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最危险的人物就是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70 最危险的人物就是你

    自此之后,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开始进入一段激烈竞争的时期。

    在夜会开始之前,学院还有一次定期考察,这是最后一次能够得到夜会的参加资格的机会。

    于是,希望能够跻身进前一百名,得到夜会的参加资格的学生在这段时间里几乎疯狂了,要么是拼命熬夜读书,将书本上的内容全部塞进自己的脑袋,企图在最后的定期考察上放手一搏,要么是为了得到夜会执行部的认可,在实技课程上拼命表现自己的实力,甚至有人向那些拥有夜会参加权的手套持有者进行挑战,想借此来一鸣惊人,最终进入前一百名。

    特别是那些离前一百名极近的夜会候补者,更是为了这最后的机会,即使称不上是不择手段,那也可以称得上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卫队可谓是成为了学院里最忙碌的组织。

    虽说,一般而言,学生之间的这种纠纷跟骚动一般都是由风纪委员会在负责调解和阻止,可由于〈魔法啃噬者〉的事件的关系,身为主委的菲利克斯被开除学籍,离开了学院,其余的风纪委员更是被罗真将自动人偶给拆毁,一时之间根本组不成有效的行动。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学生们才变得更加大胆,时不时的都会在路边爆发遭遇战,让混乱一直都在持续。

    这也让学院的高层们苦恼不已。

    “往届的夜会可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过啊。”

    “今年的夜会果然很特殊吗?”

    “都是第2名干的好事。”

    “还真是〈芬布尔之冬〉呢,这个登录代号太适合他了。”

    学院的高层们就将锅都甩到罗真的头上。

    但要说这一切都是拜罗真所赐,同样也是可以的。

    如果不是罗真将风纪委员会的成员的人偶都给摧毁,有他们在管理和维持秩序,学生们绝对不敢这么放肆。

    即使学院内还有警卫队,但警卫队一般负责的都是学院设施的安全、通行以及守卫等等的工作,学生之间的纠纷并不在警卫队的管理范围之内,导致即使警卫队出马了,对事态的处理亦不像风纪委员会那般纯熟,无法做到十全十美,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综上所述,学院会变得这么混乱,罗真的确功不可没。

    诸神黄昏的开始就是因为芬布尔之冬带来的自然灾害导致人类们为了生存,彼此进行残酷的竞争和战争。

    而华尔普吉斯的黄昏的开始,则是因为罗真的关系,同样让学生们进入前所未有的竞争和混乱。

    ————〈芬布尔之冬〉。

    这个登录代号也许会将罗真推向比夏露更令人敬畏的位置上,那也说不定。

    不过,按照本人的说法嘛

    “让我来善后也行啊,只要将那些闹事的家伙的人偶都给弄坏,相信他们就会老实下来了吧?”

    罗真有些邪恶的这么说了以后,那些学院的高层的面色立即变得铁青一片。

    最后,罗真自然还是没有做出这番令人感到天怒人怨的事情。

    学院最后一次的定期考察亦是在不久前宣布结束,让夜会的排名完全固定下来。

    至此,经过夜会执行部最后一次的排名更新,前一百名的人都如愿的获得了夜会的参加资格,成为魔王的候补者。

    理所当然,罗真并没有被排除到一百名开外,最后一次的定期考察再次拿到了满分,与马格纳斯一起并排第1名,因而排名并没有改变,依旧还是第2名,在学院内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这时,学院才渐渐的恢复了寂静,不再像之前那般混乱。

    夜会便如期而至。

    今天,就是夜会正式的开幕式。

    学院将会在夜会的对战场上举办开幕典礼。

    这场开幕典礼面向全学院,不是手套持有者的学生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参加,只有持有手套的百名学生被赋予了必须参加的义务,并且还得换上礼服。

    所谓的礼服指的就是学生们在正式的场合时必须穿着的斗篷式大衣。

    马格纳斯就经常穿着它。

    风纪委员会的成员们在值班时,同样需要将它们给穿上。

    作为名列〈十三人〉之一的人物,而且还是仅次于马格纳斯的第2名,罗真自然不能不到场。

    只是

    “这礼服还不如金乌化作的大衣呢。”

    房间里,罗真就整整齐齐的穿戴了制服,再将洗的干干净净的礼服举到自己的面前,看着这件礼服,最终撇了撇嘴的给出这番断言。

    对此,恢复为三足乌鸦的形态的金乌站在窗沿上,仰着头,一副「那还用说」的模样,连趴在床上的玉兔都是一脸「还不如不穿」的表现。

    但这的确是事实。

    就算不计算自带火粉的特效,金乌所化的大衣都比学院的礼服高贵、优雅、华丽得多,即使都是漆黑的斗篷式大衣,但金乌所化的大衣上不仅纹有璀璨的金色边饰,样式更是飘逸、潇洒得多,不像学院的礼服,给人一种严肃、古板、封闭的感觉。

    再加上罗真早已习惯了将金乌穿在身上,得到金乌各种强大的效果能力,现在陡然再让他穿上这种不中看又不中用的东西,罗真自然有些嫌弃。

    只有夜夜,反而很是清爽的笑着。

    “没有那种事情。”夜夜便笑吟吟的道:“比起那种碍眼的乌鸦毛大衣,这种绸缎礼服才配得上罗真的身份跟地位,非常的帅气!”

    夜夜就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然而

    “我先说清楚哦。”罗真没有回头去看夜夜,只是面无表情的道:“就算因为得穿礼服的关系,我让金乌解除了咒具化,但我还是会让它在空中警戒,如果有什么危险人物随便碰我的话,金乌会立刻冲下来攻击的。”

    此话一出,房间里便恢复了寂静。

    “啧”

    一个小小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刚刚咋舌了吧?果然在打那种主意吧?”

    罗真嘴角抽搐。

    “罗真的身边有夜夜在保护就足够了!不可能出现什么危险人物的!”

    “最危险的人物就是你!给我放开!不准趁机抱上来!”

    罗真与夜夜就在房间里闹着,这已经成为了两人的一个日常了。

    直到太阳下山,黄昏降临,两人才终于是停了下来。

    罗真让玉兔咒具化,佩戴上银色的戒指,再让金乌飞上高空去警戒,最后在夜夜的服侍下穿好了礼服。

    “我们走吧,夜夜。”

    “是。”

    两人一起离开了房间,往夜会的战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