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山人自有妙计?-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44 山人自有妙计?

    罗真并不清楚,袭击自己的那个黑影究竟是不是〈魔法啃噬者〉这个谜团般的存在。

    但是,针对西格蒙德所说出来的情报,罗真却有了一些推测。

    于是,罗真转向夜夜的方向。

    “夜夜,你有追上那个黑影吗?”

    罗真这么询问着。

    “不,被它给逃了。”夜夜低下头,有些愧疚的道:“对方对学院的地形实在太熟悉了,夜夜一直追不上它,再加上离罗真太远,魔力没有能够跟上,最后就被它给逃掉了。”

    闻言,罗真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倒是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看来得找个时间跟夜夜缔结一下式神契约了。)

    罗真这样子想着。

    只要缔结式神契约,那彼此之间就会有灵力————魔力在互相联系,无论离得有多远,罗真都能将魔力传到夜夜那边,让夜夜使用。

    当然,离得太远的话,魔力的传递还是会不太顺畅,导致式神无法发挥出全部能力,更否提得到强化,可至少不用担心没有魔力使用的问题,除非像东京暗鸦世界的时候一样,双方被结界或者封印给隔绝。

    不过,经过东京暗鸦的那一役以后,罗真又利用自己得到的大量咒术知识将自己的式神契约进行改良、精进、提升,所以,罗真的式神契约的强度又提升了不少,就算真被结界和封印之类的东西给隔绝,那也只是造成些许影响而已,不会再像上次那般,连彼此联系都做不到了。

    “好了。”

    这个时候,夏露才终于是出声。

    “情报已经给你了,你要怎么把我一下子治好啊?”

    夏露便向着罗真进行质问,还在「一下子」这个词汇上加重了语气。

    显然,对于罗真的说法,夏露是抱着些许的怀疑的。

    对此,罗真只是撇了这个少女一眼,随即从漆黑的大衣下取出一张符篆。

    “急急如律令(order)。”

    将咒力注入符篆中以后,罗真随手将其掷出,令得符篆如同活了过来一般,轻飘飘的飞向夏露的方向,贴在了她的脚踝上,并释放出温和的绿色光芒了。

    “唉?”夏露先是一怔,随即讶异般的道:“不不痛了耶。”

    正如其所言,在脚踝上的符篆释放而出的温和绿色光芒之下,夏露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这是东洋的〈阴阳术〉吗?”

    西格蒙德同样看到这一幕,感到意外了起来。

    罗真使用的自然是自己自制的治愈符。

    从刚开始学习咒术的时候,罗真就已经是自制符篆的派系了,在得到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以后更是不仅改良了自己特制的式符,连自制符篆的能力都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令得五行符、护符以及治愈符等等的符篆的效果都比以前变得更好,威力更强。

    甚至,针对自己使用〈红翼阵〉会大量消耗血液的这个问题,罗真还特意根据治愈符的效果进行改动,将治愈伤势的效果摒除,转而在补血方面进行了特化,进而自制了一种补血符,能够快速又有效的补充血气。

    而除了补血符以外,罗真还研究出不少的符篆,连能够快速恢复魔力、灵力的复灵符都已经被其研制成功,相信,以后,在魔力方面的消耗问题应该能够得到很大的改善吧?

    这两种符篆便都是罗真根据治愈符的术式跟效果进行改动从而研制出来的。

    因此,罗真在治愈符上的造诣算是极高了,不说可以治好断手断脚,但区区扭伤、钟伤,凭借一枚治愈符,分分钟都能治好。

    这样的技术自然不是这个在式神方面进行了特化的世界里的〈阴阳术〉所能拥有的。

    西格蒙德之所以会说这是〈阴阳术〉的效果,应该是因为罗真使用到符篆的关系吧?

    就算是想召唤式神,那也需要准备形代才行。

    优秀的阴阳师便能以符篆作为形代,让瘴气凭依在符篆上,令式神显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阴阳师的战斗方式。

    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就都是用这种方式战斗。

    所以,看到罗真使用符篆,别人会一下子认出这是〈阴阳术〉那也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这个世界的〈阴阳术〉能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那就只有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才知道了。

    总之,罗真没有解释太多的想法。

    “这样就算履行承诺了吧?”

    罗真笑吟吟的说着这样的话,让夏露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只有西格蒙德,姑且问了这么一句。

    “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西格蒙德这样子询问着。

    对此,罗真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当然是去将这个所谓的〈魔法啃噬者〉给找出来了。”

    这就是罗真的打算。

    “什么?”

    “你打算揪出〈魔法啃噬者〉吗?”

    夏露与西格蒙德相继的惊讶而起。

    连夜夜都有些意想不到似的,看向罗真。

    面对众人的惊讶,罗真蓦然一笑。

    “因为,我对他为什么想吃掉自动人偶的魔术回路,又为什么袭击那么多的学生产生了一点兴趣。”

    如果是为了铲除夜会上的有力竞争者的话,那么,袭击学生,那倒是不值得奇怪。

    可是

    “对方明明拥有着〈十三人〉等级的实力,却前后对至少二十六个一般学生出手,让他们不知所踪,还将他们的人偶的魔术回路给吃掉,甚至在这所学院里继续逍遥法外,连风纪委员和警卫联手都拿他没办法,这里面肯定隐藏有非常大的隐情吧?”

    罗真的目光相继的在夜夜、夏露和西格蒙德的身上扫过。

    “现在,对方又盯上了我,我又正在获取夜会的参加资格的途中,或许里面就有什么问题存在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罗真就得去将对方揪出来了。

    “我可不想在夜会开始前出现什么差错。”

    罗真就这么决定了。

    问题在于

    “连风纪委员和警卫都找不到他,你怎么将他找出来啊?”

    夏露做出这个至关重要的提问。

    罗真若有深意的一笑。

    “山人自有妙计囖。”

    罗真没有再做过多的解释,卖了一个大大的关子。

    看到罗真这样,夏露和西格蒙德知道,他肯定是想到什么办法,却不准备说出来。

    当下,西格蒙德明智的选择沉默。

    至于夏露,看着罗真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眸闪烁。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

    明天开始,学院内将会出现新的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