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 少女的无可奈何-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52 少女的无可奈何

    由于最近已经渐渐的开始转为夏季的关系,利物浦的温度有明显升高的迹象,让蓝天白云亦是显得特别的耀眼跟美丽。

    阳光同样带来些许暖意,在这样的天气下漫步于树荫之间,应该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明明是这么好的天气,这么惬意的事情,夏露却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黑暗起来,令得她快步的走着,连身体都出现明显的前倾,证明其脚下的步伐跨得有多大。

    而在夏露的背后,西格蒙德则是拍打着翅膀的飞着,并没有停在其头顶上,就这么跟着夏露,沉默不语的离开树林。

    直到一会以后,夏露的脚步才停了下来,让西格蒙德亦是跟着停下。

    “————”

    沉寂的氛围在主仆二人之间弥漫。

    夏露没有开口说话。

    西格蒙德同样没有打破寂静的想法。

    两人就这么保持着沉默,让压抑的氛围都开始弥漫了起来。

    最后,夏露的声音终于是忍不住响起了。

    “我是不是很自私啊?”

    夏露的声音中便透露出了难以估量的失望和愤怒。

    这是针对自己的失望。

    这是针对自己的愤怒。

    对于自己最后真的离开那里的做法,夏露便失望、愤怒得浑身都在颤抖。

    西格蒙德自然知道夏露的心情,以其自身特有的沉稳、知性的声音,这样子安慰了起来。

    “你本来就没有介入这件事情的立场,就算置身事外,那也没有人能够怪你吧?”

    这倒也没错。

    本来,夏露就只是学院里一名普通的学生而已,即不是风纪委员,更不是警卫,自身又不像罗真那般受到袭击,身边的人也没有谁受到伤害,介入到这种事情当中的理由是相当不充分的。

    有谁会要求一介学生必须得去抓住连风纪委员跟警卫都为之头疼的杀人犯呢?

    又有谁会要求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去对付学院、对付教授、对付风纪委员会、警卫队、夜会执行部这样的庞然大物啊?

    夏露之所以想抓住〈魔法啃噬者〉只不过是无法原谅对方的行径。

    既然如此,她的抽身又有谁可以责怪呢?

    只是,夏露却无法因为这样就释怀。

    “在知道对方可能导致自己没办法完成梦想的情况下,我最后却选择了退缩,这不就是自私吗?”

    夏露的表情显得很痛苦。

    事实上,夏露也的确很痛苦。

    一方面,夏露根本无法原谅〈魔法啃噬者〉的行径。

    另一方面,夏露又得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复兴自己的家族而努力。

    当这两件事情发生冲突,必须得放弃其中一方时,无论换做哪一个人都会觉得痛苦吧?

    但是

    “你即不是法律的守护者,也不是正义的执法者,就算无法坐视犯罪者在自己的身边肆意妄为,为此感到愤慨,感到愤怒,那亦没有理由亲手将对方逮捕,这才是一般民众啊。”

    西格蒙德如此告诫。

    可这却让夏露忍无可忍了起来。

    “我可是高贵的比劳伯爵家的女儿!有身为高贵者必须履行的义务!应该保护民众!而不是以民众的立场坐视事件发生!”

    夏露就这么呐喊而起。

    这个在外人的眼中无比暴躁、凶残乃至无情的少女,实则可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富有自尊心、正义感以及责任心的人。

    夏露无时无刻都在谨记着自己是比劳伯爵家的女儿,是贵族之后,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坐视邪恶的滋生,更不能坐视身边有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虽说,夏露早就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即使是不择手段,都要在夜会上获胜,成为魔王,找回自己的家人,复兴自己的家族,可这个少女还是无法做出违背原则的事情吧?

    有鉴于此,在明知〈魔法啃噬者〉即将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己却得抽身而退,夏露无法不对这样的自己失望、愤怒。

    更别说,夏露还是因为自己的目的选择冷眼旁观,选择抽身而退。

    “这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又有什么脸再自称是比劳家的女儿啊?”

    夏露蹲了下来,抱着膝盖,肩膀颤动的抽泣着。

    看着这样的夏露,西格蒙德低下了头。

    “抱歉。”西格蒙德低声道:“如果我的力量能够更加强大,让你不畏惧任何势力的话,那么,无论是寻回家人还是复兴家族,你都可以办得到,这是我的无能。”

    这样的话语,换来的是夏露不断的摇头。

    “你可是我们比劳家的骄傲,守护了我们家整整百年以上,连全英国都得引以为豪的〈魔剑〉之龙啊。”

    夏露抱住西格蒙德,一边抽泣,一边开口。

    “是我太弱了,没有能够发挥出你真正的力量,如果我能够争气一点,像历代的比劳那样,得到〈精灵术〉的传承,那一定就能够像历代的比劳一般强大。”

    闻言,西格蒙德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能伸出翅膀,一边拍打夏露的后背,一边静静的安慰着她。

    就在这时

    “夏露?你怎么了?”

    伴随着一个有些讶异和急切的声音,一阵脚步声从前方赶来了。

    夏露连忙条件反射的擦掉自己的眼泪,松开西格蒙德,随即站起身,看向前方。

    下一秒钟,夏露就看到了一个让她的心跳漏掉一拍的人物。

    “菲菲利克斯!?”

    正是风纪委员的主委,学院排名第4名的〈银枪的少女〉————菲利克斯·金斯福特。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夏露?”

    菲利克斯便戴着风纪委员的臂章,身披正式的漆黑斗篷式大衣,一边向着这边走来,一边对夏露露出担忧与关切的目光。

    对方便似乎看到了夏露的泪痕,皱起着好看的眉头。

    “难道又有人刁难你了吗?告诉我吧!我帮你解决!”

    菲利克斯便不由分说的说出这番话。

    这让夏露的心跳都开始加快了。

    从以前开始,一见到菲利克斯,夏露都会像这样,难以避免的让自己出现异常。

    因为,夏露总是会无意识的替自己制造敌人。

    别人都恐惧着她,畏惧着她,但同时也憎恨着她,看不惯她。

    所以,从以前开始,总会有一些人在暗中刁难夏露,又是把夏露的置物柜弄得乱七八糟,又是把她的书包藏起来,做着各种让夏露无奈的事情。

    而菲利克斯则因为是风纪委员的关系,一直都在很多方面替夏露着想,甚至为她排忧解难。

    这自然使得被孤立的少女难以避免的对生活中的英雄产生些许异样的心情了。

    可惜的是

    “这这跟你没关系,你别插手我的事情。”

    夏露一边故作冷淡的开口,一边心中微微感到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