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 〈统领魔军的黑曜姬〉-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20 〈统领魔军的黑曜姬〉

    学院,别房。

    所谓的别房指的是校长官邸的别墅。

    这样的别墅在校园中有那么几栋,乃是特别建造起来提供给那些极为显赫的名门贵族出身的学生当作宿舍的地方,不仅待遇远比一般的学生乃至教授、教职员高级,甚至还有专属的佣人、厨师在负责家务,待遇之高,几乎可以媲美学院的院长。

    此时,在学院的其中一栋别房中,一间房间里,一个少女就坐在镜子前面,打理着自己的外貌。

    那是一个极为标准的东洋少女。

    少女拥有着楚楚可怜的外貌,留着宛如大和抚子般的乌黑长发,身上则是穿着鲜艳的樱红色和服搭配紫色的袴装,配合那楚楚可怜的外貌,简直就像是深闺里出来的公主。

    事实上,少女既然能够住进学院中仅有几栋的别房中,那就足以说明对方的身份极为显赫,否则不会得到这般好的待遇。

    所以,少女即使不是货真价实的公主,那也绝对不会逊色多少。

    而如果是眼力与直觉极为敏锐的魔术师的话,那更是能够一眼就看穿少女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隐晦的魔性。

    那是对方身为极其优秀的魔术师的证明。

    这样一位无论是出身还是实力都无可挑剔的少女,此时却是在镜子的面前叹着气。

    “夜会就要开始了呢。”

    少女便这样呢喃着。

    “虽然已经拿到了参赛名额,在祖母那边多少能够有交代,但我并不是真的想参加夜会啊。”

    少女便这样子碎碎念着,无数人求也求不来的夜会的参加资格在其口中竟是宛如不值钱的东西一样,换来的是连连的叹息。

    “难道真的不会来吗?”

    少女有些失落跟丧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来到这个学院,少女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魔王之名,成为同时代里最优秀的魔术师,而是只为了等待某个人的到来而已。

    参加夜会,只不过是少女使用的借口。

    毕竟,以少女的身份,本来可不是能够随便在外面乱跑的立场。

    因此,为了来到学院,达到自己的目的,少女只能以参加夜会当做借口,让家里允许自己远渡他国,漂洋过海的来到这里。

    而现在

    “都已经快过去一年了,他还是没来。”

    少女就为此垂头丧气。

    再这样下去,少女就真的得反而去参加夜会,跟别人战斗了。

    当然,少女不会害怕战斗。

    为了不像小时候那样,只能被那个人与身边的随从保护,这些年里,少女也着实很努力,最终凭借着自身优秀的血脉跟潜力,一跃成为家族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即使是在这个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偶使的学院中,少女的实力都是名列前茅的。

    证据就是少女得到了夜会的参加资格,手中佩戴着只有夜会的参加者才能获得的绸缎手套。

    仔细一看,在那只手套上,还用金丝缝出了一个登录代号。

    ————〈统领魔军的黑曜姬〉。

    排名第8名,位列〈十三人〉之一的极东岛国的华族公主。

    这就是少女的实力与身份的证明。

    所以,少女不害怕战斗,只害怕等不到自己思慕的那个人。

    如果等不到他

    “那就由我来打倒那个罪人,为他的族人报仇雪恨。”

    少女楚楚可怜的眼眸中浮现出坚定的神色,做出这样的决定。

    就在这时

    “大小姐!”

    “大小姐!”

    伴随着两个肆无忌惮的喊声,少女的房门被用力的推开了。

    门外,有两个少年走了进来。

    那是两个能够形成鲜明对比的少年。

    左边的是虎背熊腰,长得极为高大且粗矿的男人。

    右边的是身材纤细,长得极为柔美娇嫩的小白脸。

    “昴,六连。”

    少女愣愣的看着从小陪自己长大,现在已经是自己的随从的两个少年冲进来,一时之间竟是失去了反应。

    看着这样的少女,被其成为昴和六连的少年做出了不同的表现。

    “大小姐”

    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说什么,却又不想说的矛盾表情。

    “抱歉,大小姐,俺们忘记敲门了。”

    六连则是一边无奈的摊手,一边用手肘顶着昴,似乎在叫他振作一点。

    “怎么了吗?”

