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神性机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69 〈神性机巧〉

    花柳斋硝子的表情放松下去的场景,罗真自然看到了。

    由此可见,花柳斋硝子到底有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在夜会上取胜。

    而刚刚,花柳斋硝子又是这么说了。

    “这一次的夜会会比较特殊吗?”

    罗真转过头,注视着花柳斋硝子,一会以后,还是问出那个问题。

    “这次夜会为什么会比较特殊呢?”

    罗真将这样的一个问题给提了出来。

    而当这个问题在房间里出现时,正在玩闹的伊吕里、夜夜以及小紫三人亦是停了下来,转过眼帘,看向这边。

    在场众人的目光就全部都集中在花柳斋硝子的身上。

    “呼”

    花柳斋硝子却是自顾自的抽着烟斗,一边吐出烟雾,一边低下头,将目光投至罗真的手上。

    在那里,绸缎的手套佩戴着,告诉了别人,罗真已经得到夜会的参加资格。

    不得不说,这对手套的样式对于罗真而言并不算太适合。

    为了隐藏左右双手上的令咒,罗真以往一直都会佩戴着手套,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首先会做的事情就是找一双手套来戴,最大程度上的减少自己的特异性,只有〈奇迹〉会因为罗真喜欢佩戴露指手套的关系暴露在外,但一枚指环还不至于太过于引人瞩目,因而影响不大。

    可在这所学院里,代表夜会参加资格的手套虽然是罗真所喜欢的露指手套,手背的部分却缕空,只有一个「」字的装饰,让双手手背上的令咒显得若隐若现。

    现在,罗真佩戴的手套就在手背的部分呈现出若隐若现的红色纹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比较显眼了。

    至于代表〈奇迹〉的金色指环以及代表玉兔的银色指环则通通都暴露在外,同样分别佩戴在罗真的左右双手的手指上,除了本人以外,谁都无法使用它们。

    谁又能够知道,罗真的这一双手就有着这么多的隐秘呢?

    但花柳斋硝子却不是看向令咒,更不是看向指环,只是看向绣在手套腕部的金丝所纹出来的登录代号。

    “〈芬布尔之冬〉”

    花柳斋硝子伸出手,手指在罗真手套上的登录代号缓缓的划过。

    “爱德华·卢瑟福还真是看得起你,居然在这一次的夜会上给你起了这么一个登录代号。”

    花柳斋硝子便显得有些感慨的样子。

    “即是旧世界末日的征兆,又是新世界开始的象征,你得到的登录代号就是这样的东西。”

    花柳斋硝子没有看向罗真,只是凝视着那个登录代号,这样子说着。

    “给了你这样一个登录代号,你能明白,接下来的夜会会是什么样的一场盛宴了吧?”

    还能是什么样呢?

    既然在夜会开始前转学过来,并带来不可忽视的骚动的罗真是旧世界末日的征兆,又是新世界开始的象征的话,那不就代表着

    “接下来的夜会就是等同于让新旧世界彻底变换一次的东西吗?”

    罗真沉吟了一会,默然的说出这番话语。

    这让伊吕里、夜夜和小紫一行姐妹三人纷纷无言以对。

    花柳斋硝子则只是笑了笑,并如咏唱诗歌一般,唱出了这样的一段话。

    “————七七之夜,六种萌芽之时,人将为神之代理————”

    花柳斋硝子轻声的唱着。

    “————其如无瑕之玉————”

    “————权威首先颠覆,收纳异邦之人————”

    “————尔后解支配之桎梏,京城满净化之歌————”

    “————遂星雨洒落,为天地开辟之预兆————”

    “————童子到来,君临天之御座————”

    唱到这里,花柳斋硝子终于是抬起头,看向罗真,缓缓的道出最后的一句。

    “视其人,身侧即为————〈神性机巧(ahe dll)〉。”

    ————〈神性机巧〉。

    当这样的一个词汇传入罗真的耳中时,罗真的眼眸豁然凝了起来。

    原因无它。

    因为,就在这个瞬间,罗真感觉到金乌和玉兔那边传来些许的震动。

    这两位神灵就对这个词汇产生了反应。

    “神性机巧”

    罗真直视向花柳斋硝子。

    “那是什么?”

    罗真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且,还是以前所未有的一种郑重无比的口气。

    不仅是罗真而已,连伊吕里、夜夜以及小紫一行姐妹三人在听到神性机巧这个词汇时,如同感觉到什么沉重的压力一样,齐齐的屏住呼吸。

    对此,花柳斋硝子却只是这么说了。

    “过去,你不是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吗?”花柳斋硝子有些晃神似的道:“在禁忌人偶之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这的确是罗真过去曾经问过的问题。

    因为,赤羽天全就是为了追求那种东西,方才将整个赤羽家都给屠杀,取族人的〈红翼之血〉做材料,打算将其制作出来。

    这还是罗真当初推测出来的事情。

    所以,罗真上次离开这个世界时,的确问过花柳斋硝子,在禁忌人偶之上,究竟是什么。

    难道

    “这个所谓的神性机巧就是立于禁忌人偶之上的东西吗?”

    罗真这般喃喃着。

    这让伊吕里、夜夜和小紫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花柳斋硝子则是不由得笑了。

    那是即像嘲笑别人,又像嘲笑自己,最后则像是在嘲笑整个世界一样的笑容。

    “人们对人偶、机巧的追求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花柳斋硝子缓缓的出声。

    “先是不满足它仅仅是能够使用魔术的道具、机械、零件,所以极力的追求它像————「人」。”

    于是,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自律的禁忌人偶就诞生了。

    “再来是不满足它仅能拥有有限的魔术、有限的能力、有限的性能,所以疯狂的追求它像————「神」。”

    于是,人们设想中无所不能的神性机巧就接近了。

    “所谓的人类就是这样一群贪婪无比的存在。”

    花柳斋硝子举起抚着手套的登录代号的手,轻轻的搭在罗真的胸口上。

    “你可别被吞噬了哦,小弟弟。”

    留下这样高深莫测的谏言以后,花柳斋硝子就不再说什么了。

    罗真顿时沉默了下来。

    感受着金乌和玉兔那边传来的些许震动,再想到赤羽天全当初的所作所为,罗真在心中暗暗的叹息。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人类都在追求神啊。)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这个奇迹,就看谁能先把它纳入掌中吧。)

    虽然对于神性机巧,罗真只能隐隐约约猜到那是什么东西。

    但是,既然这次的夜会与那种东西牵连上了,那罗真势必也得被卷进去。

    (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场夜会上水落石出。)

    因此,罗真也做好觉悟了。

    做好投身其中,进而完成自己的目的的觉悟。

    一场盛宴就这么开始接近。

    至于最后的胜利者在哪里,谁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