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 只是想帮你毕业-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26 只是想帮你毕业

    这一天,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彻底热闹了。

    “极东来的转学生挑衅了马格纳斯!”

    “那是正面的宣战啊!”

    “有人准备挑战元帅了!”

    “罗雷莱阿涅真!”

    “排名101名!”

    以上的字句,一下子成为在学院的各个角落里频繁的出现的东西。

    学生们纷纷都因为那声势浩大的挑战而喧哗起来,不仅一下子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还得知了挑战者的来龙去脉,让情报在学院里面疯传着。

    而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几乎大部分的学生都为之嗤笑。

    “居然一进入学院就挑战马格纳斯?”

    “真是疯了。”

    “因为排名101名,只差一点就能进入夜会,所以急了吧?”

    “也就是说,这个转学生准备借马格纳斯出名吗?”

    “那还真是疯了,也不想想马格纳斯到底是谁。”

    一个个的学生便纷纷都是这样的反应,将这件事情当做热闹来看。

    唯独那些排名靠前的学生们,多少看穿了这件事情背后的不简单。

    毕竟,那天针对马格纳斯的宣战发生前,巨大的鹰啼声可是响遍整个学院,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如果那是魔术的效果的话,覆盖范围就太大了。”

    “那是那只传言中提到的大鹰发出来的声音吧?”

    “若那是自动人偶,这只大鹰的魔术回路又是什么呢?”

    “这么大的覆盖范围,就算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效果,需要耗费的魔力也不少啊。”

    “这个第101名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如果,没听说过他的身边有什么鹰型的人偶啊。”

    “真是一个各方面都很神秘的转学生。”

    “虽然不认为马格纳斯会输给他,但对方也不简单,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可能会成为夜会开始前极为出乎预料的一个余兴节目也说不定。”

    “希望这个转学生有点能耐。”

    “趁着这个机会,也许能够收集到马格纳斯的战队的一些情报。”

    排名靠前的聪明人们便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继而对这件事情产生了高度的重视。

    理所当然,院方的高层们同样对此产生了关注。

    对于学院来说,马格纳斯是毋庸置疑的至宝,能够打破开校以来至今为止留下的记录,作为专门培育优秀人偶使的机构,自然不可能坐视这样的天赋之才遭受到威胁。

    因而,院方一直都对马格纳斯很是保护,不会允许学生们肆意对其进行袭击。

    但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挑战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再怎么说,这所学院都是推崇实力主义的培育机构,若是有实力者堂堂正正的发起挑战,那除非是被挑战者单方面拒绝,不接受挑战,否则,院方就不会介入。

    而宣战过去已经是有一段时间,马格纳斯那边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院方自然无法介入其中,只能暂时关注而已了。

    与此同时,院方也是开始高度关注起罗真来。

    “那只鹰应该不是他的自动人偶吧?”

    “学生的自动人偶都会在院方进行登录,并在毕业前不允许外出,如果他携带体型那么大的自动人偶,这边不可能没有发现,更不可能没有登记。”

    “又或许,那是用什么方法隐藏起来的王牌?”

    “真是有意思了。”

    院方的高层便就此关注起罗真来。

    就这样,罗真向马格纳斯宣战一事,瞬间闹得是沸沸扬扬。

    虽然各方的反应不同,但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罗真彻底出名了。

    仅此而已。

    只不过,本人现在正处于一个无比头疼的状态。

    “呜呜呜呜”

    拉斐尔男子寮中,罗真的房间里,夜夜便蹲坐在了角落,一边颤抖着肩膀,一边缀泣着发出咽呜声。

    看着这样的夜夜,罗真是一脸的无语。

    “差不多就得了吧?夜夜?”

    罗真便有气无力的这么出声了。

    “呜呜呜”

    然而,夜夜却是充耳不闻,依旧躲在角落里哭泣,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正在闹着别扭。

    当然,罗真一点都不心疼。

    没办法。

    “明明就是你不懈余力的袭击我,我进行反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是你受委屈啊?”

    罗真就半眯着眼睛的说出这番话。

    对此,夜夜是哭得梨花带雨般的抗议了起来。

    “为什么要反抗啊!?”

    “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反抗啊?”

    “夜夜可是为了罗真好才这么做的!”

    “这又是怎么说呢?”

    “因为罗真还是个童贞啊!夜夜只是想帮你毕业而已!”

    “谢谢你哦!但你能不能别说童贞这件事情啊!?”

    “反正一下子就过去了啊!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就数一数天花板上的污渍!其余的全部都交给夜夜就好了!”

    “我再说一遍,你是自动人偶,不是充气人偶,能不能别张口闭口都是槽点啊!?”

    罗真便对夜夜所有的发言进行了反抗。

    在这样的情况下,夜夜似乎也忍耐到极限了。

    “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罗真就要被狐狸精给抢走了啊!”

    夜夜嚎嚎大哭了起来。

    “唉”

    罗真感觉自己的头又变疼了。

    自从日轮出现以后,夜夜的情绪就变得极其不稳定,本来就可以称得上是疯狂的行为,现在已经是变得更加的变本加厉。

    罗真都已经数不清,到得现在,自己一个晚上都因为夜夜的袭击醒来多少次,又将她从自己的被窝里赶出去多少次了。

    所以,罗真现在基本上已经不敢再脱下金乌大衣,甚至连玉兔之戒都一直戴着。

    谁让夜夜有给罗真的水与餐点下药的前科了呢?

    而玉兔之戒是对内起效的咒具,戴着身上的话,对毒的抗性同样会大幅度提升,罗真现在可是极其需要它的啊。

    “看来,日轮的出现真的对夜夜形成危机感了。”

    否则,夜夜也不会变的这么积极。

    “不,本来就很积极,现在只是变本加厉了而已。”

    罗真便吐槽出声。

    偏偏,这个时候

    “砰砰砰”

    一个非常礼貌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让房间内的声音全部戛然而止。

    “鸣罗真大人,我是日轮。”

    一个扭扭捏捏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

    这一个瞬间,罗真看到了。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

    夜夜停下了哭泣,全身冒出黑气,连眼睛都变得有如猛兽般狰狞。

    罗真已经能够预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请回去!罗真不在!”

    “骗骗人!”

    夜夜便跳了起来,堵在门口,坚决不让日轮进门。

    而日轮也是倔强,竟是跟夜夜彻底针对上了似的,一直都在用力的敲着门。

    两个少女便隔着一扇门的互相用力,争锋相对,咬牙切齿着。

    “唉”

    罗真再次叹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