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 只能说声不好意思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94 只能说声不好意思了

    “轰!”

    被坚固的结界所笼罩的回廊里,咒力的冲击波就在扩展着,令得对峙中的两道身影彼此弹开,乘风破浪似的往后退去。

    罗真是在金乌所化的大衣的携带下往后飞掠,所有的冲击和余波都被金乌给抵挡了下来。

    木暮禅次郎则凭借着军神的加护,提升体内的灵力,将迎面而来的冲击和余波都给震开,然后毫不犹豫的跨出脚步,立即对着罗真的方向追了上去。

    咒力风暴与纷飞的粉尘中,木暮禅次郎就这么一口气的冲向罗真。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着充满气势的怒喝,木暮禅次郎举起散发出惊人的咒力波动的神刀,对着罗真砍了上去。

    “金乌!”

    罗真对着自己的式神兼使魔下令,不需要多言就凭借绝对无法断绝的契约让自己的意念流向金乌,令得金乌瞬间领会自己的意图,不再选择与木暮禅次郎硬碰硬,而是翻飞着大衣,携带着主人,以极快的速度向后方飞掠,回避了木暮禅次郎的攻势。

    对此,木暮禅次郎却是得理不饶人似的追上,手中神刀早已化作一阵刀光剑影,对着罗真不停的斩来。

    偏偏,这些斩击并不单单只是局限于神刀的刀身,有时还会脱离刀身,化作咒力的斩击飞出,变成远距离的攻击。

    面对这样的惊人攻势,罗真凭借〈心眼〉将其全部看穿,甚至以〈天眼〉捕捉住木暮禅次郎的所有动向,让金乌不停的飞掠,闪开来袭的斩击,实在不行再挥衣摆,将来袭的刀刃给弹开。

    如果换做是以前,面对这番惊人的攻势,罗真就算能够看穿且反应过来,身体的速度却会跟不上,所以根本不会考虑闪避,只会使用〈魔防〉进行防御。

    但如今,有了金乌的自主回避、防卫、反击乃至攻击,罗真已经不需要再担心身体会跟不上反应的问题,将这些全部交给金乌即可。

    至于罗真自己的话,只需要专注在攻击上就行。

    “急急如律令(rder)!”

    当下,罗真一边任由身体在金乌的带动下飞掠,一边打出数枚咒符。

    咒符一共有五张,分别是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符。

    罗真便发动了咒符上的术式,让五张咒符分别产生了效果。

    刹那间,金、木、水、火、土五气纷纷暴起,开始产生作用。

    首先生效的是水行符,让滚滚的浪涛暴涌起来,卷向前方。

    “符术吗?”

    木暮禅次郎蓦然停下追击的脚步。

    在木暮禅次郎的四只乌天狗式神的力量下,罗真若是使用咒术的话必定会受到干涉,导致咒术的使用变得即不精准亦不准确,随时都会失效。

    所以,罗真选择了能够瞬间发动效果的符术,这实在是明智之举。

    不过

    “只凭符术是威胁不到我的!”

    木暮禅次郎举起神刀,挥下强力的一击。

    “嘭!”

    卷向木暮禅次郎的浪涛顿时被生生的劈开,化作两半。

    但是

    “真的是这样吗?”

    罗真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让其余的四枚咒符飞掠而上。

    木行符没入被劈开的水流里,吸收了水气,化作粗壮的树木。

    然后,树木才刚刚暴起,火行符又是掠了上去,贴在上面,燃烧起来,吸收木气,瞬间生成庞大的烈焰。

    而这个时候,土行符又是飞了过来,吸收火气,生成雪崩般的泥流,冲向木暮禅次郎的方向。

    最后的金行符就这么被巨大的泥流给吞没,吸收了最后的土气,生成最大等级的金气,形成一把凝视到极点,足以媲美木暮禅次郎的神刀的神剑,像是冲天而起的利芒一样,暴射向了木暮禅次郎。

    “五行相生!咒符之舞!”

    罗真就掐起法印,瞬息间完成了五行的相生。

    “!?”

