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灵力的源泉-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98 灵力的源泉

    “啪啪啪啪!”

    一阵极为激烈的脚步声在宫地盘夫登场的瞬间里,同时从其身后涌现了出来。

    那是一群身穿防障衣的祓魔官。

    “室长!”

    “室长!”

    “室长!”

    一名名的祓魔官便相继的赶到现场,一边排队报告,一边看着倒在地面上的木暮禅次郎、弓削麻里与镜伶路三人,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

    但宫地盘夫并没有给这些祓魔官太多的震惊时间。

    “将独立官们都给带下去疗伤,剩下的分布开来,把结界张开,有多牢固就多牢固。”

    宫地盘夫以没什么干劲的声音这样吩咐着,将一众祓魔官们从震惊中唤醒。

    当下,祓魔官们一一分散向四周,同时还分出数人将木暮禅次郎、弓削麻里、镜伶路三人给带了下去。

    面对祓魔官们的动作,北斗、烟烟罗以及女武神们似乎想做出反应,却被罗真给控制住。

    没办法。

    即使宫地盘夫表现得再没有干劲,罗真依旧没有自大到能够忽视他的存在,随心所欲的去干任何的事情。

    像这样直面宫地盘夫以后,罗真才发现,这个看起来很是邋遢的中年大叔为何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

    因为,即使不用〈灵视〉的能力,罗真都能感觉到对方体内蕴藏的丰饶且庞大的灵力。

    那是再怎么度量也没有界限的无底洞。

    如果只比较灵力——魔力的大小的话,罗真有信心不会输给宫地盘夫。

    可是,两人之间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差别。

    那就是罗真的魔力是有限的,而宫地盘夫的灵力则是近乎于无限。

    根据夜光生前的知识,现在的话,罗真是知道这种状况是怎么回事的。

    “能与存在着世上的灵力源泉直接连接的咒术者吗?”

    罗真这样子低声喃喃着。

    是的。

    灵力源泉。

    在这个世上,存在着一些如同大源一样丰富且庞大的灵力源泉。

    它们就像是灵脉、地脉、龙脉之类的存在,有的深藏于地下,有的位于深海,有的在一些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分布在世界各地,几乎无法被窥视到。

    但是,极为少数的咒术者却有如天生能够与这些灵力源泉互相连接似的,可以从中取得大量的灵力,得到过人的力量。

    过去的夜光就是接近于这一类存在的术者,所以夜光的灵力也极其的强大,可以称得上是天赋异禀。

    宫地盘夫就是这种类型的存在。

    不。

    就算是和那些术者相比,宫地盘夫都是一个特殊的例外。

    因为,这个阴阳师不是与灵力源泉相连接,而是宛如就是力量的泉源本身一样,灵力会不断的从其体内涌出来。

    罗真的魔力不会输给对方,但那充其量也是有限的东西,需要衡量其数量来进行使用,以求不会让自己因为消耗过度而倒下。

    宫地盘夫却没有这个问题。

    只要他想,那他完全可以一直保持最大化的使用量。

    用游戏的说法来解释,即使罗真和宫地盘夫都拥有着1000点mp槽,罗真使用咒术时是得10点10点的去使用,直到将mp完全耗光为止,宫地盘夫却能够一口气消耗1000点来使用咒术,两个咒术究竟谁强谁弱,根本不需要解释。

    偏偏,宫地盘夫这一口气被消耗光的mp还能够瞬间回满,令其可以一直使用1000点mp来行使咒术,这样一来又如何能够不可怕呢?

    简直

    “简直就像是人形的〈圣杯〉啊”

    罗真就在心中产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宫地盘夫就宛如拥有了〈圣杯〉的魔术师一样,虽然无法仗之实现任何的愿望,却致使他拥有了可怕的灵力。

    只要宫地盘夫有心,那就会让四周全部化为焦土。

    “要是我将厅舍给整个烧掉,那问题就真的大了啊。”

    对方的这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出来吓唬人的,而是的确有这样的问题。

    而宫地盘夫自己似乎也非常清楚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让属下的祓魔官分布到四周,一起张开结界,还是要多坚固就有多坚固的那一种。

    这不是为了囚禁住罗真,而是为了防止宫地盘夫的力量暴走,真的将整个厅舍都给烧光了。

    “现在老实投降的话就算了————就算我这么对你说,你也不会听的吧?”

    宫地盘夫瞥了一眼在半空中对着自己咆哮的北斗跟烟烟罗,再看着被一众女武神们护在身后的罗真,做出这样的确认。

    对此,罗真只有一句话。

    “你说呢?”

    罗真便皮笑肉不笑的这么说了。

    “那就没办法了。”

    宫地盘夫无能为力般的耸了耸肩。

    看着对方那没有什么干劲的模样,罗真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你要跟仓桥家和相马家的人同流合污呢?”

    罗真终于是向着宫地盘夫问出这个问题。

    “他们有不惜牺牲一切都要实现的追求,但你的话,我不认为你有那种东西。”

    罗真便当着宫地盘夫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事实就是如此。

    从宫地盘夫那个没有丝毫干劲的模样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压根不像仓桥源司与相马多轨子那些人,有着极为崇高的使命感。

    更甚者,宫地盘夫给人的感觉还像是对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兴趣似的,一副怎样都无所谓的表现。

    因此,在这些幕后主使者当中,唯有宫地盘夫这个人,罗真一直不知道他的行动理念是什么。

    所以,罗真才想问。

    “你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做出这一切的呢?”

    罗真发出这样的质问。

    面对这个质问,宫地盘夫沉默了。

    毕竟,这并不是能够公开谈论这种事情的场合。

    周围一个个完全阵型的祓魔官便注视着这边,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宫地盘夫根本不可能做出正面的回答吧?

    但是

    “有什么不好呢?”

    宫地盘夫给出这样的回答。

    “不管是对是错,遵从别人的命令就是我们这些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的人的立场啊。”

    说到这里,宫地盘夫的语气中才带上了些许自嘲。

    “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罗真先是一怔,随即突然明白了。

    “你的那股力量,看来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能够得到的好东西呢。”

    罗真沉吟了半响,随即有些同情和怜悯似的说出这番话。

    “嘛,就是这样了。”

    宫地盘夫苦笑似的出声。

    这样一来,罗真也清楚了。

    这一战,注定无法避免。

    “也好。”罗真撇嘴一笑,道:“就让我来见识一下当代最强阴阳师的力量吧。”

    “那就好。”宫地盘夫无动于衷的道:“此身唯独「力量」这东西是最不值钱的,应该足够让你尽情的见识到。”

    罗真与宫地盘夫的视线便对在了一起。

    “轰!”

    下一秒钟,冲天的咒力从两人的身上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