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 寻找落单的猎物-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53 寻找落单的猎物

    菲克利斯一直以来都对夏露很热心,并且乐于帮助她,这些,夏露都是知道的。

    但是,夏露却不得不一直对菲克利斯很冷淡。

    因为,即是风纪委员的主委,又是金斯福特家的嫡长子,而且长得也极为俊美的菲利克斯在学院中所受到的欢迎可是不同凡响的。

    如果,夏露跟菲克利斯显得非常亲近的话

    (只会制造出更多不必要的敌人而已)

    这就是夏露对菲克利斯很冷淡的原因所在。

    这让夏露不得不一边承受心情上的折磨,一边不坦率的回应菲利克斯的好心。

    反观菲利克斯

    “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夏露?”

    被夏露给一如既往的拒绝,菲克利斯的脸上便浮现出些许的伤感和失落。

    从以前开始,菲利克斯一直都是这样,一旦接近夏露,就会被夏露给冷淡的拒绝,从而遭受到打击。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相信,没有人会不明白。

    夏露只能别开自己的视线,让自己不去注意菲利克斯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夏露,菲利克斯幽幽的叹息出声了。

    “我明白了,既然你这么抗议,我就不勉强你了。”菲利克斯像是强颜欢笑般的道:“你的脚怎么样?看起来好像已经好了吧?”

    “嗯”夏露低声回道:“罗真已经帮我治好伤了。”

    “罗真吗?”菲利克斯先是一怔,随即沉默了一会,紧接着才继续笑道:“你指的是罗雷莱·阿涅真吧?这么快就开始用昵称了啊?”

    “不”夏露反射性的就想做出回答,可又顿了顿,有些逞强似的道:“不行吗?”

    “当然不是。”菲利克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看来mr阿涅真除了身为人偶使的实力高超以外,在魅力方面也远比我强啊。”

    能够听出黯然和失落的声音就从菲利克斯的口中传出,令得夏露无比动摇。

    在这样的情况下

    “mr阿涅真在哪呢?”菲利克斯笑了笑,道:“昨天都没有来得及跟他好好打个招呼,挺过意不去的。”

    菲利克斯的询问,让稍微有些动摇的夏露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他在树林里等〈魔法啃噬者〉出现”

    一句话,刚刚从夏露的口中出现,夏露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捣住嘴巴。

    可惜,菲利克斯已经听见了。

    “等〈魔法啃噬者〉出现?”

    菲利克斯面色微微一变,旋即严肃了起来。

    见状,夏露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下糟了)

    果不其然

    “难道你们在尝试接触〈魔法啃噬者〉吗?”菲利克斯极为严肃的对着夏露道:“这是风纪委员和警卫的工作,一般的学生可不被允许随便涉险,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吗?”

    菲利克斯便这般追究了起来,让夏露只能沉默。

    看到夏露这个样子,菲利克斯就像是感到心软一样,缓和了面容。

    “总之,不管怎么样,你们都不能再继续擅自行动下去了,那样未免太过危险。”菲利克斯这般道:“mr阿涅真就在树林里吧?我现在去找他。”

    说完,菲利克斯便想进入树林。

    这让夏露连忙出声阻止。

    “你你不用担心那个家伙啦!”夏露提高着声音的对着菲利克斯道:“那个家伙可是连马格纳斯都能打成平手的人,虽然马格纳斯只使用了一具人偶,但他的实力也不是开玩笑的,昨晚〈魔法啃噬者〉不就没有奈何得了他吗?而且那个家伙的脑袋还很聪明的样子,肯定有办法找到〈魔法啃噬者〉的啦,你就别管他了!”

    夏露就这么阻止了菲利克斯。

    “是吗?”

    菲利克斯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直视向了夏露。

    “你们是不是在偷偷计划做什么啊?”

