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11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

    利物浦。

    这是位于英格兰西北部的港口城市,英格兰八大核心的城市之一,亦是默西河畔都市郡的五个自治市之一,同时还是默西塞德郡的首府,位于伦敦西北325公里,乘火车到伦敦仅需不到三个小时。

    它是英国著名的商业中心,同时也是第二大的商港,腹地宽广,在曼彻斯特市所生产的大量棉花就是从这个地方运送到世界各地,使其不仅是大英帝国夸耀于世的贸易港,同时亦是地位仅次于剑桥的学术都市。

    而在这个世界里,利物浦就有着另外一个称呼。

    机巧都市。

    即使纵观全世界,这里也是机巧技术最发达的城市。

    所以,如果是从上空往下看的话,那就能够看到,在利物浦这个城市中,行人正络绎不绝着,无论是商店亦或是餐厅都热闹不已。

    而除了鞋店、服饰店、珠宝商之外,这里还有着销售机械零件、魔术用品以及自动人偶完成品的店面,甚至还能看到简单的马口铁人偶在贩卖面包和零食的模样。

    在别的城市里,这是很难看到的景象。

    就在这个繁荣、发达的城市上空,一只乌鸦如同从遥远的天际飞来的一样,一边用宽大的羽翼撕裂空气,一边以锐角回转,朝着这个城市而来。

    乌鸦的体型即使是在所有的鸟类当中都属于巨大的类型,飞翔的过程中竟是会洒下阵阵璀璨如阳光般的火粉,融入到空气里,显得是那么的耀眼。

    仔细一看,这只乌鸦竟是还有着三只脚,即使寻遍全世界,那都找不到有这种品种的乌鸦。

    三足的金乌就这么朝着机巧都市利物浦飞来,最终笔直的往街道落下,一边展开双翅,一边将三只脚往前伸,在空中减缓速度以后,轻巧的翻了一个身,落在了一栋宏伟的建筑物前。

    下一秒钟,三足的金乌浑然化作一张斗篷似的,一个翻动,竟是变成了一名少年。

    少年身披华丽的漆黑大衣,岁数在十五、六岁之间,相貌中即有东洋的气质,又有西洋的精致,看起来就像是个混血儿,异常的帅气。

    此时此刻里,少年便抬起头,看向自己眼前的宏伟建筑物。

    “这里就是传闻中的皇家机巧学院了吧?”

    少年这般喃喃着。

    其面前耸立着的正是一栋威风凛凛的大讲堂,乍见之下甚至会让人误以为是白金汉宫,砖头砌成的围墙足足有五公尺高,石造的大门上还有枪眼装置,只是枪眼似乎不是用来抵御外敌,而是用来枪杀脱逃者,其证据就在于守卫们炯炯的目光并未注视着街道,而是全部集中在校地之内,尽管整体看上去保守内敛,不过依然充满了气势,简直就像是军队的司令部一样。

    不过

    “这与其说是学院,不如说是监狱吧?”

    少年便有些讽刺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可事实的确是如此。

    一旦进入其中,那在未获得允许的状况下,学生姑且不论,自动人偶是不准外出的,否则守卫将有处决人偶的权利。

    所以,要说它是监狱,那也无可厚非。

    “只是,严格来说,它还是一座学院就是了。”

    少年撇了撇嘴。

    在机巧文明繁盛的这个二十世纪初叶,随着科学技术的惊人发展,人类也建立起了高度的魔术体系。

    机巧魔术。

    这种让魔术概念为之丕变,透过内建的魔术回路的自动人偶以及操纵它的人偶使相互组合便可施展出过去无法想像的迅速、精确、强力的魔术的近代咏唱法,在被发现,并使魔术师不再受到麻烦的魔术阵以及冗长的咒语拘束,可以轻而易举的施展魔术以后,也被转用到了军事用途上。

    例如利物浦所在的英国,无论是特拉法尔加之役的胜利,还是滑铁卢之役的胜利,都少不了英国引以为豪的机巧师团所立下的功劳。

    这让不只是英国而已,在全世界都在扩充破灭性武器,并且世界大战的氛围极其浓郁的这个时代,列强的军方全都在拼了命的发掘着优秀的人偶使。

    在这样的情况下,培养新兴的人偶使,教育出优秀的人才会成为举国上下努力发展的事业,可以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眼前这座学院正是为此应运而生的存在。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

    这正是位于机巧都市利物浦内的皇家学院,虽坐落在英国,却拥有着自治权,可以不分国籍、不分人种、不分男女的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就读,在当今这个时代里可以说是站在机巧技术的最前端,亦是机巧魔术的殿堂的先进机构。

    从这里出来的人才几乎遍布世界各地,并且只要成功毕业,那至少都是能够被军方重用的优秀将士,世界各国更是看重这座学院先进的教育机构和资源,一直都在源源不断的提供学生,让优秀的人才前往这里就读,即使进入这座学院就读的学费不菲,单凭一家之力根本不足以支持,除非是富有的机构乃至国家,否则还真担当不起,可依旧还是有很多企业跟国家不惜斥巨资将人才送往这儿。

    如今,少年也来到了这里。

    并且

    “你也差不多该从我身上下来了吧?”

    少年有些冷淡的对着自己大衣内的某件行李出声。

    这个时候,少年的大衣才出现了些许的动静。

    具体来说,就是有一个脑袋从大衣里面探了出来。

    从少年的大衣里探出来的是一个拥有着精致得过分的美丽相貌,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如瀑布般垂下,足以令人感到惊艳的少女的脑袋。

    只是,这一刻,这个美丽得过分的少女却是紧紧的将自己裹在少年的大衣中,拥抱着少年的身体,毫不介意自己曼妙柔弱的娇躯紧贴在其身上的现状,反而满脸潮红,正用湿润的眼睛注视着少年。

    “已经到了吗?亲爱的”

    少女便用着甜腻到不行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

    可少年却异常冷漠。

    “谁是你亲爱的啊?”

    少年就这么回应了。

    “别这么说嘛。”少女扭扭捏捏着,即似开心,又似满足的将自己的身体更加贴近少年,道:“鸣神的怀抱好舒服,好温暖,夜夜已经快不行了啊。”

    “是吗?”少年闭上眼睛,随即嘴角抽搐的说道:“那就赶紧给我坏掉,别用那只手在我的身上乱摸!”

    如此喊着的少年猛的敲下了拳头,砸在少女的脑袋上,让少女痛呼了一声,捂着脑袋,眼泪汪汪的蹲下身去了。

    少年这才叹息了一声。

    “真是够了”

    这是少年唯一的感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