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还能怎么办啊?-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24 还能怎么办啊?

    “复仇?”

    罗真微微一笑,借此压下心中的复杂情感的同时,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们想多了,我参加夜会可不是为了那样的事情。”

    这个回答,罗真做得非常的自然,让一直窥视他的表情的众人面面相觑。

    “罗真不想复仇吗?”

    连夜夜都做出了这样的询问,可想而知,众人都以为罗真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复仇。

    实际上,如果仅是需要复仇而已的话,那罗真反倒轻松得多了。

    正因为罗真想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复仇,所以才比较麻烦。

    “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罗真便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淡淡的说道:“在赤羽一族被灭的事件背后,可是有着非常不一般的隐情啊。”

    “不一般的隐情?”众人便纷纷怔然。

    看着众人的这个表情,罗真没有多加说明什么,只是这么表达。

    “现在情报还太少,线索也太少,唯一多的就仅是疑点而已,我自己也正在整理当中,所以你们不用想太多,只要知道我不会像雷真一样,一根筋的去闯事就行了。”

    罗真的目光相继的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当然,我参加夜会的其中一个理由的确是想跟那个家伙一较高下,好好算算当年的账,但目的绝对不是复仇,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罗真的表情已经重新恢复了往日的懒散跟漫不经心,让众人相信了他的话的真实性。

    当下,不仅是日轮、昴以及六连一行三人而已,即使是夜夜都发自内心的松了一口气。

    想必,在场的人其实都不太愿意看到罗真被仇恨给控制,从而像雷真那般,疯狂的追求着复仇的力量的模样吧?

    因此,看到罗真表现如常,言语间更是半点都没有携带仇恨,只有冷静的分析和打算,众人不但松了一口气,还为此感到开心不已。

    至少,日轮就是这样的。

    “真不愧是鸣神大人,还是跟当年一样,即冷静又聪明。”

    日轮脸上的担忧褪去,同样重新恢复到怀春少女的模样,看向罗真的眼中所携带的热意,简直让罗真都觉得背部发痒了。

    只是,看到日轮的这个表现,夜夜的身上似乎又散发出漆黑的阴气,所以,罗真觉得,自己还是自重一点比较好。

    当然

    “很感谢你为我不惜千里迢迢的跑到这种地方来,日轮。”

    罗真便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看向日轮,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这也是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情吧?

    既然人家少女为了自己不惜做到这种地步,那么,无论如何,自己都得做出一些回应才行。

    哪怕再缺乏人生经验,但怎么说也是活了数十年的人了,这方面的道理,罗真还是明白的。

    有鉴于此,罗真对着日轮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我或许会做些比较乱来的事情,但至少能够保证不会出什么问题,一切我都会有分寸的,你就放心吧。”

    罗真就做出这样的承诺。

    对此,日轮的回应自然只有一个。

    “是的!”

    日轮如同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回报一样,眼睛湿润了起来,双手捧在自己的身前,很是深情的出声。

    “日轮相信鸣神大人一定会没问题的!”

    这就是日轮的回应。

    如此深情且热情的表白,让罗真感觉发痒的背部开始发烫。

    (明明小的时候那么胆小,现在却变得这么大胆,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不过,就算是在小的时候,日轮在该大胆的时候还是会很大胆的吧?

    要不然,当年,日轮就不会在罗真准备离开伊邪纳岐流的时候送给他定情信物了。

    罗真就想着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罗真直到一会以后才发现了其余人的表现。

    “这个混蛋!装什么洒脱跟帅气啊!?”

    昴似乎被刺激得很厉害,一副气得浑身发抖的模样。

    “虽然很高兴大小姐的心意得到回报,不过感觉事情会变得很复杂啊。”

    六连则是自言自语的喃喃而起。

    至于夜夜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

    这个人偶少女有如彻底的坏掉一样,似发条被卡住了一般,一边浑身冒出黑气,一边瞳孔漆黑的念着这样的话语,简直就像是在诅咒着什么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再这样下去

    (再这样下去怕是真得在这样跟昴干一架了,而且还是友军会背叛,甚至是在背地里捅刀子的情况下)

    罗真嘴角微微抽搐。

    于是,罗真赶紧扯开话题。

    “话是这么说,但夜会即将开始,我却因为夜会执行部那边的问题名次很有可能会提升不上去,当务之急应该是得先想办法提升排名,否则连夜会的参加资格都没办法拿到。”

    罗真就将话题往这方面引。

    虽说目的是为了岔开话题,但这的确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无论是实力还是学力,罗真都是足以拿到夜会的参加资格的,这点毋庸置疑。

    问题仅在于,罗真才刚刚入学,实力方面还得不到展现,成绩方面亦不可能一下子受到认可,让夜会执行部直接将手套发放下来,承认罗真的夜会参加资格。

    万一罗真用了什么方法作弊才拿到现在的成绩,目的则是为了进夜会,那该怎么办呢?

    鉴于类似的原因,夜会执行部肯定不会轻易发放资格,提升罗真的排名。

    可现在,夜会的举行在即,罗真的确没有太多的时间。

    “也就是说,你准备找个机会展示自己的实力呗。”

    昴带着不爽的表情,道破了罗真的这个打算。

    “那你准备怎么办?”

    六连倒是开始感兴趣。

    夜夜和日轮同样按下心中各自的想法,侧耳倾听。

    罗真便蓦然一笑。

    “还能怎么办啊?”

    罗真没有任何犹豫的说了这么一句。

    “反正那个家伙也在这个学院里,在夜会之前,稍微看看他现在到底变得有多强也不错。”

    这句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谁都能够听得出来。

    换言之

    “鸣神大人准备跟那个人交手吗?”

    日轮惊讶的出声,昴和六连同样彼此面面相觑。

    但是

    “这是我早就决定的事情。”

    罗真没有正面回答,却是这么说了。

    “总之,你们就拭目以待吧。”

    罗真如此笑了笑,并不再多言。

    看着罗真那不以为意的表情,虽然日轮三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却也暗自期待了起来。

    谁让从小时候的时候开始,罗真就已经在众人的面前展示过自己优秀的才能了呢?

    作为唯一一个能够与那个人齐名的存在,日轮三人同样在期待着。

    期待着罗真现在变得有多强。

    时隔两年,当初被誉为〈神童〉与〈天童〉的两个少年便注定在此重新遭遇。

    并且,展现惊世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