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 现实往往更残酷-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51 现实往往更残酷

    “什什么?”

    夏露完全呆住了。

    ————「你的梦想必定会遭到摧毁」。

    这样的一句话,让夏露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再继续保持沉默了。

    连西格蒙德都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罗真。

    “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西格蒙德紧紧的盯着罗真,沉声询问着。

    罗真也没有多做隐瞒,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猜想给说出口。

    “你们以为〈魔法啃噬者〉是怎么处理每次袭击的失踪物的啊?”

    魔术回路是因为能够强化其自身的力量,所以被吃掉了。

    学生是因为不能让人确认他们的死亡,引来他们背后的势力介入,所以藏起来了。

    “可是,失踪的学生足足有二十名以上,对方要怎么将这么多的人给藏起来?”

    罗真指出了这一点。

    这就是问题所在。

    要知道,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可是拥有自治权的一块区域,对学院内的学生与人偶都有着极大的管理权和控制权。

    想想看,当初罗真刚来到这所学院,站在大门前时,不就看到一座有如军事要塞一般的建筑吗?

    在大门那里甚至还设立有枪口,而且不是针对学院外部,而是针对学院内部。

    虽说,那是为了防止有自动人偶被擅自带出,所以警卫无时无刻不在戒备着,可在这样森严的戒备之下,想将一具尸体带出去而不被发现,那都是一件几近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对方会飞。

    否则,具罗真所知,想无声无息的将尸体在不被人知晓的状况下带出学院,手段非常有限。

    如果对方能够办到这一点,那么,上次针对罗真的袭击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事后失败撤退时也不用逃得那么辛苦了。

    有鉴于此,对方势必得在学院内将这些学生给处理掉。

    “但学院内能够用来藏匿尸体而不被发现的地方更是极其的有限,很多杀人犯就是在处理尸体的环节露出马脚才会导致暴露,就算是将尸体埋掉都会留下翻松的土壤,将尸体肢解就会留下血迹,哪怕仅仅是搬运尸体而已都有可能留下毛发跟皮肤,而〈魔法啃噬者〉却是能将多大二十具以上的尸体不留半点痕迹的处理掉,这根本不是只凭借一介学生的身份就能办到的事情。”

    罗真的这番冷静的话语,让夜夜、夏露以及西格蒙德的表情逐渐变得铁青。

    因为,这番话下的含义,众人已经听出来了。

    “你是说”夏露颤抖着声音的道:“也许〈魔法啃噬者〉并不仅仅只是学生,背后还有巨大的势力支持吗?”

    “要不然呢?”罗真淡淡的道:“学院可是受到风纪委员会以及警卫队这两个组织的保护,而学院即使拥有自治权,地盘终究也就是这么大而已,能藏人的地方相当有限,想对这样的地方进行彻头彻尾的搜查,并不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

    结果,哪怕是到现在,学院依旧没有发现哪怕一个的被害者,更抓不到〈魔法啃噬者〉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对方将尸体藏到即使是风纪委员会以及警卫队绝对不会搜查的地方。”

    没错。

    不是搜查不到,而是不会搜查。

    这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即使是在这所学院里,一些地方都是不允许风纪委员跟警卫随便搜查的。

    例如校长的官邸。

    例如重要的工房。

    再例如保存着珍贵的自动人偶、魔术书、魔具等等的仓库。

    这些,风纪委员和警卫都是不能随便搜查的。

    〈魔法啃噬者〉大可以将尸体藏在这样的地方。

    问题在于

    “这些地方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让人用来自由出入,甚至不为人知的藏进尸体的吗?”

    罗真有些漠然的出声。

    “作为学院内的重要机构,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吧?”

    因此才说〈魔法啃噬者〉的背后有巨大的势力。

    只有这样,对方才能拥有自由出入这些地方的身份。

    只有这样,对方才能不被发现任何的踪迹,因为背后有靠山,他有足够的能力帮自己收拾残局。

    也许有人和他同流合污。

    也许他自身就操纵着一个巨大的势力。

    而不管是哪一种,都证明这个势力在这所拥有自治权的学院里能够展现出充分的特权,方才能做到这一切。

    所以

    “搞不好,我们这一次针对的就是学院,是教授,甚至就是风纪委员和警卫,更甚者,还有可能是夜会的执行部。”

    罗真看着夏露那逐渐变得铁青的脸,这样子说了。

    “得罪这样的势力,你的夜会之旅真的能够如愿以偿的展开,甚至拿到最后的优胜,成为魔王吗?”

    极其现实的问题,就这么摆在夏露的面前。

    就像罗真所说的一样,这次他们面对的敌人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可怕。

    不是指对方的实力强大得可怕,而是对方背后的影响力重大得可怕。

    如果对方真的是学院,是教授,甚至是风纪委员、警卫乃至夜会执行部,那对于想在这所学院里举办的夜会中获胜的夏露来说,得罪他们,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一个搞不好,夏露的梦想真的会被摧毁。

    对方就是拥有着这样的能耐的人物。

    综上所述,罗真必须告诉夏露。

    “这件事情,你还是别再介入的好。”

    罗真毫不留情的这般告之了。

    “这不是现在的你能对付的敌人,赶紧收手离开吧。”

    这就是罗真想对夏露说的话。

    开什么玩笑啊!?

    夏露很想直接大喊这么一声。

    然而,声音却是如同被堵在喉咙里一样,让夏露的嘴不停的颤抖,结果一句话都没有能够说出来。

    看着这样的夏露,西格蒙德如同心疼般的开口。

    “我们走吧,夏露。”

    西格蒙德帮夏露做出了选择。

    于是,夏露咬住嘴唇,握紧拳头,最后低下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一会以后,夏露带着西格蒙德一起,离开了这里。

    她的背影,有如随时都会倒下一样,显得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夏露小姐”

    看着这样的夏露,连夜夜都于心不忍般的对着罗真说着。

    “我们这样是不是对夏露小姐太残酷了?”

    夜夜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但是

    “对她来说,这样就算很好了。”

    罗真叹了一口气,转过头,重新看向芙蕾的方向。

    “毕竟,现实往往只会更残酷啊。”

    不为人知的一具呢喃从罗真的口中传出,并消失不见。

    就这样,夏露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罗真与夜夜,继续监视起芙蕾周遭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