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 南无八幡大菩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39 南无八幡大菩萨

    不得不说,即便是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中的〈十三人〉之一,夏露究竟还是一名学生。

    也许,就实力和技术而言,夏露即使是与军队中的人偶使相比都毫不逊色,可面对实战,依旧还是会有一些不足之处。

    因此,当黑影从树林中猛扑而来时,夏露的脑袋几乎是空白的,根本没有能够及时产生反应。

    西格蒙德倒是提前产生了反应,可因为人偶使没有提供魔力的关系,根本无法做出应对。

    而这一幕,身处于半空中,正以最快的速度飞掠而来的罗真同样看到了。

    当下,罗真的眼眸微微一厉。

    其体内,魔力在运转之间,骤然化作了咒力。

    “————南无八幡大菩萨————”

    携带着无尽的火粉的罗真便一边极速飞掠而来,一边低声唱出这样的咒文。

    “啪!”

    清脆的响声在罗真的击掌合十之下响起,并令咒力瞬间从其重合的手中爆发。

    这股爆发的咒力便似超音波一样,掠过空间的同时,如同无形的炮弹,正面击中了迫近夏露的黑影。

    “咚!”

    令人心脏骤停的气爆声中,黑影仿佛被看不见的冲击给击中一样,化作皮球,一边撕裂空气,一边在夏露的面前被炸飞。

    如果有专业的阴阳师在这里的话,看到罗真行使的咒法,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因为,那并不是咒术。

    如果论分类的话,那它的确应该归于甲种咒术的范畴。

    只是,与利用术式行使出来的咒术不同,这只不过是将咒力、灵力给释放出去,从而形成冲击的法门而已,原理虽然简单,却是名为术式的「技」出现之前的原始咒法。

    而正因为原始,它的威力完全视使用者释放出来的咒力、灵力的大小进行决定。

    以罗真为例子,若只是释放出小部分的咒力,那其威力顶多就是将人给打飞、击昏而已,可若是将自身的咒力一口气释放出来,那怕是能够将一整片的树林都给轰飞,连山峰都能削掉一块吧?

    现在,罗真便使用了这一法门,将咒力化作纯粹的冲击,将黑影给击飞了。

    理所当然,离得极近的夏露亦无法避免被近在咫尺的炸裂给波及。

    “呀!”

    夏露便尖叫了一声,整个人都被吹起,跌落在地面上。

    “好痛!”

    跌落在地的瞬间,夏露发出一声痛呼。

    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顾及得了夏露了。

    “什么人!?”

    西格蒙德飞在夏露的面前,眼神锐利的注视着被炸飞的黑影,沉声的质问着。

    可惜,对方连回答都没有回答,反而借助冲击的余波,飞出一段距离以后,一个翻身,掠进阴影处,消失不见。

    罗真这才披着漆黑的大衣从半空中落下。

    “是你?”

    西格蒙德怔然而起。

    “你!”

    夏露同样讶异而起,想出声,却不知为何俏脸微微一白,泛起一丝痛色。

    “罗真!”

    这时,夜夜亦是从树林里面一跃而出,从树顶上跳了下来。

    “追上去,夜夜。”

    罗真对夜夜做出这样的指示。

    “是!”

    夜夜立即继续一踏地面,高高的跃起,如同火箭般窜上半空,随即带着呼啸的劲风声,往黑影消失的方向而去。

    现场,恢复了寂静。

    罗真转过身来,看向跌坐在自己面前的夏露以及西格蒙德,眉头一挑,这般出声。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

    罗真便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对此,西格蒙德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夏露就已经出声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夏露便气愤不已的道:“干嘛突然跳出来吓人啊!?”

    夏露大声的控诉着。

    “谁吓你了?”罗真半眯着眼睛,道:“我可是已经提醒你小心了,甚至还救了你,结果怎么变成在吓你了?”

    说到这里,罗真也尽是没好气。

    “谁谁要你救了!”夏露气急败坏似的道:“就算你不突然跳出来我也能自己应付!”

    这完全就是在逞强了。

    “是吗?”罗真顿时玩味似的道:“那刚刚我怎么看到有人彻底被吓呆了呢?嗯?”

    罗真就调侃般的这么出口。

    “你!你!”

    夏露自己貌似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很丢人,气得浑身都发起抖来。

    “冷静一点,夏露。”西格蒙德这才飞到夏露的旁边,落在地面上,道:“首先先弄清楚状况吧。”

    说着这样的话,西格蒙德转向罗真。

    “非常感谢你出手相助,罗雷莱·阿涅真。”

    西格蒙德向着罗真低头致谢。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冷静沉着的长者,非常的令人肃然起敬。

    “不用。”罗真的目光亦是转至西格蒙德的身上,笑着道:“看来,人偶倒是比主人有素质多了。”

    闻言,夏露柳眉一竖,刚想发飙,西格蒙德便算好时机般的恰到好处的出声。

    “刚刚那是企图袭击你的宵小吗?”

    西格蒙德就这么询问。

    在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里,类似这种袭击事件并不罕见。

    就像马格纳斯,因为身为第1名,又离魔王的宝座最近,想不择手段的对付他的人数不胜数,令得战队的人必须寸步不离的保护他。

    罗真虽然目前的名次还没重排,可如今又有谁会怀疑他的实力呢?

    因此,将其视为阻碍自己登上魔王的宝座的敌人,进而想在暗地里解决他的人应该也有不少。

    有鉴于此,西格蒙德才会这么说。

    但是

    “还不确定对方是什么来头,目的又是什么。”罗真摇了摇头,道:“可是,像这种来自暗地里的偷袭,学院方面会允许吗?”

    “当然不会。”西格蒙德直接回道:“如果是没有恶意的袭击,不管是风纪委员还是警卫队都会进行取缔,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快过来了。”

    此话一出

    “那那可不行!”夏露还坐在地面上,神色突然一僵,并变得慌张起来,连忙道:“得赶紧在风纪委员过来之前离开!”

    说着,夏露便想起身。

    “啊!”

    然而,下一秒钟,夏露又是痛呼了一声,面泛痛色的坐了回去。

    这让罗真和西格蒙德终于是注意到。

    夏露的一只脚的脚踝,竟是呈现出不正常的肿红。

    显然,在刚刚跌倒的时候,夏露不小心将自己给扭伤了。

    看着夏露坐在地面上,捂着脚踝,痛得眼泪汪汪的模样,罗真不由得失笑而起。

    “看来,就算是传闻中的〈暴龙〉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啊。”

    就是这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