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真正的夜光转世-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06 真正的夜光转世

    同一时间里,在离阴阳厅有一段距离的一栋大楼的天台上,一名少年出现在了这里。

    少年站在天台的边缘,眺望着还在骚动中的整个阴阳厅,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些许的压抑跟忧郁。

    “最后,还是没有能够顺利的阻止啊”

    少年喃喃着,眼中流露出来的压抑跟忧郁显得更加的浓郁了。

    天空中,月亮刚好从乌云中探出头来,洒下月光,照在少年的身上,令其全貌渐渐的出现。

    仔细一看,少年拥有着年轻的相貌、顽皮的外表以及高高的个子,拥有着呈现稻黄的发色,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年,表情却给人一种忠厚老实甚至可以说是笨拙的感觉。

    如果罗真在这里的话,那一定能够认出少年的身份吧?

    正是土御门分家的独生子,被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收为养女的夏目的义兄土御门春虎。

    自从在乡下的老家里,因为铃鹿的事情,罗真与春虎匆匆忙忙间分别,已经是过去了半年以上的事情。

    时隔半年,被罗真揶揄为蠢虎的少年如今却是出现在东京里,并且眼中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笨拙跟忠厚,有的只是深邃的神秘感和压抑的忧郁感。

    而这位一出生就被断定为无法成为阴阳师,不具备见鬼的才能,连分家都无法继承,注定得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度过一生的少年,此时此刻里,身上竟是散发出咒力的些许波动。

    这是在不久前使用过大量咒术的证明。

    这位连见鬼的才能都没有的少年现在便浑身散发出传说级别的阴阳师才能具备的古老氛围,深入骨髓的咒术力量更是将其身上的忠厚老实给全部洗去,令其只剩下不可思议的神秘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春虎一直都在眺望着阴阳厅的方向,如同在回忆着什么,又如同想起什么痛苦的事情似的,眼中浮现出决然跟冷冽的神采。

    毋庸置疑,这是过去的春虎身上绝对不会出现的表现。

    但现在,这些表现出现在其身上,竟是显得那么自然,又为其深邃和神秘添加了一分真实感。

    直到某一刻里,春虎才有如察觉到什么一样,抬起头,看向天边,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一抹笑容。

    那不是过去的春虎身上经常会出现的那种毫无心机的咧嘴一笑,而是带着些许韵味的微笑。

    “终于来了吗?”

    春虎便即怀念又开心似的说出这番话。

    紧接着,在春虎所眺望的天边,一道黑影才悄然的出现。

    “呼!”

    伴随着羽翼的煽动声,黑影掠过半空,来到了春虎的上方。

    璀璨的火粉在其身上洒落。

    漆黑的羽毛在其身上飘下。

    三只脚的乌鸦就这么呼啸而来。

    “鸦羽!”

    春虎对着三足的乌鸦伸出手,一边笑着,一边做出了呼唤。

    其身上,淡淡的灵气已经是飘散了出来。

    而鸦羽就对这股灵气产生了反应,宛如终于确认了什么一样,从天而降,飞向春虎的方向,煽动着翅膀,化作一阵黑风,落在其身上。

    “嘭!”

    伴随着黑风的炸裂,漆黑羽毛的飘飞跟金色火粉的洒下,鸦羽彻底的附身到了春虎的身上。

    下一秒钟,春虎竟是没有化作暴走的乌鸦怪物,而是身上释放出大量的灵气,使漆黑的羽毛盘旋在身上,化作一件漆黑的大衣。

    是的。

    鸦羽恢复成咒具的形态了。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鸦羽认可了春虎,承认了春虎身为主人的资格。

    这不是像罗真一样的强制支配,而是极为主动的认可。

    而能够被鸦羽所认可的主人,纵观历史以及世界,都只存在着一人。

    那便是

    “还真是让人好找啊。”

    当这样一个粗矿却稳重的熟悉声音从背后传来时,身披漆黑大衣的春虎脸上的笑容便也变得更加浓郁,随即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在那里,有一对二人组不知何时出现了。

    身穿阴阳塾的女生制服,身材娇小的少女。

    缺了一只手臂,身材高大的男人。

    开口说话的正是后者。

    只见,独臂的鬼王看着身披黑大衣的春虎,脸上携带着的是一个有些放心似的笑容,令其闭上了眼睛。

    至于面无表情的少女则是紧紧的盯着春虎,如同在确认着什么一样,半响以后才如以前那般,声音毫无昂扬顿挫的响起。

    “居然变成现在这幅蠢样,难怪一直都找不到。”

    少女便说出了这样的话,不仅声音中毫无波动,连表情都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

    看着这样的少女,谁又能够想到,为了找到眼前这个少年,她不仅不惜与芦屋道满交易,取得长生的方法,又成为他的式神,在其麾下生活了一段时间,甚至还苦等半个世纪,为了找到他,让他觉醒,还一度暗算过罗真,更离开一直待的东京,远赴他乡呢?

    少年也不知道少女做过些什么,但看到她相隔了半个世纪的出现在这里,就算是靠猜的,他都能够猜到少女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吧?

    “飞车丸”

    春虎便注视着早乙女凉,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很少能够见到的温柔。

    对此,早乙女凉却是不但一点都不领情,反而直接开口了。

    “别那样看着我,又不是幼女,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开心。”

    一句话,让春虎浑身的力气都宛如瞬间消失一样,变得无可奈何了起来。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春虎苦笑着。

    显然,对于早乙女凉的这幅表现,春虎已经见怪不怪了。

    少年少女相隔了半个世纪的再见面,在物是人非的状况下,竟是显得这么的平淡。

    可是,这份平淡却也透露出两人之间根深蒂固的羁绊以及无需多言的信赖。

    这就更让人能够确认少年的身份了。

    “然后呢?你现在已经完全觉醒了吗?”

    角行鬼注视向春虎,这般开口。

    “现在应该叫你春虎呢?还是应该叫你夜光?”

    没错。

    夜光。

    春虎才是真真正正的夜光转世。

    虽说本人也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半天前更是完全与咒术无缘,不知为何莫名其妙的就被家里人给带走,背井离乡,进行着逃难的一个普通的少年,可现在的话,春虎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更什么都不需要烦恼的笨蛋了。

    现在的春虎是不折不扣的传说中的阴阳师土御门夜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