    少女疑惑般的出声。

    对此

    “算了,俺不说。”昴有些不爽似的道:“六连,你来说呗,否则俺的这口气实在不顺。”

    “你啊。”六连宛如猜到会变成这样一般,翻着白眼的道:“既然不想说,那就别冲得那么快呗,比俺还着急。”

    “到底怎么了啊?”少女都茫然了。

    看着少女这个天然呆般的表现,昴别过头,一副不想多言的模样,让六连都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了。

    最后,还是六连无奈的站了出来。

    “大小姐。”

    六连便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了。

    “刚刚得到消息,有一个来自极东的转学生出现了机巧物理学校舍的二年级教室,身边还带着疑似花柳斋作品的少女型人偶。”

    此话一出

    “啪!”

    少女手中的梳子掉在了地面上,脸上满是呆滞。

    紧接着

    “————!”

    少女突然起身,向前冲来,将两个少年给撞开以后,冲出了房间。

    “大小姐!”

    “大小姐!”

    昴与六连同时惊呼出声,紧接着连忙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机巧物理学校舍的二年级校舍里,金伯莉已经开始讲课。

    “所谓的魔术回路指的就是一种可以取代仪式,又属于某种机关的东西,道理就像是让蒸气产生齿轮就会转动一样,只要输入魔力,魔术就会从中产生。”

    金伯莉极为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以及单调的粉笔书写声就回荡于讲堂之中。

    “每一具自动人偶都有属于自己的魔术回路,根据回路的不同,行使的魔术也不同,但所有的自动人偶却必定搭载着另外一种可以赋予生命的魔术回路————〈夏娃的心脏〉。”

    金伯莉便在黑板上写上这个魔术回路的名字。

    “相异的两种魔术无法在同一个个体存,这是机巧物理学的基础————〈魔活性不协调原理〉。”

    金伯莉便淡淡的出声。

    “不过,在这个原理中,仅有一个是独一无二的例外,那就是〈夏娃的心脏〉的魔术回路,令得自动人偶在搭载〈夏娃的心脏〉以外还能装载其它的魔术回路,即得到生命和智慧,也得到魔术跟力量,因此,要说机巧魔术的历史是从这个回路发明之后才开始的也一点都不为过。”

    金伯莉便这样强调了起来。

    “它是最初的原点跟起点,也是一个充满谜团的黑盒子,至今仍有许多部分无从解释,即使〈夏娃的心脏〉现在已经完全普及开来,每一间工作室都有复制专用的母体,但想要复制虽然很简单,如果想从新设计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能不能解开〈夏娃的心脏〉的秘密将影响到社会、文明以及世界的发展。”

    金伯莉便进行着这样的说明。

    听着这些说明,最后排的位置上,罗真将抄写笔记的任务交给夜夜,自己则是思考了起来。

    (这么说来,这个魔术回路的确很特殊。)

    别的不说,单单是能够攻克〈魔活性不协调原理〉就是一件很惊人的事情。

    要知道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除了行使金乌和玉兔的力量以外,我根本就没办法同时在自己的身上维持两种术式的效果。)

    这是因为这个世界仿佛在排斥着这个现象一样,就宛如法则一般,阻止着这件事情的进行,唯独金乌和玉兔的力量可以运用自如,让多种效果在罗真的身上起效。

    (这是不是说明,只有踏入神域才能不受到这个法则的影响呢?)

    既然如此,那〈夏娃的心脏〉是什么?

    (源自神的奇迹?)

    一想到这里,罗真倒是感兴趣了起来。

    对「奇迹」这个词汇,罗真可是连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

    (要不要弄一个〈夏娃的心脏〉来研究看看呢?)

    罗真便兴起着这样的念头。

    就在这时

    “嘭!”

    教室的大门陡然被极其用力的推开,打断了金伯莉的讲课,让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都被吓了一跳。

    包括罗真,同样被吓了一跳了。

    当下,在场所有人纷纷都转过头,看向了教室门口。

    “呼呼”

    只见,在那里,有一个少女保持着推门的姿势,一边站着,一边不停的喘息。

    少女似乎来得相当的着急,不仅喘得非常的厉害,额头上亦是淌满了汗水,一看就知道是一路跑到这里来的。

    而看到这个少女,教室内的学生们就纷纷都喧哗了起来。

    “那不是〈魔姬〉吗?”

    “华族的公主殿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记得她没有参加过机巧物理学的课程吧?”

    “而且还这么着急。”

    “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一个个的学生便纷纷都这么讶异了起来。

    连金伯莉都皱起了眉头,冷眼看向了少女。

    只有罗真,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只觉得一阵眼熟。

    “华族的公主殿下?”

    罗真便先是愣住,随即睁大了眼睛。

    “难道”

    罗真从尘封了数十年的记忆里,找出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就在这个瞬间,罗真与少女的视线对上了。

    旋即,罗真就看到了。

    看到了少女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俏脸亦是因为激动而染上了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