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不坦率的大小姐-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45 不坦率的大小姐

    第二天,罗真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带着夜夜一起,进入机巧物理学校舍的教室里,继续上课。

    上完必修的课程以后,罗真立即又是带着夜夜一起离开了教室。

    而除了夜夜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跟着罗真一起,离开教室,一同走在主街之上。

    周围的学生们一看到罗真,马上是躲得远远的,看起来很是畏惧的样子。

    再怎么说,罗真在学院里都已经是彻底的出了名,即使排名依旧是101名,那也没有谁敢小瞧他。

    直到现在,在学生们的脑海里,罗真与马格纳斯那惊人的一战依旧还残留着,由不得他们不敬畏。

    当然,学生们对罗真抱有的态度充其量就是敬畏,即使会为罗真让路,却也不应该像这样,如同见到可怕的鬼神一般,逃也似的躲得远远的,一副生怕被杀掉的模样。

    他们之所以反应这么大,理由其实只有一个。

    那就是有如同可怕的鬼神般凶残的人物跟在罗真的身后。

    “我说,你们到底打算去哪里啊?”

    曾经将高年级的学长送进医务室,又将室友从窗上推下去,甚至将解剖室与庭园都给烧掉的暴龙便一边跟在罗真的身后,一边不满的做出询问。

    仔细一看,钢铁色的小龙依旧一如既往的端坐在其帽子上,少女的脚踝亦是已经完全治好,可以正常行走了。

    可是

    “你又是什么打算呢?”

    罗真便停下脚步,转过身,半眯着眼睛的看着夏露。

    连夜夜都摆出了防御的架势,看向夏露的眼中满是警惕,只是警惕的不知道是什么就对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露不解似的出声。

    “什么什么打算啊?你不是要去找魔法啃噬者吗?”

    夏露的询问,换来的是罗真的叹息。

    “所以,我就是这么说的啊。”罗真直截了当的道:“我去找躲起来的老鼠,你跟着我,又是什么打算啊?”

    这就是罗真想问的问题了。

    昨晚分开以后,夏露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等到今天在教室里相遇时,对方照旧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孤零零的一个人,可看向罗真的眼神却显得很不干脆,不仅欲言又止,还支支吾吾的模样,着实让人不解。

    现在,对方又是跟着自己一起前后脚的离开教室,更是从教室开始就一直跟在自己的背后,罗真又怎么能够没有问题呢?

    “该不会”

    罗真便似明白夏露的想法,又不想承认般的继续半眯着眼睛。

    对此,夏露反倒挺起了胸膛。

    不知为何,虽然的确挺起来了,可总感觉对方那本应该非常柔软的部位有种很不自然的违和,看起来很假。

    当然,这件事情若是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对方给做掉。

    罗真就隐藏着自己内心的想法,等着夏露的回答。

    虽然,那个回答,罗真已经猜到了。

    不出所料

    “感到光荣吧。”夏露便骄傲似的道:“接下来本小姐会帮你找到魔法啃噬者的。”

    正是罗真心中所想的那个答案。

    没办法。

    “昨天第一个提及魔法啃噬者的存在的人是你,之后你也对魔法啃噬者的存在表示出了相当程度的在意,我就觉得,你应该是对魔法啃噬者有什么想法了。”

    罗真即不意外,更不惊讶,只是这般询问。

    “但你这样主动出来寻找魔法啃噬者又是什么原因呢?”

    罗真就这般询问着。

    “应该不是正义感爆发,为了持强扶弱吧?”

    罗真戏谑般的这样子说了。

    让所有的学生为之畏惧的恐怖龙之少女,如果是因为正义感这样的理由在行动,那估计全学院的人都会把下巴给吓掉。

    有鉴于此,罗真倒是也有点好奇,这个少女是为了什么理由做出这样的行动。

    “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夏露的眼神显得有些躲闪,只有态度依旧强硬,这般道:“那个魔法啃噬者可是一个无差别的随机杀人犯,而且还是十三人等级的人物,万一我跟昨晚那样,突然遭遇到袭击,那不是很危险吗?”

    “哦?”罗真眉头一挑,似笑非笑般的道:“也就是说,你是为了铲除后患,所以打算先下手为强了?”

    “就就是这样没错啊!”夏露瞪向罗真,道:“不行吗?”

    “倒也不是不行。”罗真没有理会夏露那凶狠的眼神,施施然的道:“只是,你想找魔法啃噬者的话大可以尽管去做没关系,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此话一出,夏露还没有做出回应,夜夜就在罗真的身后不停的点着头,简直就是再赞同不过,恨不得夏露赶紧离开这里,亦或者说是离罗真远远的一样。

    可惜

    “你就体谅一点吧,罗雷莱。”西格蒙德端坐在夏露的头上,终于出声道:“夏露毕竟在这里没有朋友,一个人的话终究是心有余力不足,你又好像有找到魔法啃噬者的方法的样子,没办法之下,夏露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换言之,这个脾气不好的少女是想做顺风车,靠罗真来找出魔法啃噬者就对了吧?

    意外的孩子气啊。

    “闭闭嘴啦!西格蒙德!”夏露慌了慌,紧接着拍飞了头上的西格蒙德,叫道:“再多嘴的话以后午餐的鸡肉就给你换成鱿鱼丝了!”

    “那样我会支撑不住的,夏露。”西格蒙德一边拍打着翅膀的飞起来,一边无奈着。

    罗真颇为没好气的看着夏露。

    “嘛,你想跟来是没问题啦。”罗真对着夏露道:“只是,你必须全程听从我的指示,如果你擅自在我旁边乱来,那后果可得自负啊。”

    “什么嘛,一副神秘兮兮又神气到不行的模样。”夏露柳眉一竖,不情不愿的道:“要是你最后失败的话,看我怎么嘲笑你。”

    言下之意就是姑且还是会听从罗真的指示吧?

    真是一个不坦率的大小姐。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西格蒙德飞回夏露的头上,向着罗真好奇的问了。

    于是

    “我们先去见一个人。”

    罗真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见什么人啊?”

    见状,夏露一边连忙跟上,一边继续问了起来。

    罗真微微一笑,吐出这么一句话。

    “女人。”

    一句话,让跟在罗真身后的夜夜浑然僵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