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说明这一切-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08 说明这一切

    这里是远离东京的一栋不为人知的小屋。

    小屋不但地处偏僻,周围的一带亦是荒无人烟,极少有人经过,哪怕是想看到完整的道路都不容易,属于那种居住起来很不方便,但废弃的话又很可惜,因而会被主人拿来便宜出租的类型。

    现在,这栋小屋便临时被外来者给征用,周围不仅布下了一般的大众无法看见的结界,还有一些咒术在发挥着作用,起到驱人之类的效果。

    此时,在这栋小屋的一间房间里,两个少女便躺在了铺于榻榻米之上的被窝中。

    “呜”

    带着些许神志不清般的模糊声音,夏目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了天花板。

    “我”

    夏目便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一副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的模样,一边挣扎着起身,一边摇了摇脑袋,有些茫然起来。

    “我我这是在哪里啊?”

    显然,夏目还没有意识到发生过什么事。

    于是,夏目开始驱除睡意,努力的回想起来。

    渐渐的,夏目终于是从自己的脑海里找回了记忆。

    “对了!我被阴阳厅给逮捕了!”

    夏目一下子睁大眼睛,回想起所有的事情。

    “记得是秋观的仪式差点造成大灵灾,所以祓魔局的人将我们逮捕了起来,把我们带到阴阳厅。”

    而抵达阴阳厅以后,对方便以不能让式神待在罗真的身边为理由,将夏目和铃鹿给带到咒搜部的审讯室里进行关押和盘问。

    在这个过程中,夏目见到了拥有神扇之名的天海大善,更见到了天海大善和铃鹿吵了起来,后来阴阳厅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骚动,让天海大善面色一变,离开审讯室,不知道去了哪里。

    在那样的情况下,夏目与铃鹿一直待在审讯室中,由于身上被戴着封锁灵力的咒具,审讯室里还有等级不低的结界的关系,两人都无法和罗真取得联系,只能模模糊糊感应到彼此的存在而已。

    在那之后,某一刻里,不知为何,审讯室的门打开了。

    紧接着,从门外就走进来一个让夏目不由得愕然的人物。

    “哥哥!”

    正是春虎。

    来到审讯室内的春虎便不顾铃鹿讶异的表情,看着夏目,眼中即流露出些许的欣喜,又浮现出不少的伤感,随即便低声呢喃。

    “对不起,夏目。”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春虎便低声念动了什么,让夏目以及铃鹿一起眼前一转,失去了意识。

    如今回想起来,夏目又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呢?

    “哥哥对我使用了咒术?”

    夏目不敢相信的这么喃喃着。

    没办法。

    在夏目的认知中,她的哥哥春虎可是一个与咒术完全无缘的普通人,别说是使用咒术,就是灵气都无法视得,没有见鬼的才能,如何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难道我在做梦吗?”

    夏目就禁不住这么认为了。

    然而

    “你想做白日梦的话我没有意见,不过你的梦里肯定不会有我,所以赶紧认清楚现实吧,笨女人。”

    随着这么一个有些毒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夏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过头,看向身边。

    在那里,铃鹿也醒了过来,正坐在被窝中,没有看向夏目,表情亦显得很冷淡,却似乎迅速的把握住状况了的样子。

    “我们现在不在阴阳厅了吧?”铃鹿瞥了夏目一眼,这般道:“难道是那个在我们睡过去之前突然出现,长着一脸蠢相的家伙将我们救出来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啊。”夏目便有些混乱的道:“这里是哪里,现在又是什么状况,我一点都不清楚。”

    “是吗?”铃鹿不以为意的回道:“不知道就算了,但既然我们出现在这里,那那个害我们被抓的笨蛋究竟去哪了啊?”

    铃鹿的话语,令得夏目终于想起这件最重要的事情。

    “秋观!”

    夏目立即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在手背上。

    那里有着与罗真缔结式神契约时,由罗真留下来的三枚指环环环相扣所形成的咒纹。

    只要将意识集中在上面,那就能够加强和罗真之间的灵力联系,感觉到罗真的存在了。

    现在,身上的封锁咒具已经被拿下,那应该可以感觉到契约的存在了吧?

    夏目这么想着,并将意识集中到手背的契约上。

    但是,在夏目这么做的时候,铃鹿已经是先一步出声了。

    “没用的,我刚刚已经试过了,还是像之前那样,模模糊糊。”铃鹿撇了撇嘴,这般道:“这周围似乎也设下了结界,而且等级很高,应该是专门为了掩人耳目的那种类型,所以灵力的联系即使不至于被隔绝,应该也会减弱很多。”

    正如铃鹿所言。

    将意识集中到契约上以后,夏目立即感受到一股模模糊糊的联系。

    虽然,这股联系不似在阴阳厅的时候那么模糊,应该是因为身上的咒具被取掉的关系,但也不似平时那么清楚。

    不过

    “至少可以确认到那边是安全的,而且并没有被阴阳厅做什么,估计也是逃出来了吧?”

    铃鹿以一点都不关心的语气说着这番话,却让夏目稍微放下了心。

    不管如何,既然罗真是安全的,而且好像也从阴阳厅里出来了的样子,那以他的能力,再不济都能相安无事。

    即使还是有些忧虑,但目前的话还是先弄明白状况再说吧。

    “那我们现在”

    当下,夏目便想向铃鹿说些什么。

    但在这之前

    “哎呀,已经醒过来了吗?”

    一个欣喜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令得夏目和铃鹿同时为之一惊,急忙转过头,看向声源处。

    下一秒钟,夏目就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人。

    “妈妈!”

    正是土御门千鹤。

    “总算醒过来了,夏目。”

    土御门千鹤即像放心又像开心一样的出声。

    其身边,还有着土御门千鹤的丈夫。

    “醒过来了就好,为了帮你们两个解咒,我也费了不少的功夫。”

    土御门鹰宽亦是带着稳重的笑容,向着夏目和铃鹿打着招呼。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

    “你们应该很想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吧?”

    土御门泰纯注视着夏目和铃鹿,眼神显得有些复杂,却还是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到大厅里来吧,我会向你们说明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