    菲利克斯便如同想看穿夏露内心的想法一样,一边紧盯着她,一边出声。

    “我希望你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夏露,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菲利克斯就极为诚恳的这么说了。

    闻言,夏露不由得犹豫了。

    (或许,告诉菲利克斯也不错)

    这是夏露的想法。

    如果是身为风纪委员主委的菲利克斯的话,那完全可以让风纪委员全员出动,守在芙蕾的身边吧?

    如此一来,芙蕾就会变得很安全不说,知道〈魔法啃噬者〉会袭击芙蕾,风纪委员会也能设下埋伏,将对方给抓起来。

    到那时,危害整个学院所有学生与学生的自动人偶的〈魔法啃噬者〉就会落网,一直让风纪委员会跟警卫头疼的事件也能落幕,即使对方的背后有不可忽视的势力,以菲利克斯的身份,那都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惧吧?

    毕竟,菲利克斯即是风纪委员会的主委,又是金斯福特家的嫡长子,不管是在学院外还是学院内都有特权支持,对方的来头再高,在绝对的法理支持下,菲利克斯都能占据优势。

    (而且,那个家伙叫我置身事外,自己却留在那里,不过是极东来的转学生,真惹到什么大人物的话,难道他自己就可以幸免吗?)

    既然如此,将事情的原委告诉菲利克斯,把事件交给菲利克斯去处理,那才比较有利。

    想到这里,夏露心中一定,刚想将事情的原委告诉菲利克斯,手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呀!”

    夏露便悲鸣了一声。

    “怎么了?夏露?”

    菲利克斯微微一惊,随即连忙询问。

    “没没事!”夏露躲过菲利克斯向着自己伸来的手,有些慌乱的道:“总之,你们别打扰那个家伙,他肯定能够帮你们将凶手抓起来的!”

    留下这样的话,夏露转过身,直接跑了。

    菲利克斯怔怔的看着夏露离开,良久以后才再次叹息。

    “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人。”

    菲利克斯就这么喃喃着。

    “真的让人头疼”

    重复着这样的话语,菲利克斯的眼中浮现出异样的情感来。

    那种情感,名为冰冷。

    那种情感,名为杀意。

    另一边,飞快离开的夏露正捂着手指,极为火大的向着罪魁祸首兴师问罪着。

    “你干嘛咬我啊?西格蒙德!”

    夏露便瞪向了飞在自己身旁的西格蒙德。

    刚刚,就是西格蒙德狠狠的咬了夏露一口,阻止了她向菲利克斯全盘托出这边的事情。

    对此,西格蒙德只是抬起头,看着夏露,以前所未有凝重、沉重的语气,这么想着夏露开口了。

    “你难道忘记了,罗雷莱刚刚才说过〈魔法啃噬者〉有可能是风纪委员、警卫、教授甚至是夜会执行部的人的事情了吗?”

    听到西格蒙德的话,夏露毫不犹豫的回应。

    “我知道啊!”夏露忿忿不平的道:“所以我才想告诉菲利克斯,让菲利克斯去处理这件事情,如果是菲利克斯的话,就算对方来历不凡,那也”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西格蒙德就直接出声打断。

    “你没明白我想说的话。”

    西格蒙德面色险峻的说了这么一句。

    “难道,菲利克斯就不是风纪委员吗?”

    当这样的一句话传入夏露的耳中时,夏露先是没有能够反映过来,旋即面色彻底的僵住了。

    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僵住了。

    西格蒙德想说什么,夏露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西格蒙德是想这么说的。

    “为什么菲利克斯会出现在这里?你没问他这个问题啊。”

    西格蒙德沉声的话语,听在夏露的耳中,简直就是最大的利刃,刺穿了她的心。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为什么菲利克斯会出现在这样的一片树林里?

    只是偶然路过吗?

    还是

    “来踩点寻找落单的猎物呢?”

    西格蒙德便一字一句的这么说了。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菲利克斯同样有可能是〈魔法啃噬者〉啊!”

    西格蒙德将这样的一个可能性道了出来。

    至此,夏露的心跳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