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 才刚刚开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07 才刚刚开始

    土御门夜光将会转世成为当代土御门家当主的儿子。

    这是早已在咒术界里流传了十几年的传言。

    传言的来源是土御门泰纯自身,当年还在阴阳厅就职时,其观星能力的觉醒,令其窥视到了这段未来,从而被当时也在场的仓桥源司所得知了。

    于是,这个传言便彻底的传开,导致罗真成为了替罪羔羊,被土御门泰纯推到明面上,假冒夜光转世,转移世人的目光。

    至于真正的夜光转世,亦即土御门泰纯真正的儿子,其实被其施加了封印,交给分家抚养。

    换言之,春虎其实才是土御门泰纯真正的儿子,不折不扣的土御门本家的子嗣,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具备着最正统的土御门家的血脉,根本不是一名连见鬼之才都没有的普通人。

    春虎之所以会没有见鬼,只是因为土御门泰纯在其出生以后为其施加了封印。

    因此,春虎才能以一个普通的少年的身份,无忧无虑的生活十几年。

    现在,春虎的封印被破除了。

    起因是金乌和玉兔的降临。

    “因为我跟金乌和玉兔有些渊源啊,都仿造它们开发出鸦羽和月轮了,本体的神气来到此世以后,我身上的封印立即受到影响,让我的记忆稍微恢复了一些,然后就察觉到身上存在封印,直接尝试进行破除。”

    当着角行鬼的面,春虎有些困扰似的笑了笑,这般回答。

    “或许是破除封印的方式有点乱来,毕竟当时记忆也仅恢复了一些,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我的觉醒直接被触发,记忆一口气恢复,却也与这一世的记忆混在一起,变得非常乱,连人格都有错乱的迹象,所以,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是春虎还是夜光。”

    这么说着的春虎虽然表现得很困扰的样子,可从其做法与说话的内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实在是过于胆大妄为了。

    “居然才恢复了一些记忆,察觉到身上有封印就立刻进行破除,连调查一下都不做,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乱来啊。”

    角行鬼便这般叹息着。

    反倒是早乙女凉,非常冷静的做出这番分析。

    “唯独这一次,你应该庆幸你那喜欢乱来的个性,如果不是你果断的破除封印,或许你刚恢复的那点记忆会被重新封印,恢复回土御门分家的那个傻小子。”

    再怎么说,春虎身上的封印都仅是因为金乌和玉兔的神气降临才受到影响,即使起因是春虎拥有仿造金乌跟玉兔制作出来的鸦羽和月轮的关系,但当时春虎所在的地方不仅离降临在东京的金乌和玉兔的神气极远,本身的封印亦仅是受到些许干涉而已,如果不是封印的松动造成春虎前世的记忆恢复了一些,从而令其意识到封印的存在,进而直接开始破除,等到金乌和玉兔的神气稳定下来,封印重新恢复,届时,春虎的这点记忆都有可能会被封印,让春虎的觉醒变得遥遥无期。

    所以,乱来也有乱来的好处。

    “我也是这么认为。”春虎大而化之般的承认了下来,却在早乙女凉对其放出鄙夷的目光前,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伤感,令其这般道:“虽然,或许变成那样反而更好的样子。”

    这句话,让早乙女凉闭上了嘴巴,角行鬼亦沉默而下,不再多言。

    两人都知道,前世的春虎究竟背负了什么样的罪孽跟痛苦。

    现在的觉醒,真的不知道是好是坏。

    只是,如果可以选择,春虎自然还是会选择觉醒。

    因为

    “我就是为了在这个时代里弥补过去造下的罪孽才选择转生。”

    春虎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并转过头,看向阴阳厅的方向。

    “这一次,我一定要挫败相马家的降神。”

    春虎便无比坚决的说出这样的话。

    正是因为这样,春虎才会在破除封印,彻底觉醒以后,毫不犹豫的离开土御门家的人身边,来到东京,甚至进入阴阳厅,袭击了相马多轨子。

    现在,春虎的袭击失败了,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

    “对手已经与咒术界最大的组织同流合污,想反抗他们,必须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这么说着的春虎转而看向自己过去的两大护法。

    “在这期间,我会尝试去找回月轮,做好万全的准备,你们又是怎么打算的?”

