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都没有听到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40 都没有听到吧?

    “你没事吧?夏露?”

    眼看着夏露的脚踝呈现出红肿的状态,西格蒙德立即出声,声音中充满着关怀。

    “我我没事”

    夏露这样回答了,但俏脸上还是携带着一丝痛色,明显是在逞强。

    可即使是这样,夏露貌似依旧想起身离开这里。

    而这个表现,似乎就是在听到西格蒙德提及风纪委员和警卫队会过来的时候才出现的。

    再加上夏露刚刚提及风纪委员而没有提及警卫队,不用说也知道,这个少女必定是不想被风纪委员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怎么?”罗真顿时好奇了,笑道:“该不会是平时做的坏事太多了,所以一听到风纪委员就下意识的害怕吧?”

    “谁做坏事了啊!?”夏露顿时瞪向罗真,大声的道:“我可是比劳伯爵家的夏洛特,秉持着高贵之人的原则,绝不会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吗?”罗真满脸无辜的道:“那我怎么听说有人不但将高年级的学长送进医务室,还将解剖室给破坏,把庭园给烧掉了啊?”

    “那那是”夏露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

    结果,反倒是西格蒙德出声了。

    “这你倒是误解了。”西格蒙德便这么说道:“将高年级的学长打伤一事,主要是因为对方想邀夏露进社团,却对她动手动脚的关系好像是这样的。”

    “什么叫好像啊?”夏露抗议道:“就是这样啊!”

    “这样啊。”罗真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可紧接着又是出声道:“那将解剖室破坏,又将庭园给烧掉呢?”

    这两件事情难道也有隐情吗?

    就在罗真这么想着的时候

    “将解剖室破坏是因为夏露害怕青蛙。”西格蒙德如此说道:“至于将庭园烧掉,那是因为夏露说有蜜蜂要蛰她。”

    刹那间,罗真愕然了。

    就因为这样?

    就因为这样就把解剖室给破坏,把庭园给烧了?

    “西格蒙德!”

    夏露叫了一声,脸上满是黑历史被曝光的羞怒。

    然而,罗真反倒来劲了。

    “那把室友给推下楼呢?”罗真便好奇的问道:“把室友给推下楼又是因为什么啊?”

    “那个啊。”西格蒙德不加隐瞒的道:“那是因为对方突然闯进浴室,夏露又在洗澡,为了保护胸垫的秘密不被发现才”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西格蒙德就在「嘭」的一声中被踹飞了。

    被一只肿得跟什么一样的脚给踢飞。

    “呜呜呜呜!”

    用受伤的脚将西格蒙德给踢飞的夏露便捂住脚踝,一边疼得留下眼泪,一边又将饱含杀气的目光投到罗真的身上。

    “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夏露杀气十足的这般威胁着。

    “呵呵”

    罗真只能干笑了。

    终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周围响了起来。

    “糟糟了!”

    夏露这才想起自己不能留在这个地方,脸上出现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罗真则是转过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一群身穿学院的制服,却在制服的外面披着大衣,手臂上亦是别着镶金边的壁障的学生向着这边赶来。

    看到这一幕,夏露有如放弃了什么一样,低下头,沉默不语了。

    罗真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只是看着赶往这边的那些学生。

    “那就是风纪委员吗?”

    在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里,一共有两个组织是负责维持校园秩序的。

    一个是由学院的毕业生或者是从外面招聘进来的优秀人偶使组成的警卫队。

    一个是由学院中的优秀人才所担任的风纪委员会。

    现在赶来的既然是身穿学院制服的学生,那对方毫无疑问就是风纪委员会的风纪委员。

    而这些风纪委员则是由一名学生所率领。

    那是一个有着飘逸的金发,容貌相当的俊美,身材纤细,看上去甚至像个少女,毫无疑问是女生会喜欢,甚至是为之尖叫的类型的美男子。

    对方率领着一群风纪委员,一边来到了这里,一边看到了罗真。

    “你是”

    些许讶异的表情出现在对方的脸上。

    不用说,对方认出了罗真的身份。

    只是,对方还是摆正了面容,上前而来。

    “我是风纪委员会的主委,菲利克斯·金斯福特。”

    自称为菲利克斯的男人便注视向罗真,如此询问。

    “刚刚有巨大的爆炸声在这一带里出现,既然你在场,方便让我们咨询一下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对方的脸上露出了亲切的微笑,话语中亦释放出最大程度的善意,完全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给人很大的好感。

    可罗真却注意到,在对方的手上,正戴着一只有金线刺绣的绸缎手套。

    换句话说,自称为菲利克斯的这位风纪委员的主委也是夜会的参加者之一。

    罗真自然也是认识对方的。

    毕竟,这些天以来,罗真已经收集了不少学院方面的情报。

    “你就是〈银枪的少女〉吧?”

    罗真就直接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银枪的少女〉。

    这自然是菲利克斯的登录代号。

    他是〈十三人〉之一,在学院中排行第4名,不但是风纪委员会的主委,几乎一手包办了学院内的秩序事务,更是金斯福特家的嫡长子。

    在英国,金斯福特家可是比比劳伯爵家更有权有势的名门。

    它们不但和英国的谍报机关有所挂勾,而且还是在上议院中极有势力的议员,身为菲利克斯父亲的华特大臣在过世的女王陛下还在位的时代就很有权势,可说是大英帝国的重臣,连学院也没办法无视它们的意愿。

    而菲利克斯便不仅是金斯福特家的嫡长子,更是学院中的执法委员之首,本身更是排名靠前的天才,被视为夜会的夺冠大热门之一,再加上长相问题,非常的受人欢迎。

    现在,对方便率领着风纪委员们出现在这里。

    并且,听到罗真直接道出自己的身份,对方脸上的亲切笑容也没有改变。

    “能被传闻中和〈元帅〉打成平手,连学院长都被惊动的转学生记住,还真是我的光荣。”

    菲利克斯向着罗真伸出手,似乎想跟他握手的样子。

    只是,在此期间,菲利克斯看到了坐在罗真的身后,捂着脚踝,低着头,目光躲躲闪闪,根本不敢看向这边的夏露。

    “夏露?你也在这里?”

    菲利克斯就睁大了眼睛。

    “菲利克斯”

    夏露则是有些尴尬的别开视线,甚至连俏脸都有些微红的样子。

    “哦?”

    看到夏露这个样子,罗真眉头一挑,瞬间明白了。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暴脾气的丫头会那么着急想离开。

    感情,那是不想被菲利克斯看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