木暮禅次郎提升了自身的灵力,一边举刀,一边大声的呼唤。

    “黑龙!獭祭!醴泉!凤凰美田!”

    伴随着木暮禅次郎的呼喊,其身周,一道道的黑影开始出现了。

    出现在木暮禅次郎身周的是四只身穿祓魔官的防障衣,手中拿着锡杖、棍子之类的武器的乌天狗。

    “式神吗?”

    罗真眯起了眼睛。

    出现在木暮禅次郎身周的正是与其契约的护法式。

    “陷入危机了啊!禅次郎!”

    “对手明明是个小鬼!”

    “笨蛋禅次郎!”

    “早就应该出全力了!”

    四只乌天狗一出现,立即就极为吵杂的呱呱叫了起来,不仅看起来非常人性,而且还很感情丰富的样子。

    “吵死了!赶紧来帮忙!”木暮禅次郎便迫切似的下令道:“分散开来!随时支援我!”

    闻言,四只乌天狗虽然面露不满之色,却也乖乖照办了。

    “没办法!”

    “谁让禅次郎那么靠不住!”

    “还需要我们帮助!”

    “赶紧逮捕!逮捕!”

    这样吵杂着的四只立即向着四周散开。

    罗真倒是很想阻止它们的行动,毕竟还不清楚这四只式神有什么样的力量。

    不过,在其前方猛然高涨而起的灵气却由不得他这般分心。

    “————唵·侄洒呐擘悉啰·摩拿也摩诃啰洒曳药·侄缚他拿呴缚皅帝摩吒啰颇咤呢·娑婆诃————”

    木暮禅次郎终于是咏唱出军神毗沙门天的真言,获得军神的加护,令得灵气高涨而起,灵力不住攀升,手中的神刀更是不断的散发出咒力的波动,绽放出光辉。

    这一幕,罗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只是,上一次,木暮禅次郎并不是罗真的对手,所以罗真的感觉还不够强烈。

    现在,面对获得军神加护的木暮禅次郎,罗真竟是在其身上感受到了逼近一流从者的压迫感。

    “真是不得了了”

    罗真顿时也是有些惊讶。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上了!”

    木暮禅次郎的身上迸出庞大的灵力,踏出神速的步伐,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掠至罗真的身前,双眼闪过锐利的杀气,手中的神刀更是宛如劈开空间一样,携带着惊人的咒力,砍向了罗真。

    “!”

    罗真的〈心眼〉顺利的窥视到了这一击,但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披在身上的大衣就自动暴起,衣摆如斗篷般敞开,迎向木暮禅次郎的斩击。

    “铛————!”

    响亮的金属交击声中,木暮禅次郎超绝的斩击落在洒出火粉的大衣之上,激起一阵咒力的奔流。

    那就像是硬被压缩的台风被释放而出一样,高密度的咒力随处肆虐,令得劲风跟冲击与交击声一起扩展向四面八方。

    刹那间,地面寸寸断裂,碎石狂乱飞舞,连周围的结界都被撼动了起来。

    “厉害!”

    罗真不由得高声赞叹,同时亦是迅速的结起手印,准备释放咒术。

    但是

    “就是现在!”

    木暮禅次郎大声的喊了起来。

    就在这个瞬间

    “yaaaaaaaaaaaaaaaaaaaa————!”

    分散到四周的四只乌天狗陡然发出这样的叫声。

    这叫声不仅刺耳,而且内里还蕴含着嗡嗡作响的咒力,扩展向了整个空间。

    被这股咒力的音浪给波及,罗真发现,自己释放到体外的咒力竟是紊乱了起来。

    罗真顿时明白了。

    “能够干涉术式,扰乱咒力流向,大幅降低咒术的精准度的式神吗?”

    这就是木暮禅次郎的式神。

    反观其自身,由于并没有使用咒术,而是凭借军神的加护,将咒力都压缩在神刀中的关系,一点都没有受到干扰。

    “喝!”

    木暮禅次郎再次挥出倔强的斩击。

    “呼!”

    罗真身上的大衣亦再次暴起,衣摆如鞭般的甩了过去。

    “锵————!”

    交击声变得无比响亮,令得咒力的奔流第二次的炸开,犁遍周围的大地。

    地面,片片断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