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一面倒-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96 一面倒

    “轰!”

    这是铁制的战靴整整齐齐的落在地面上所激起的声音。

    只见,在十枚漆黑的式符所绽放出来的光辉中,十名少女骤然出现。

    那是十名拥有着各种各样的相貌,但无一均都极其的美丽,身材高挑、挺拔、曼妙、诱人,却一个个的均都全副武装,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的装备的少女。

    少女们有的装备全身的铠甲,有的装备方便行动的轻装,有的只在身体的一些重要部位进行武装,有的则干脆只装备皮革跟布装,并根据装备的不同,手中所持的武器亦不同。

    装备重铠甲的少女们要么手持沉重的钢枪,要么手持宽大的双手剑,有的还手持巨大的塔盾,散发出异常的压迫感。

    轻装的少女们则有的手持单手剑,有的手持战锤跟长矛,有的手持细剑,有的还手持短剑,装备越是轻便,武器就越偏向于轻巧跟灵动。

    这样的十名少女全副武装且手持武器的模样,简直就是十名从神话中走出来的女武神,即美丽,又英勇。

    旋即,这十名女武神便分为两排,如同拥护着主子一样,向着罗真的方向,单膝跪下。

    ““““主人!””””

    整整齐齐的娇喝声响起着,告诉了所有人,这些即美丽又英气的少女的忠诚终究属于谁。

    “护法式!?而且是十个!?”

    木暮禅次郎的脸上也终于是浮现出了惊容了。

    眼前这十个全副武装的女武神,正是罗真自制的护法式。

    被十名女武神所拥戴着的罗真便蓦然一笑。

    “因为多亏了曾经玩过的一个游戏,咱不仅是获得了许多被称为剑技的武器技能的知识,更有了整整两年带队攻略的经验,这些知识和经验如果不好好利用的话实在太可惜,所以,咱利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总算完成了十个这样的护法式,平时没有将她们召唤出来的机会,现在总算能够稍微使用一下了。”

    罗真便对着木暮禅次郎这般笑着说明了。

    眼前这十个女武神,正是罗真根据sao中获得的知识开发出来的式神。

    就想其所说的那般,罗真有在sao中带队攻略整整两年的经验,而且sao中亦有着大量的剑技,这些知识全部都沉睡在罗真的脑海里,如果不善加利用,着实浪费,因此,罗真就将这十个女武神给制作了出来。

    她们一个个的都像京子的夜叉那般,被输入了高超的战斗技巧,只是不同于京子的两个夜叉,罗真给女武神们输入的是sao中各种类型的武器技能的剑技,让她们形成一支能够互补的完善团队,经过罗真的〈傀儡术〉的操纵的话,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几乎每一个都能逼近上级使魔。

    而在获得夜光生前的所有知识以后,罗真又对这十个女武神进行了改良,最终使她们全部跃升到上级使魔的层次。

    或许,论及力量,她们不及北斗跟烟烟罗,可论及战斗的技术跟合作,这十个女武神一起出动,战斗力将直逼最上级使魔,再加上罗真辅以〈傀儡术〉的阵型和战术,哪怕对手真是最上级使魔,她们都有一战之力。

    因为护法式平时都是持续召唤,对术者的灵力要求极高,更何况是十个护法式,就算是维持召唤所需的消耗都不少的关系,罗真虽然不是负担不起,却觉得没必要浪费,平日里就没有召唤她们,让她们以式符的形式带在身上,今天则将她们都给召唤了出来。

    这也是木暮禅次郎为之动容的原因所在。

    本来,拥有四个护法式的他在祓魔局里就已经算是非常罕见的了,罗真竟是拥有着整整十个,甚至还得加上北斗跟烟烟罗,整整十二个使役式与护法式,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一般的阴阳师就算能够拥有贵重的使役式和护法式,一个、两个就已经算是很值得别人惊讶了,木暮禅次郎就没见过有人同时使役十二个这么贵重的式神,光是消耗就足以让一般的阴阳师直接倒下,罗真竟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要知道,现在可还是在乌天狗们的干涉之下啊。

    在这样的状况下,能召唤式神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居然一口气召唤了十二个,甚至还得加上化作咒具被其使用着的金乌跟玉兔,能够使役整整十四个的使役式和护法式,且每一个都极其不凡,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强啊?

    若是之前他并不是在虚弱的状态,那么,他们当时真的有办法逮捕他吗?

    木暮禅次郎的内心变得极其动摇。

    只是

    “现在动摇还太早了。”

    罗真举起一只手,掐起了法诀,盯在木暮禅次郎身上的眼眸浮现精芒。

    “接下来就让你们看到我的全力。”

    说完,罗真体内的魔力转化为大量的咒力,通过式神契约建立起来的灵力通道,涌入十名女武神的体内,更涌入了北斗以及烟烟罗的体内。

    “上吧!”

    罗真一声令下。

    ““““谨遵主命!””””

    十名女武神同时应声,随即毅然起身,目光齐齐的聚集到木暮禅次郎的身上,眼神变得冷冽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几乎毫无悬念的一面倒了。

    在罗真的支援下,十名女武神根据各自定位的不同,有的持盾抗下木暮禅次郎的斩击,有的负责攻击,有的在一旁游走,有的负责妨碍木暮禅次郎的行动,不但配合得天衣无缝,甚至频频使出sao中各种各样的剑技,让木暮禅次郎直接被碾压。

    看到木暮禅次郎落到如此下风,作为其式神的四只乌天狗也急了,顾不得再继续干涉,竟也同时加入战团,却被罗真分出四名女武神给牵制住,根本接近不了木暮禅次郎。

    而镜伶路和弓削麻里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一开始的时候还能和北斗僵持,但随着北斗的龙息不停轰下,最终伤势变得更重,发出不甘的怒嚎,一个更是只能勉强维持结界,最后被烟烟罗打碎了一个角,凭借自身无实体的特性化作浓烟钻了进去。

    于是,弓削麻里反而最先倒下,被烟烟罗的烟雾给直接吞没,窒息晕厥。

    镜伶路凭借着凶暴的个性死死苦撑,最终还是被北斗的龙息给轰飞,倒在地面上,鲜血足足流成一个血泊。

    至于木暮禅次郎,最后还是在女武神们完美无瑕的配合下,神刀被塔盾给挡下时,被一名女武神的战锤剑技直击胸口,击倒在地。

    此一战,除了作为王牌的〈红翼阵〉以外,罗真拿出了货真价实的全力。

    不管是〈召唤术〉、〈傀儡术〉还是〈阴阳术〉,都被其运用了出来。

    无论是魔术、咒术甚至是剑术,都被罗真展现得淋漓尽致。

    最后,罗真毫发无伤。

    而祓魔局的三名实力坚强的〈十二神将〉则全部倒下,再也无法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