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占事略决》-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47 《占事略决》

    当罗真取出符篆之时,现场立即有两个人对此产生了反应。

    “喂”

    “你”

    昴和六连注意到了这一幕,惊愕的出声,将众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到罗真的身上。

    但是,罗真并没有理会众人的表现,直接打出手中的符篆,令得符篆如排兵布阵一样,掠至日轮的身周,将其包围起来。

    紧接着,罗真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结起手印,唱出咒文。

    “————常以月将加占时,视日辰阴阳,以立四课————”

    这一咒文刚刚响起,昴与六连便相继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

    “占事略决!”

    昴与六连同时动容。

    ————占事略决。

    这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唯一流传于世的著作。

    在历史和传说中,安倍晴明一直被认为是捉鬼除怨的高手,实则,安倍晴明最高超的技巧是预言和占卜。

    根据史料记载,安倍晴明曾成功的预言了花山天皇的出家。

    所以,安倍晴明一直都是占卜方面的高手,而占事略决便是其一生作为阴阳师的经验总结,一种六壬类占卜法。

    本来的话,安倍晴明的著作里还有以前曾经提及过的金乌玉兔集,但那早已散佚,只有占事略决流传了下来。

    现在,这本著作的原本便在作为阴阳道最高名门的伊邪纳岐流手中,被珍藏在伊邪纳岐流的藏书库里。

    既然如此,昴与六连自然不可能认不出来。

    因为,此时此刻,罗真咏唱的正是占事略决中的占法,用于传法的铭文。

    “————日上神为日之阳,是谓一课————”

    “————日上神本位所得之神为日之阴,是谓二课————”

    “————辰上神为辰之阳,是谓三课————”

    “————辰上神本位所得之神为辰之阴,是谓四课————”

    罗真便流畅的咏唱着咒文。

    “————阳,异笔作阴,四课之中,察其五行,取相克者以为用————”

    伴随着传法用的铭文的响起,包围在日轮身周的一枚枚符篆开始闪烁起光芒。

    这些光芒便纷纷都化作光束一般,如照射灯一样,往日轮的方向集中而去,最终汇聚在了其身前的式盘之上,让上面流转的光芒陡然大涨。

    “罗真大人?”

    日轮极其吃惊的看向罗真。

    对此,罗真仅是回以一句。

    “集中精神。”

    罗真便这般开口。

    “如果是现在的话,你的占卜的精准度应该会提升不少的。”

    虽然罗真自身即没有观星之能,亦没有巫女之才,无法在占卜上有多大的建树,但借着占事略决的铭文加持,帮别人提升占卜的能力,那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这样一来,日轮的占卜的精准度就会获得提升,即使真有什么结界或者魔术在保护魔法啃噬者也应该能够得出一些线索。

    “好好的!”

    日轮连忙集中精神,继续祈祷,手指亦是不停的在式盘上轻轻的敲击,让式盘上的光辉显得越来越浓郁。

    旋即,当式盘上的光辉绽放时,一行文字出现在了半空中。

    “这是什么啊?”

    看着浮现在半空中的文字,夏露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出现在半空中的文字是一段古文,出身于英国伯爵家的夏露自然不可能认得出来了。

    反观罗真一行人,纷纷都认出了这段古文的内容。

    “————无月无光之夜,食魔之牙啃食珍珠之犬,以强自身————”

    这便是古文的内容。

    “无月无光之夜”

    日轮喃喃着。

    “食魔之牙啃食珍珠之犬?”

    昴与六连皱起眉头。

    “以强自身”

    罗真则是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了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古文开始缓缓的消失,别房里的光亮亦是黯淡了下去。

    “嘭!”

    直到这时,在日轮的四周悬浮的一枚枚符篆才燃烧而起,消失不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视线都集中到罗真的身上。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夜夜便困惑般的道出了众人心中的想法。

    尤其是夏露和西格蒙德,连占卜得出的内容都不知道,完全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倒是日轮、昴与六连三人多少有些领悟。

    “无月无光之夜,食魔之牙啃食珍珠之犬,这应该是指在没有月光的夜里,那个魔法啃噬者将会出现。”

    昴就这样子说了。

    “而这个珍珠之犬就是对方的目标的样子。”

    六连亦是说出自己的理解。

    两人的话语组合起来,总算是让夏露和西格蒙德知晓了占卜的内容。

    “也就是说,在下一个没有月光的夜里,躲在暗处的魔法啃噬者会出来袭击珍珠之犬对吧?”

    西格蒙德做出这样高度的总结。

    夏露同样明白了。

    “那我们只要找到那个什么珍珠之犬的家伙,在他的周围埋伏起来的话,那就能够逮住魔法啃噬者了?”

    夏露有些神采飞扬而起。

    “可可是珍珠之犬又是指谁呢?”

    日轮很是疑惑的指出这一点。

    这也是众人心中都在想的一个问题。

    突然

    “我我知道了!”

    夏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边站了起来,一边匆忙的出声。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夏露飞快的奔出别房,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夏露!”

    西格蒙德连忙飞上前,跟了上去。

    现场,一下子只剩下罗真一行人。

    “看来,夏露小姐是有什么线索的样子。”

    夜夜不是很确定的这么说着。

    但这应该就是事实了。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吧,希望她能带来好消息。”

    罗真摊了摊手,向着众人这般表示。

    众人相继的点下头。

    然后

    “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昴看向罗真,有些兴师问罪般的道:“那不是占事略决中的占法吗?为什么你会使用啊?”

    “对啊。”六连同样看向罗真,皱眉道:“那可是俺们伊邪纳岐流的秘书,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东西,连分家的家伙们都没有看过,你怎么会啊?”

    说到这里,昴与六连都紧紧的盯向罗真,表情显得有些严肃。

    “昴,六连,你们别这样。”

    日轮稍微出声劝告,目光则是瞥向罗真的方向,同样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见状,罗真不慌不忙的笑了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罗真不以为然的道:“赤羽家本来就是阴阳师家族,曾经还在京都与伊邪纳岐流平起平坐过,有关于占事略决的知识也很正常吧?”

    说到这里,罗真还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至于那是家族里的人用什么方法记载下来的,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罗真就这么将问题撇得一干二净。

    这让日轮、昴与六连也不太好追究了,只能面面相觑,最后无奈放弃。

    于是,硕大的一个锅便被扣到赤羽家的身上。

    不久后,夏露回来了。

    并且,带着罗真一行人,前往了珍珠之犬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