    木暮禅次郎终于是绷紧了面容,不敢再怠慢,汇聚起最大程度的咒力,压缩在神刀之内,对着暴射而来的神剑猛然挑斩。

    “锵————!”

    如利芒般射来的神剑便被木暮禅次郎给一刀击飞,弹向半空,不停的旋转了出去。

    然而

    “嗖!”

    这时,罗真的身形在翻飞的大衣的携带下掠向半空,竟是伸出手,将旋转出去的神剑豁然握进手中。

    “嗡!”

    下一秒钟,庞大的魔力从罗真的手中涌向神剑,通通都转化为念力,形成了念力之刃,覆盖在了神剑之上。

    正是魔术师的第七阶梯————〈魔韧〉。

    于是,神剑上,一股足以媲美木暮禅次郎手中神刀的力量波动散发了出来。

    “什么!?”

    木暮禅次郎大吃一惊。

    对此,罗真只是蓦然一笑。

    “别以为能够以这种方式战斗的只有你一人。”

    说完,罗真体内的魔力再次暴起,化作念力,覆盖住他的身体。

    这一刻,罗真的念力就相当于sa中的系统辅助,随其意志,能够自由的操纵身体,使出剑技。

    “〈绝命重击〉!”

    罗真的身体顿时化作一根长矛一样,从半空中猛然窜下,手中经过〈魔韧〉附加的神剑亦是散发出璀璨的效果光,只是不似sa中那般是鲜明的大红色,在尖锐的破空声中,轰向木暮禅次郎。

    “唔!”

    木暮禅次郎及时产生了反应,匆忙间架起神刀。

    “锵————!”

    清脆的交击声之下,神剑与神刀互相碰撞,掀起一圈强劲的咒力风暴,亦激起了剧烈的火星。

    罗真从天而降的一击,木暮禅次郎虽然挡了下来,但身下的地面亦是破碎塌陷了。

    “你这个家伙!”

    木暮禅次郎立即纵身跃开,随即又是猛然一踏地面,冲向罗真的方向。

    “哈哈!”

    罗真顿时笑了起来,竟是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

    一场激烈的白刃战,在这样的状况下出现了。

    木暮禅次郎的神刀就像是暴风,不停的携带着惊人的咒力的斩出,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斩击,密不透风。

    罗真的神剑则是像疾风,在铺天盖地的斩击下以一个个角度的掠出,有时是与斩击错开,有时是以最巧妙的轨迹将其弹开,化解了所有的斩击以后,再挥出极快的连击。

    这些连击,有时是二连击,有时是三连击,甚至还有四连击、六连击乃至八连击,连击数越多,威胁就越惊人。

    木暮禅次郎只能将其挡下,一时之间,竟是被逼退了。

    本来的话,就算罗真能够以〈魔韧〉强化剑的威力,又能用〈念动〉来操纵身体,使出sa中的剑技,那也是断然不可能与木暮禅次郎这般激烈的交锋的。

    毕竟,就算剑的威力不逊色于对方,又能用念力来强行操纵身体使出剑技,那也需要考虑许多的因素。

    比如,如此强行操纵身体使出剑技,对肌肉会造成多大的负担的问题。

    比如,就算攻击速度能够用念力强行驱动身体弥补,移动速度若是跟不上对手,又该如何展开近身战的问题。

    再比如,剑与剑交击时,那股反作用力以罗真的体质又该怎么承受的问题。

    一个个的问题,都需要解决才行。

    罗真就找出了解决的方法。

    肌肉的负担问题就以〈刚体〉的强化来抵消。

    移动速度的问题则全部交给金乌过人的飞行能力即可。

    而反作用力就更不用说,有金乌的防护,完全可以将其抵挡下来。

    于是,罗真才实现了现在的这番激战。

    至于应对敌人的剑技的问题,有〈心眼〉在的话,又哪里是问题呢?

    因此

    “虽然你很强,但这边既然开挂了,就只能说声不好意思了。”

    罗真就在心中这般默默的想着。

    突然

    “————曩莫·三曼多·缚日罗赧·悍————”

    一个宛如受伤的野兽般的叫声响了起来,咏唱出不动明王小咒,令火蛇暴窜向了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