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没事,我习惯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27 没事,我习惯了

    最后,日轮自然还是顺利的进入了罗真的房间。

    即使夜夜对此很不满,但既然罗真已经下令,让夜夜把门打开,夜夜就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开门,让日轮进来了。

    “打打扰了。”

    日轮只有在夜夜的面前显得很强气,进入房间,见到罗真以后,马上又是变得拘谨起来,不但在房间外面脱了鞋,将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玄关上,还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而来到这里的不仅有日轮,还有昴和六连。

    “原来你住这间房间啊?”

    “早知道昨天就过来了。”

    昴是一脸无趣的走进来,六连则是多少有些遗憾的样子,环顾着四周,打量着罗真的房间。

    但其实也没有打量的必要。

    “你们两个也住在这里吧?那就没什么好好奇的了啊。”

    罗真便翻了一个白眼。

    拉斐尔男子寮是学院里的优等生才能入住的男生宿舍,女生宿舍那边的优等生宿舍则是狮鹫女子寮,两个宿舍都是学院里面最大的规模,除了个人专用的别房和工房以外,全学院里待遇最好的就是这两个宿舍内的学生。

    而既然罗真这个第101名都能入住拉斐尔男子寮,那昴和六连自然没有入住不了的道理。

    毕竟,昴的排名是第17名,六连的排名则是第28名,都是被选入50名前的实力派,并且还处于前列,没有入住不了拉斐尔男子寮的道理。

    至于日轮,罗真已经知道她是十三人之一,而且排在第8名,被视为在夜会上最有可能获胜,得到魔王之名的其中一人,在赌场的赔率也很高,足足有近三倍,跟过去比起来,算是彻底脱胎换骨了。

    (这也是土门一族的血脉赋予的天分吧?)

    看着唯唯诺诺的走进来的日轮,罗真就在心中感慨着。

    以前,罗真只是将伊邪纳岐流中的土门一族视作日本的华族,并没有对这一族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罗真已经在东京暗鸦的世界里当过土御门一族的养子,而且还是本家的养子,对外甚至被隐藏养子的身份,作为本家的后裔,被认为是迟早会继承土御门一族的阴阳师。

    作为传承自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家族,即是阴阳道的宗家,更是曾经的阴阳寮的执掌者,与政府和国家有着根深蒂固的关系,直到后来才被废弃的土御门家,其立场其实跟伊邪纳岐流有着不少相似的地方。

    以土门一族为首的伊邪纳岐流在这个世界里是日本的华族,地位上相当于皇亲国戚,属于国家的顶梁柱,但同时也是阴阳术方面的宗家,直到现在都还坚守着阴阳术的传承,只是因为环境的不同,渐渐的开始着重于式神方面的术式,让许多咒术都失传了而已。

    不过,就算因为环境、时代、文明的发展的不同而走向两条不一样的道路,可无论是土门一族还是土御门一族都是阴阳道的宗师,这点毋庸置疑。

    所以,已经习得阴阳术的罗真非常明白,作为阴阳道的宗家,他们的血脉中所流的血究竟能够带来多少的天赋。

    罗真甚至怀疑,其实,土门一族就是这个世界的土御门一族,只是因为在某个时代里发生了不一样的事件,导致其没有发展成土御门一族,而是发展成土门一族,发展成伊邪纳岐流的宗门而已。

    有鉴于此,对于日轮能够在短短不到十年里提升到现在这个境界,罗真并不惊讶。

    (就是不知道赤羽一族曾经传承的阴阳术又是什么样的了。)

    要知道,过去,赤羽一族同样是阴阳师一族,只是顺应时代的洪流,最终舍弃了阴阳术的传承,转而修习傀儡术了而已。

    (但即使是这样,严格来说,赤羽家的红翼之血还是源自于阴阳师之血,并且还曾经与伊邪纳岐流敌对过。)

    或许,这两个阴阳师家族还有什么渊源也说不定。

    而作为即继承了傀儡术又得到了阴阳术之人,罗真与这两家之间的渊源也会变得更深。

    (慢慢来吧。)

    罗真便想着这样的事情,让夜夜去倒茶以后,看向被自己招呼着坐下的日轮三人。

    当然,真正坐下的只有日轮,昴与六连作为护卫,坚持不与日轮同坐,一左一右的站在日轮的身后,守护着她。

    “还真是一板一眼。”

    罗真摇了摇头,随即注视向日轮。

    “有什么事吗?”

    罗真便这样询问。

    “不,并没有什么事。”日轮摇了摇头,有些试探性的道:“只是,关于罗真大人准备挑战元帅的事情,学院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所以”

    “所以你就来看看我的状况吧?”罗真微微一笑,道:“好奇我什么时候会去找马格纳斯吗?”

    “有有一点”日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样的情况下,昴与六连都开口了。

    “这下子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呗。”昴便毫不客气的道:“如果你最后还输给元帅的话,那一定会被学院里的那些家伙取笑,成为夜会开始前的笑柄。”

    “这方面俺也赞同。”六连耸着肩的道:“因为夜会的关系,这所学院里的学生基本上全都可以算作是敌人,有落井下石的机会的话,别人一定不会错过囖。”

    这倒是很现实的考虑。

    只是

    “请不用担心。”

    泡好茶的夜夜便一边客客气气的将茶杯一一放在客人们的面前,一边露出微笑。

    “有夜夜在,罗真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没错,只要有夜夜的话,不如说只要有夜夜就够了。”

    夜夜便像是彰显主权般的说出这样的话,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这微笑却显得有些过于公式化。

    至于夜夜的话语是冲着谁去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呜”

    日轮便浑身抖了一下,紧接着如此开口。

    “罗真大人本来就很优秀,就算使用其它的人偶,那也一定能够获胜的。”

    日轮就这么反驳了夜夜,让夜夜的眼角用力的跳了一下。

    “正因为罗真很优秀,所以才需要同样很优秀的夜夜,这样就不会输给任何人了,难道不是吗?”

    夜夜假笑着回以这样一句。

    “罗真大人是不需要靠别人的,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同样不会输给任何人,即使没有什么优秀的自动人偶也一样。”

    日轮有些固执的同样回以一句。

    两个少女便对视在一起,眼中同时浮现出敌意。

    见状,昴与六连同样有了动作。

    首先有所动作的是六连。

    只见,六连如同预料到什么一样,一把架住昴。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昴暴走了。

    “你这个家伙!有了大小姐还跟这么可爱的人偶鬼混!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昴便作势想冲向罗真,却因为六连架住他而失败了。

    “俺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六连一脸见怪不怪的继续架着昴。

    罗真则是看着争锋相对,互相怒视的两个少女,以及怒气冲冲的被六连给架住的昴,沉默了一会以后,端起面前的茶杯。

    “没事,我习惯了。”

    罗真便淡定的喝起茶。

    直到不久以后

    “好了。”

    罗真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休息也休息够了,是时候出发了。”

    罗真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都恢复了寂静。

    “夜夜。”

    罗真唤了这么一声。

    “是。”

    夜夜立即换上乖巧的态度,来到罗真的面前。

    日轮、昴与六连同样站起身。

    “走吧。”

    罗真言简意赅的出声,让众人相继的点下头。

    于是,一行人离开了房间,往马格纳斯的工房所在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