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你就放心施展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46 你就放心施展吧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别房。

    带着夜夜、夏露以及西格蒙德一行人,罗真最终来到的就是这里。

    “占卜?”

    出身华族的公主便正坐在众人的面前,听着罗真的来意,露出惊诧般的表情。

    不仅是日轮而已,连站在日轮身后的昴和六连都微微有些怔然。

    “让大小姐用占卜找出魔法啃噬者的踪迹?”

    昴挑起眉头。

    “你倒是想到大小姐的占卜身上去了。”

    六连则佩服般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至于罗真这边,众人同样显得有些意外的样子。

    “这靠谱吗?”

    夏露是一脸怀疑。

    “还能用这种方法啊?”

    西格蒙德亦是有些惊叹。

    “女人”

    夜夜则还在为罗真刚刚的发言生着闷气,闹着别扭。

    如此这般,罗真对着众人笑了笑。

    “虽然想引出魔法啃噬者的方法并不是没有,但在我所知的方法之中,这应该是最简单快速的一个了。”

    连风纪委员以及警卫队联手都没能找到半点线索的谜之杀人犯,在罗真这里,竟是变成了有着不少方法可以找出来的小人物。

    但这可不是罗真夸大其词。

    事实上,罗真的确有着数种将魔法啃噬者给引出来的方法。

    比如,罗真完全可以找到失踪者的名单,再制作模仿他们外形的简易式,让他们在学院里出现,引起轩然大波,最后不怕魔法啃噬者不惊慌失措,更不怕他不露出马脚。

    再比如,罗真可以在背地里偷偷召唤使魔,让大量的使魔遍布全学院,进行全方位的监视,只要魔法啃噬者下次再出现,不怕他发现不了。

    可是,这些方法都有着一个前提。

    那就是魔法啃噬者自身得先出现,进而露出马脚才行。

    亦即,罗真得等对方出来。

    而根据夏露与西格蒙德提供的情报,这个魔法啃噬者从来都不会连续作案,一次作案之后必定会相隔一段时间再出现,并且通常都是在夜里,不会无端出没。

    想让这样的人露出马脚,罗真就只能耐心等待。

    既然如此,罗真就干脆主动出击,直接找出对方的踪迹。

    这样一来,占卜就是罗真能够想到的最好的一个方法。

    要知道,在东京暗鸦的世界里,土御门泰纯便是靠着观星找到成为婴儿的罗真,更是借此能力不知道预知了多少未来。

    如果是这一类的能力,那么,想找出魔法啃噬者的踪迹,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罗真并没有这方面的才能。

    虽说,在罗真所继承的大量咒术知识中,同样有占卜方面的知识,可那些知识基本上都是无法轻易使用出来的。

    例如星咏这种观星能力,完全能够预见未来,可它却是仅能在天生有才能的人身上才能实现的奇迹,若是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即使拥有知识,那也没办法行使成功。

    哪怕是夜光,生前倒是多多少少能够做到一些类似的事情,但还是相当的有限。

    罗真也是一样,拥有知识,但却没有这方面的资质,无法进行行使。

    所以,罗真才会来求助日轮。

    “如果是身为伊邪纳岐流本家的直系子嗣,又是拥有巫女资质的日轮的话,那占卜之术应该会精确不少吧?”

    罗真向着众人这么说着。

    犹记得,当初,在伊邪纳岐流的禁地里,日轮就是以巫女的形式献上祈祷,最终引动山神和烟烟罗互相厮杀,罗真才能战胜烟烟罗。

    因此,如果是日轮的话,那么,她的占卜即使及不上仓桥美代以及土御门泰纯那样的观星术士,想算出一个人的位置,应该不成问题。

    虽说这个世界的阴阳术是在式神方面进行了特化,但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其它方面的玄奥。

    占卜是阴阳道的重要形式之一,伊邪纳岐流应该还保留着这方面的能力吧?

    “确确实,日轮有继承伊邪纳岐流的占卜之术,虽然没有家里的老人那么精通,但大概还是能够行使的。”

    日轮没有辜负罗真的期待,一边做出这样的回答,一边却是惴惴不安的连忙出声。

    “可是,占卜之术并不是能够那么准确的得出答案的法术,它只能给出大概的方向而已。”

    这倒也是事实。

    自古以来,占卜就从来不是能够给出精确的答案的东西,而是替人消灾解难,避免后患的天赐之言。

    它有时候能够预测未来,却相当的模糊且片面。

    它有时候很准确,但给出的信息却不全。

    比如土御门泰纯,他的观星让他知道自己未来的儿子是夜光转世,仓桥源司亦同样知晓这则预言,可土御门泰纯还是能够从中做文章,借助收养罗真这件事来瞒天过海,让别人误以为罗真才是夜光转世,令春虎得以度过一个安然无恙的童年。

    占卜就是如此,可以从中做文章的手段数不胜数,有时候甚至反而会迷惑别人的认知,让人走向一条错误的道路。

    现在也是一样。

    日**可以对魔法啃噬者进行占卜,但到底能不能明确的找出他的真实身份,那就说不准了。

    再者

    “占卜也是一门魔术,一旦有结界或者其余的法术在干涉,那就无法成功了。”

    日轮这样子提醒了罗真。

    正因为占卜是这样的东西,人们只能将其当做谏言,不能当做追求,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有谜团了,学院亦是早就找到了魔法啃噬者的踪迹。

    这些事情,日轮明白,继承了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的罗真自然不可能不明白。

    于是

    “你就放心施展吧,日轮。”

    罗真对着日轮笑了笑,这般开口。

    “你只要尽管施展就行,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这样的话语便传入众人的耳中。

    “这好吧。”

    日轮犹豫了一会,随即下定决定。

    “既然是罗真大人的拜托,不肖土门日轮,必当竭尽全力。”

    说完,日轮从自己的和服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块八角型的式盘,一种占卜用的魔具。

    日轮就将式盘放在自己的面前,闭上眼睛,开始了虔诚的祷告。

    “铮”

    些许的光晕顿时在式盘上微微闪烁而起,并在上面流转开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相继的屏住呼吸。

    而在这个时候,罗真则是缓缓的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数枚符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