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你们可是我的式神-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10 你们可是我的式神

    “分家供奉着祖狐葛叶之灵!?”

    这一刻里,夏目完全惊呆了。

    别说是夏目,连铃鹿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这这是开玩笑的吧!?”

    铃鹿便不由得惊愕出声。

    所谓的供奉着祖狐葛叶之灵的意思,两个少女当然不会将其认为是简单的拜祭。

    考虑到土御门鹰宽郑重其事的模样,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应该是这样的。

    “就像本家代代相传着真龙的守护兽一样,我们分家也代代传承着狐仙之灵。”

    土御门鹰宽当着所有人的面,道出这个无人知晓的隐秘。

    “虽然不知道狐仙之灵究竟是不是身为祖狐的葛叶,但她毫无疑问是极其强大的灵性存在,只是她从不曾同意成为式神,只接受分家之人的供奉,所以外人根本不知道分家有狐仙之灵,更几乎不曾有人行使过狐仙之力。”

    有鉴于此,别人根本不知道土御门家内竟有如此隐秘。

    “当然,历史上,还是有数位分家之人曾经借助过狐仙之灵的力量。”

    土御门鹰宽便直视着夏目,一字一句的这么说了。

    “通过成为生灵的方式。”

    生灵。

    亦即以自身为形代、核心从而被灵性存在所凭依,却能够保持自我意识的人类。

    分家的历史上,曾经就有数人让狐仙之灵以自身为形代,凭依在自己的身上,从而成为生灵。

    通过这样的方式,他们得以行使狐仙的力量,成为实力坚强的存在。

    如今,土御门鹰宽说出这件事,个中的含义已经是不用说明了。

    “如果你想得到力量,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这个办法。”

    土御门鹰宽便冷静的这么提及。

    然而,姑且不论夏目,土御门千鹤是立即出声反对了。

    “不行!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土御门千鹤二话不说的就说出这番话。

    没办法。

    要知道,生灵虽然能够借助体内的灵性存在的力量,可同样有被对方给吞噬堕落的可能性。

    毕竟,所有的灵性存在追究其本质就是动灵灾,被其附身,肯定不会连一点危险都没有。

    正是因为这样,即使分家供奉着狐仙之灵,选择成为生灵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只有那么几个而已。

    然而,不得不说,如果真的能够成功,那绝对可以获得极大的力量。

    那可不是一般的狐狸,而是狐仙。

    只怕,就力量和潜力而言,绝对不会逊色于北斗这样的真龙吧?

    更甚者,如果对方真是祖狐葛叶的话,那就是仅次于phase5这等被誉为神的存在的等级了。

    想到这里,夏目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见状,土御门千鹤反倒急了。

    “你可别答应啊!夏目!真的太危险了!”土御门千鹤爱女心切,一边奉劝着夏目,一边瞪向土御门鹰宽,最后还向土御门泰纯求助道:“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泰纯?”

    听到土御门千鹤的话,皱着眉头的土御门泰纯反而沉吟下来,随即出声了。

    “如果这是夏目的决定,我不会反对。”

    土御门泰纯便漠然的这么回应着。

    “你!”

    土御门千鹤顿时气愤而起。

    见状,夏目反倒镇静了下来。

    紧接着

    “父亲。”夏目将目光投至土御门鹰宽的身上,决然道:“请您同意将分家供奉的狐仙之灵传授给我,拜托了。”

    夏目便对着土御门鹰宽弯腰请求。

    看着这样的夏目,土御门千鹤失去了言语,土御门鹰宽亦是叹息出声。

    “真的决定了吗?”

    土御门鹰宽做出最后的确认。

    “是的。”

    夏目义不容辞的点下头。

    这让土御门鹰宽也点下了头。

    就在土御门鹰宽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一旁的铃鹿突然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将我也转为生灵吧。”

    铃鹿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铃鹿?”

    夏目愣住了。

    “你?”

    其余人亦是纷纷一怔。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铃鹿难以掩饰眼中的动摇,却还是粗暴似的一笑,这般发言。

    “既然夏目选择成为狐的话,那我就选择成为鬼吧。”

    说着这样的话,铃鹿将一件东西取了出来,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正是那团漆黑的瘴气。

    “这是!?”

    看到这团漆黑的瘴气,夏目睁大眼睛,土御门家的三人更是一个个的面色一变,随即死死的盯在上面。

    对此,铃鹿故作若无其事的出声。

    “这是那个家伙举行仪式时诞生的类似于副产品一样的东西,似乎是受到当时的灵气风暴的影响被扭曲的瘴气形成的动灵灾,只是好像因为一些缘故变得这么虚弱,只能勉强判断出是鬼型的灵灾而已。”

    铃鹿握紧手中的瘴气团,像是刮去心中的犹豫般的开口。

    “如果根据你们的说法,那个家伙举行的是真正的降神仪式,并且还成功降下了金乌与玉兔的神灵,那这个鬼肯定是和金乌与玉兔有着某种渊源的大角色,即使现在很虚弱,如果凭依到我的身上,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力量,到那时,应该不会输给什么葛叶吧?”

