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 〈飞龙召唤〉-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00 〈飞龙召唤〉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目契毗药·萨缚他·咀罗吒·赞拿·摩诃路洒拿·欠·佉呬佉呬·萨缚·尾觐南·唵怛罗吒·憾漫————”

    这一刻,整条回廊之上,十重结界之中,宫地盘夫咏唱的咒文化作了唯一的声音,让重重烈焰如暴风、如怒涛、如山洪、如雪崩般的涌现,在整个八角柱状的结界内肆虐。

    火焰化作不动明王的八大眷属,有的像火龙般在火海里翻腾,有的像巨人般在其中咆哮,有的像雄狮般在周围狂奔,有的像蟒蛇般在上下乱窜,仿佛在重演神话。

    而在这样的火焰的焚烧下,北斗、烟烟罗以及十名女武神们苦苦支撑着。

    一众式神们已经明白在这火焰下无法进攻,不再只是依靠罗真的〈魔防〉来防御,而是自身也使出浑身解数。

    北斗是释放出剧烈的龙气,因为龙气属水,水又克火的关系,靠着释放大量的龙气来抵御烈焰,勉强算是支撑住了。

    烟烟罗是烟雾所化的妖怪,自身与火本来就有着各种各样的因缘,所以靠着模糊化自身,彻底的化作烟雾,减轻着火焰的伤害。

    一众女武神们则是组成阵型,由持塔盾的两名女武神在前方施展防御用的技能来抵御迎面袭来的火焰,其余女武神位于后方,将自身的咒力不停的传给前者,提升着前者的防御力。

    至于罗真,在金乌的保护下,反而是最安全的一个。

    本来,金乌的防护能力就极强,自身更是代表太阳的神灵,即使是传说中能够烧尽魔军跟三千世界的不动明王的真焰理应都能完全抵御而下,虽说罗真还没有能够发挥出金乌的全部力量,但敌人也不是真正的不动明王,就算被称为不动明王赐子,想靠火焰来烧尽太阳的使者,那也是痴人说梦。

    只不过,作用在四面八方的高温倒是让罗真变得汗流浃背,被蒸发干净的空气更是使罗真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不是被高温给蒸死,就是窒息而死吧?”

    躲在金乌的防护下的罗真便不由得苦笑出声。

    就是因为考虑到罗真需要呼吸,金乌才没有将外界给完全隔绝,否则,这些高温也不会作用到罗真的身上。

    当然,无论是高温还是呼吸,罗真的脑海里都有进行抵御和提供的咒术,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没办法。

    “必须得反击才行了。”

    罗真便深吸了一口即变得灼热又变得稀少的空气,随即提升了自己体内的魔力,再次将手掌按在地面上。

    炫目的魔法阵顿时在地面上展开,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飞龙召唤〉!”

    罗真便使出了自己最初掌握的上级使魔召唤术式,召唤出飞龙来。

    只是,此时此刻里,罗真召唤的不是法兰西中见到的双足飞龙,而是在火山中诞生,终生与火相伴的火属性飞龙。

    “出来吧!岩浆飞龙!”

    罗真身下的召唤魔法阵立即染成一片火红的色泽,喷出雄壮的烈火。

    “吼!”

    “吼!”

    下一秒钟,飞龙的咆哮声从魔法阵中响彻而起,令得一头头的飞龙从逐渐扩展的魔法阵中飞掠而出。

    它们拥有着与双足飞龙一样的外形跟体型,但全身的鳞片却是如同岩浆般的火红色,头上亦是有着一对狰狞的龙角,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即灼热又狂躁,令得这一头头的飞龙显得比一般的双足飞龙残暴得多。

    这当然仅仅是外表带来的感觉。

    事实上,双足飞龙与岩浆飞龙的力量并没有相差多少,但从火山中诞生的岩浆飞龙却天生不怕火焰,甚至会在岩浆中出没,论及对火焰的抗性甚至在罗真曾经召唤过的火鼠之上,即使面对的是连咒术都能烧掉的火焰,那也必定能够支撑下去。

    于是,在罗真的操纵下,一头头的岩浆飞龙顿时咆哮着冲了出去。

    “女武神!”

    罗真立即向着自己自制的十个式神出声。

    女武神们顿时纷纷明白了罗真的意思,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个的接连纵身而起,跳上飞过半空的岩浆飞龙的后背,如同龙骑士一般,骑了上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如火兽般窜动着的火焰竟是再也影响不到那一位位的女武神。

    “吼!”

    “吼!”

    一头头的岩浆飞龙这才继续发出咆哮,向着宫地盘夫的方向冲去。

    宫地盘夫似乎察觉到了,终于是睁开眼睛。

    “居然还有这样的式神吗?”

    宫地盘夫便即惊讶又惊愕的出声,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豁然一挥手中数珠,让身周的火焰如狼似虎般的扑了出去,瞬间击中来袭的一头头岩浆飞龙。

    被火焰给击中岩浆飞龙没有被灼伤,却是宛如被推回去一样,纷纷都倒退出去,即使换一个角度继续进攻,依旧被宫地盘夫用火焰给逼退,令得一头头岩浆飞龙愤怒不已的吼叫着。

    明明这些飞龙全部都是能够自如的出入岩浆的存在,结果竟是还被火焰给逼退,由此可见宫地盘夫的〈火界咒〉的威能究竟多可怕。

    不过,罗真让女武神们骑在岩浆飞龙的身上,并不单单只是为了让她们免疫受到岩浆飞龙的威胁,更是为了让她们将灵力提供给岩浆飞龙,一边提升岩浆飞龙的力量,一边减少自己的消耗。

    “喝!”

    “喝!”

    当下,一个个的女武神相继的将手按在岩浆飞龙的身上,将自身的灵力注入进去,提升岩浆飞龙的力量。

    岩浆飞龙们感受着体内提升的力量,一个个的亦是变得更加凶暴,不停的进攻着宫地盘夫,让宫地盘夫频频挥舞数珠,扬起大火,将飞龙群给逼退。

    可是,罗真召唤出来的式神和使魔不单单只有女武神与岩浆飞龙。

    “北斗!”

    罗真便向着北斗出声。

    正释放龙气抵抗着火焰的北斗立即望了过来,与罗真的目光对视在一块。

    瞬间,主仆二人通过眼神,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而几乎是在同时,北斗猛的挣脱缠绕在自身的火焰,掠向上空,在那里盘旋了起来。

    “啪!”

    罗真豁然击掌,身上涌出了澎湃的咒力。

    “————哞·仡哩涩芰礼毗仡哩·怛他曩莫唵·萨缚洒吒路洒耶·萨怛缚耶萨怛缚耶·萨贺怛萨贺怛娑婆诃·哞涩芰礼·孽罗路贺·唵欠娑婆诃————”

    虔诚的咒文从罗真的口中不急不缓的响了起来,一边回荡向四周,一边让周围的火海都如同波动起来一样,浑然鼓动。

    遵循着这股鼓动的咒力和火焰,北斗就在半空中迅速游动起来,竟是凭借着自身的身体划出了一道道的咒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图案————五芒星。

    见状,与骑乘着岩浆飞龙的女武神缠斗中的宫地盘夫骤然动容。

    因为,罗真准备使用的咒术,宫地盘夫已经看出来了。

    “难道是〈大威德法〉吗!?”

    宫地盘夫的表情第一次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