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为罪行付出代价-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62 为罪行付出代价

    “呜啊啊啊”

    在树林的另一端,菲利克斯趴在地面上,极为痛苦的哀嚎着。

    其身边,已经从白色幻雾的形态转变回来的艾丽莎同样倒在地上,挣扎着起身,却因为骨头被夜夜踢断的关系,即使再怎么挣扎,依旧起不来。

    艾丽莎身上的铠甲已经基本上全部粉碎,身体更是凄惨的折成两半似的,有种藕断丝连的感觉。

    菲利克斯就不用说了,早已在白色幻雾的效果下,身上的皮肤被溶解了大半,还在往外冒着焦黑的烟,一张原本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英俊面容亦变得残破不堪,直接暴露出血肉来,显得极为狰狞。

    在这样的情况下,菲利克斯又如何能够不痛苦哀嚎呢?

    如果不是菲利克斯及时切断艾丽莎的魔术回路,将白色幻雾的魔术给取消,那他现在可能连血肉都已经遭到溶解了。

    这就是报应。

    为了获得魔王的宝座,在夜会上取胜,菲利克斯残忍的化身为〈魔法啃噬者〉这样的存在,将别人的自动人偶的魔术回路给据为己有,现在就被自己强行夺来的魔术回路所伤,变成这个凄惨无比的模样。

    “可恶!可恶!”

    菲利克斯便一边痛苦的挣扎着,一边从喉咙里挤出充满怨恨的声音。

    “罗雷莱·阿涅真!”

    此时此刻里,菲利克斯的心中就充满着对罗真的憎恨。

    身为金斯福特家的嫡长子,又是风纪委员会的主委,无论是在学院外还是在学院内都有着显赫的身份跟地位的菲利克斯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屈辱?

    现在,刻在菲利克斯身上的痛楚,每一分都在令其心中的怨恨增加着,更使菲利克斯恨欲狂。

    菲利克斯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究竟变得如何。

    恐怕,这些伤痕将会伴随着他一生,让这位在学院中拥有着巨大人气的风纪委员主委彻底毁容,将来需要承受的不仅是同情和怜悯,还有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过去被人敬畏、仰慕的状况则将不复存在吧?

    这让菲利克斯如何能够不恨?

    “给我记着!给我记着!”

    菲利克斯便一边在地面上挣扎,一边放声绝叫。

    “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以想象得到,菲利克斯是准备要将罗真拖进地狱的。

    而他的确有这样的依仗。

    不说有着金斯福特家方面的权利,菲利克斯在这所学院里就有足够的特权。

    只要菲利克斯真想对罗真动手脚,那即使威胁不到他,都能恶心死他。

    至于〈魔法啃噬者〉方面的事情

    “我现在还没暴露!”

    即使罗真已经可以万分肯定菲利克斯就是〈魔法啃噬者〉,可再怎么说,罗真都没有证据。

    既然如此,以菲利克斯的人望和权利,想扭曲事实,从中作梗,简直是轻而易举。

    以往,菲利克斯就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方才在暗中作威作福,至今都没有被发现。

    所以

    “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菲利克斯不断的增加心中的憎恨,以此来磨灭身上的痛楚。

    可惜

    “看来,你真的就是〈魔法啃噬者〉了,菲利克斯。”

    伴随着一个有些悲伤和痛苦般的声音的响起,菲利克斯浑身剧烈的一颤,用力的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那里,菲利克斯看到了熟悉的少女。

    如同妖精般的美貌。

    头上端坐着钢铁的小龙。

    身上散发出令人不敢靠近的氛围。

    除了夏露以外,还能是谁呢?

    出现在菲利克斯面前的夏露便如同扼杀着自己的情感一样,企图让自己面无表情,可眼睛还是微微湿润着。

    由此可见,这个少女遭受到如何的背叛,又遭受到多大的打击。

    “夏露!?”

    菲利克斯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对此,夏露只是低着头,让自己的表情隐藏在刘海之下,只有声音在传出着。

    “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即便身份尊贵依旧秉持着身为高贵之人的责任心,不仅待人亲切,而且也会乐于帮助他人,为他人着想的人物,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你的伪装了。”

    可以为了在夜会上取胜而不择手段,不仅杀害学生,还啃食掉那么多的自动人偶的心脏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待人亲切,乐于助人呢?

    “这样想来,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情,同样只是你特意的吧?”

    夏露便让声音颤抖着响起。

    “因为你是风纪委员主委,你很清楚我正在收购大量的自动人偶的心脏,这点正好能够被你利用啊。”

    这是仔细想想都能明白的事情。

    为了将来在夜会上使用多种魔术而不被怀疑是〈魔法啃噬者〉,菲利克斯必须在夜会开始之前让〈魔法啃噬者〉消失,那样才能放心的使用艾丽莎的魔术,行使各种被啃食的魔术回路的能力。

    那么,如何才能不让自己被怀疑呢?

    很简单。

    只要〈魔法啃噬者〉已经被抓住,那就不会再有人怀疑菲利克斯是〈魔法啃噬者〉了。

    这就是菲利克斯特意接近夏露,并为其排忧解难的目的。

    “你想推卸罪名,将我当做〈魔法啃噬者〉给抓起来吧?”

    夏露有些自嘲,又有些愤怒的出声。

    “只要我房间里收藏的那些心脏暴露,那别人就一定会将我当做〈魔法啃噬者〉。”

    谁让〈魔法啃噬者〉每次作案都必定会留下一具失去心脏的自动人偶残骸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夏露被人发现拥有着大量的心脏,那想不被怀疑是〈魔法啃噬者〉都不行了。

    菲利克斯就是想让夏露成为自己的替死鬼,即解决掉后患,更解决掉一个夜会上的有力竞争者。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机关算尽。

    “亏我那么信任你,还将罗真打算做的事情告诉你,结果却害他暴露行踪,差点被你冤枉。”

    夏露心中的悲伤彻底的化作怒火。

    “你根本不配成为风纪委员,更不配参加夜会。”

    说着,夏露的身上喷出巨大的魔力。

    这些魔力便通通都注入到西格蒙德的身上,让西格蒙德咆哮一声,身形竟是逐渐的膨胀了起来。

    转眼间,西格蒙德就化作了一头巨龙。

    “啊啊啊啊”

    看着这一幕,菲利克斯发出了不成声的惨叫。

    化作巨龙的西格蒙德便低下头,注视着菲利克斯的眼神无比冰冷。

    “菲利克斯·金斯福特。”

    西格蒙德的声音似响雷般轰鸣。

    “你就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吧。”

    说着这样的话,西格蒙德缓缓的张开了嘴。

    一阵刺眼的璀璨光辉在其中汇聚。

    下一个瞬间,光辉在树林中绽放,照亮了深夜。

    不久以后,夏露和西格蒙德消失在了这里,菲利克斯与艾丽莎则倒在地面上。

    现场恢复了死寂,只有一道犹如被溶化一般的巨大沟壑坐落着,向外散发着焦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