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 击破!-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32 击破!

    “嗡!”

    随着嗡鸣声的响起,罗真的身上,一股壮绝的魔力升腾了起来。

    罗真将手举向了夜夜的方向,让自身的魔力化作火焰的流光,如同一道道青白色的光线一样,从手掌上释放了出来,一一划过空间,注入到正在激战的夜夜的身体。

    “————”

    夜夜有那么一瞬间停下了动作,竟是也同样闭上了眼睛,有如全身都沐浴在天池之中一样,舒缓住紧绷的面容。

    在这样的情况下,火垂、镰切、蜻蛉三人没有任何的留情,一个汇聚起高压,掀起热风,在背后喷出惊人的推力,冲向夜夜,一个如同闪烁般的出现在夜夜的身后,还有一个则是掠至夜夜的身前,呈现三角之势,将夜夜给彻底的包围。

    旋即,匕首、镰刀以及长斧便划破空间,带着呼啸的劲气,重重的落在了夜夜的身上。

    当然,若仅是这样的话,战队的三人的攻击只会被夜夜的金刚力给挡下来,根本伤及不了她。

    但是,逮住这个机会,马格纳斯动了。

    “嗡!”

    又是一声嗡鸣声,马格纳斯的身上竟是也升腾起丝毫不逊色于罗真的魔力。

    而马格纳斯亦是同样伸出手,让魔力化作一道道的导线,如流光般掠出。

    只是,这些魔力并没有注入到火垂、镰切、蜻蛉三人的体内,而是化作纯粹的念力,附加在三个少女的武器身上,并凝聚成刃形。

    正是魔术师的第七阶梯————魔韧。

    被赋予了魔韧的火垂、镰切、蜻蛉三人的武器的威力瞬间暴涨。

    这下子,就算是真正的金刚石在这三个少女的面前,少女们都能够将其切碎了。

    马格纳斯就一直在瞄准着这个时机,保留了魔韧的能力,直到这一刻才将其使用出来。

    于是,大气被匕首、镰刀以及长斧给直接切开,三件武器有如真的化作红色的闪电一样,狠狠的砍在了夜夜的身上。

    这足以奠定胜负的攻势,最终,却是

    “锵————!”

    在金铁般的交击声下,被闭着眼睛,陡然甩出手臂的夜夜的和服袖子给弹开来。

    “!?”

    马格纳斯的面色终于变了。

    “什!?”

    “怎么会!?”

    “不可能!”

    火垂、镰切以及蜻蛉三人同样露出了惊容。

    加持了魔韧的斩击居然就这么被夜夜浑然一甩和服的袖子,直接弹了开来。

    这不仅仅是让马格纳斯等人而已,更是让那些紧紧的关注着这一战的人们通通变了脸色。

    可是,这就是金刚力的真正效果。

    “只要能够注意每一个单子的流动跟状态,视战斗的进行进行调整,逐渐物质化跟硬化,那么,不管是什么样的攻击,都突破不了夜夜的皮肤。”

    罗真便勾勒起了嘴角。

    “遇到火焰的时候就疏散可燃性的单子。”

    “遇到水流的时候就构筑耐冲击的单子。”

    “遇到电击的时候就隔绝导电性的单子。”

    “遇到暴风的时候就躯开所有单子,形成类似的真空领域。”

    “理所当然,遇到魔术的话,那就利用流动的单子,阻碍魔活性的生效。”

    “如此一来,所有的攻击都将奈何不了夜夜。”

    这就是夜夜的真正力量。

    必须得具备心眼的能力,观测到所有单子的现象,方才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

    只不过,想观测到所有的单子的流向,那完美的掌握它们,进行一个个的操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心眼的等级不够高,那纵使能够观测到也无法顾及到这种程度。

    但罗真的心眼早已经过数次的蜕变,更是在玉兔之戒的增幅下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马格纳斯那最多才掌握两年的心眼之力,根本不可能媲美罗真那磨炼了数十年时间的心眼。

    所以,罗真完全掌握了所有单子的流向,借助金刚力的效果,如调整着别人看不见的物理法则一样,将它们依次排列跟改变,阻拦着所有的攻击。

    想伤到这样的夜夜?

    除非是像英灵那般,拥有传说等级的武器才行。

    也就是说

    “这个机巧少女是不会受伤的。”

    罗真便肯定着这一点,并对着夜夜下令。

    “给我将她们全部打回去,夜夜。”

    罗真如此出声了。

    夜夜这才睁开了眼睛。

    “哈!”

    娇喝声中,夜夜拳头有如突破音障一样,重重的落在火垂的胸口。

    “嘭!”

    火垂连忙聚集热量,提升压力,企图挡下夜夜的一击,可还是在一声沉重的闷击声中被轰飞,带着破风的声响撞进地面,扬起一阵粉尘。

    面对这样的夜夜,镰切将自己的魔术发挥到极致,身形如同闪烁一样,不停的出现在夜夜的身周的各个位置,但早已被窥视到空间的波动的罗真给捕捉到,操纵着夜夜,使出一记强力的踢击,踹向身后。

    “嘭!”

    又是一声闷响,刚好出现在那里的镰切被夜夜强力的踢击给正中腹部,伴随着扩展而开的冲击劲气一起,一路撞飞数棵大树,最终消失在工房旁边的树林内,一会以后才让树林的深处蓦然震颤,升起一团尘烟。

    至于蜻蛉,不但没有选择躲避,反而伸出双手,正面承受了夜夜的拳击。

    “轰!”

    夜夜的拳击落在蜻蛉的双手之间,掀起一层奇异的波动,紧接着就化作闪光,通通反弹到其身上。

    然而,这一次,夜夜如同蜻蛉那般,不但一点都没有进行躲避,反而冲进冲击的闪光里,被闪光给吞没。

    最后,夜夜竟是生生的将冲击的闪光给分开,从中一掠而出,在蜻蛉花容失色般的表现下,捣出了将大气挤爆的第二拳。

    “嘭!”

    第三声闷响,代表的是蜻蛉的败北。

    完全没有进行任何防御和闪避的蜻蛉完全承受了夜夜惊人的一拳,全身都在拳力中骨折似的发出刺耳的断裂声,随即飞向马格纳斯的工房,撞碎了屋顶,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中,消失在破碎的家具之中。

    眨眼之间,马格纳斯三具引以为傲的人偶便通通都被击破,要么埋进地面的石堆里,要么消失在树林的深处,要么撞进马格纳斯的工房中。

    而遭受到这样的冲击的地面则粉碎了,树林更是还有一棵棵的树木在往下倒,马格纳斯的工房更是被砸烂了一角,变得支离破碎。

    直到这时,夜夜才重新落在地面上,站在罗真的面前,浑身还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极为震撼人心。

    “————”

    在场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看着马格纳斯的三具人偶被摧枯拉朽的击溃,夜夜则毫发无损的落在罗真的面前的样子,所有的学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这就是现实。

    时隔两年,当初击败了罗真和夜夜的三具人偶被单方面的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