    春虎便果断的做出提问。

    而作为曾经的夜光的双臂,面对回归的主人,这两人的回应还需要考虑吗?

    “虽然很麻烦,但反正也没其它的事情可以做,就让我奉陪到底吧。”

    早乙女凉无动于衷似的说出这样的话。

    “颠沛流离的生活也过得差不多了,既然如此,重归最前线似乎也不错。”

    角行鬼亦是沉默了半响,随即无奈似的这般出声。

    至此,夜光的双臂也正式的回归。

    “拜托你们了。”

    春虎如同理所当然般的接受了这一点,向着两人点了点头。

    “那么”早乙女凉看向一旁,这么道:“那边的少女跟幼女该怎么办?”

    仔细一看,在天台的边缘上,竟是有两个少女躺在那里,陷入昏睡中。

    正是夏目和铃鹿。

    将夏目和铃鹿从阴阳厅中救出来的人,赫然便是春虎。

    只是,春虎是在袭击相马多轨子失败以后,准备撤退,不小心闯进咒搜部,遇到天海大善时,方才顺手将两人给救出来。

    现在,看着这两个少女,春虎便有些复杂似的回应。

    “放心,我已经通知家人来接她们了。”

    说完,春虎就宛如想斩断情感一样,向着两大护法出声。

    “好了,我们走吧。”

    这么说着的春虎却又很快发现了一件事。

    “角行鬼?”

    春虎疑惑的出声。

    只见,角行鬼正死死的盯着两个少女。

    不,应该说是盯着其中一个少女才对。

    被其盯住的人是铃鹿。

    更准确的说也不是铃鹿,而是铃鹿身上的某种存在。

    角行鬼便直接上前,用仅存的独臂,从铃鹿的身上取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团即漆黑又深邃,却正在蠢动着的瘴气。

    “这是”

    早乙女凉不由得为之一怔。

    春虎同样怔了一怔,但一会以后又是眼眸一凝,惊愕而起。

    “虽然气息很微弱,却能够感受到令人恐惧的灵,那难道是!?”

    春虎貌似想到了什么。

    角行鬼则是紧视着手中的那团瘴气,眼中即有动摇,又有怀念,还有苦涩跟些许的欣喜,几乎是各种各样的感情都有。

    随即,角行鬼便将其放回铃鹿的身上。

    “既然你跟这个小丫头有缘,那就好好的跟着她,好不容易才复活,别再像以前一样被讨伐掉了。”

    留下这样的话,角行鬼才起身,转向春虎。

    看着角行鬼,春虎的眼中浮现出犹豫,紧接着也无奈了起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也不多管闲事了,究竟是福是祸就看她自己吧。”

    留下这样的话,春虎也转过身。

    “对了。”

    这个时候,早乙女凉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事,这么说了。

    “刚刚来的时候在楼下见到一个生灵,似乎是想找你,因为不知道是敌是友,我就将他催眠了,怎么处置他?”

    早乙女凉的话,让春虎的脚步浑然一僵,面色也再次变得阴郁起来。

    一会以后,春虎才叹息出声。

    “将他也带走吧。”

    闻言,早乙女凉无所谓的点下了头。

    于是,曾经闻名咒术界的稀世天才带着两大护法以及一名今生结下渊源的少年一起离开了东京。

    至于夏目和铃鹿,则是被后来赶来的三名幕后人士给接走,同样离开了东京,不见了踪影。

    在此之后,阴阳厅正式发下通知,对罗真一行以及土御门家的所有人进行通缉。

    咒术界的混乱,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