    铃鹿的脸上便浮现出不服输的笑容来。

    综上所述,铃鹿想做什么,已经不需要多加说明。

    “你们想将狐灵凭依到夏目的身上吧?”铃鹿义无反顾似的道:“那就将这个鬼灵也凭依到我的身上吧。”

    这就是铃鹿想做的事情。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失去了言语。

    “你你疯了吗?”夏目甚至花容失色般的道:“这可是鬼啊!”

    鬼是什么?

    鬼是人类的敌人。

    如果是夏目的话,凭依狐仙之灵固然会有危险,可对方至少不是多么凶暴的存在,不会时刻主动的去吞噬夏目的自我,让她堕落。

    可鬼就不同了,绝对会无时无刻的想着吞食掉宿主的灵魂,占据她的身体,从而真正的显现。

    因此,这个世界上生灵并不是没有,可鬼的生灵却极其的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现在,铃鹿居然主动想成为鬼的生灵,这难道不是疯了吗?

    “说实话,我也觉得我疯了。”

    铃鹿的脸上再次浮现出自嘲般的神色,可这次更多的却是挣扎和觉悟。

    旋即,铃鹿便这样子说了。

    “但是,如果要与八濑童子对抗的话,不这样做,我是绝对不可能赢的。”

    铃鹿口中所指的八濑童子自然是夜叉丸。

    “既然已经准备与阴阳厅为敌,那就一定得面对那个家伙。”铃鹿咬了咬牙,低声道:“那我不豁出去可不行啊。”

    铃鹿就因为这样主动想成为鬼的生灵。

    讽刺的是,八濑童子同样是鬼。

    “所以,不变成鬼的话,根本赢不了他。”

    铃鹿以这样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做出这个决定。

    这下子,夏目也无话可说了。

    土御门家的三人注视着这一幕,心中似乎也是百感交集,却并不打算阻拦的样子。

    “已经决定了的话,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土御门鹰宽这般道:“放心吧,虽然只是乡下的阴阳医,但我也不是第一次处理生灵的问题,拼尽全力也不会让你们堕落的。”

    土御门鹰宽就做出这番保证。

    “算了!我也不管你们了!”

    土御门千鹤张了张嘴巴,最终自暴自弃的放弃劝说,闹起别扭。

    “你们自己的道路,就由你们自己来选择。”

    土御门泰纯同样不再多言,只是如此表示了而已。

    于是,这一天,夏目决定成为狐,铃鹿决定成为鬼,并且,为了掌握这两股力量,两人注定得经过一番艰苦的修行和努力。

    在小屋的窗外注视着这个过程的身影便缓缓的消失在原地,离开了这儿。

    小屋内,一只洒落着璀璨的火粉的三足金乌便无声无息的掠出,竟是完全没有受到周围的结界的影响,自如的穿过其中,飞上半空。

    下一秒钟,三足的金乌化作一件大衣,让将其披在身上的使用者出现在半空之中。

    对方便俯瞰着下方的小屋,即似无奈,又似释然般的自言自语而起。

    “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那作为你们的主人,我也只能支持你们了。”

    此人,正是罗真。

    恐怕,土御门家的众人根本没有想到,罗真早已找了过来吧?

    而罗真抵达这里时,正是夏目和铃鹿做出选择之际,因此才没有感应到罗真的到来。

    多亏如此,罗真也不需要介入那两人的决定了。

    “反正,这边也刚好有点状况发生呢。”

    罗真便举起戴着〈奇迹〉的手。

    “铮”

    只见,佩戴在上面的金色指环竟是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这是一种提醒。

    只要是被〈奇迹〉连接过的世界,那么,当那个世界有人急需罗真回去,发自内心的呼唤着他的话,那〈奇迹〉就会产生这样的表现。

    罗曼也曾经这样评价过罗真吧?

    “能够召唤各种各样的使魔,乃至被各种各样的世界所召唤的————〈奇迹的召唤师〉。”

    正因此,罗真才能放心的进行跨越世界的旅行,不用担心迦勒底突然有一天就毁灭,也是多亏了这一点,罗真方才能够放心的留在这个世界,否则或许真会因为不放心亚丝娜和结衣的现状而回到刀剑神域的世界里。

    现在,在罗真去过的世界里,就有人在急需他,并呼唤着他。

    那么

    “正好是个机会。”

    罗真再次看了一眼下方的小屋。

    “期待再次见面时,你们已经脱胎换骨。”

    “别忘了。”

    “你们可是我的式神。”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化作一只三足金乌,飞向高空。

    “铮————!”

    没过多久,一条光之通道出现在了那里,让三足的金乌飞进其中,消失在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