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 来源于血液之力-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74 来源于血液之力

    “嗡!”

    浑厚的音压在空气中作用着,令得大气都发出了嗡鸣。

    芙蕾便将魔力一口气提供给拉比,让拉比最大程度上的动用了魔术回路的性能,压缩音波,形成炮弹,将音压的炮弹给接连释放出去,轰向斯莱普尼尔。

    但是,拉比的音压炮弹没有一发能够对斯莱普尼尔造成伤害。

    铠甲形的自动人偶就这么随意的站在那里,任由音压炮弹进行攻击,却没有一发音压炮弹能够在其身上炸开,反而全部都如同打在空气里一样,一一从斯莱普尼尔的身上穿透过去。

    “没用的。”维隆不带丝毫情感的道:“就算你再继续攻击下去,那也伤不到斯莱普尼尔,还是乖乖的将手套交出来吧。”

    “呜”芙蕾咬住嘴唇,明显正在动摇着,却是不但没有如维隆所言的那般交出手套,反而像是为了保护它一样,紧紧的将戴着手套的手握起。

    很明显,芙蕾并不想放弃比赛。

    看着芙蕾这个固执的模样,维隆倒是终于正眼看向芙蕾一般,将目光投至其身上。

    “为什么要那么执着于夜会呢?”

    维隆便将这样的一个问题给问了出来。

    “即使你在这里战胜我好了,后面也还得经历整整98次的激战,而且一次比一次严苛,一次比一次危险,最后甚至得对上〈十三人〉那种等级的存在,哪怕你侥幸混到最后,那也还得过了〈元帅〉那一关才行,以你的实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为什么还不愿意放弃?”

    维隆总算是问出了重点。

    诚然,芙蕾很优秀,在这个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偶使的学院里能够进入前百名,得到夜会的参加资格,足以证明其能力并不弱。

    再加上芙蕾很努力,罗真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也是在树林深处一直锻炼着自己,直到入夜为止才停下来,将来必定是能够顺利毕业,成为一名优秀的人偶使的吧?

    可这就是芙蕾的极限。

    在参加夜会的百人之中,芙蕾毋庸置疑是最弱的一个。

    至少,目前是如此。

    因此,对于芙蕾来说,想在夜会中脱颖而出,经历整整99个夜晚的激烈厮杀,最终战胜其余所有人,成为魔王,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明眼人都知道,芙蕾的夜会其实根本不可能持续太久,即便排名比维隆高,实力却不可能比维隆强,乃是实实在在的垫底。

    如此一来,换做别的学生,就算想稍微拼一把,那也不会执着到看到如此明显的实力差距还继续坚持。

    芙蕾却是直到现在都还不愿意放弃,显然是有什么理由的吧?

    而那个理由,其实,芙蕾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

    “我不能输”

    芙蕾的声音就再一次的即微弱、又倔强的响了起来。

    “如果我输了,那就会失去重要的东西。”

    这就是芙蕾的理由。

    维隆沉默了。

    旋即

    “好吧。”

    维隆就像是耐心全失一样,面色变得冷漠起来。

    “既然你不愿意将手套交出来,那我就直接抢过来好了。”

    话音一落

    “斯莱普尼尔。”

    随着维隆一声令下,斯莱普尼尔不再被动承受攻击,豁然消失在原地。

    “嘭!”

    沉重的闷击声中,斯莱普尼尔在拉比的面前瞬间出现,对着释放着音压炮弹的拉比轰出一拳,将其再次重重的击飞而出。

    只是,这一次,拉比不是滚落在地,而是狠狠的撞在一根石柱上,将其撞得龟裂而起。

    “拉比!”

    芙蕾忍不住叫了一声,却是突然想起刚刚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猛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面前。

    在那里,维隆如芙蕾所想的那般,无声无息的出现。

    “拿来吧。”

    如同宣告一般,维隆直接向着芙蕾伸出手去。

    那只手,在芙蕾的眼中不断放大。

    那只手,明明伸的很慢,可芙蕾却知道,自己根本挡不下它。

    自己的手套将会在下一秒钟被夺走。

    自己的夜会将会在下一瞬间被结束。

    然后

    一切,都将离芙蕾而去。

    “————!”

    芙蕾发出了无声的呐喊。

    就在这一刹那里

    “轰!”

    芙蕾的全身上下,一股可怕的魔力爆发了出来。

    那是宛如实质一般,连肉眼都能够清楚的看见,即浓郁,又浑浊,而且还漆黑无比的魔力。

    “什!?”

    维隆的瞳孔猛然一缩,不仅停下了动作,还与斯莱普尼尔一起瞬间消失,出现在远方,和芙蕾拉开距离。

    “那那是什么!?”

    “好可怕的魔力啊!”

    观众席上,一个个的学生亦是相继的惊呼出声。

    此时此刻里,芙蕾便释放出了令全场为之大惊的魔力。

    那股魔力,已经凌驾于人类所能拥有的等级。

    那股魔力,就像是从人体的深处硬挤出来的一样,深邃又恐怖。

    “呜啊”

    释放出这种等级的魔力的芙蕾就当场跪了下来,全身的皮肤到处都开始出现破裂,渗出血液。

    这些血液便全部都化作魔力,从芙蕾的身上涌出。

    是的。

    这股惊人的魔力来源于血液。

    芙蕾的鲜血被转化为了魔力,从其身上释放了出来。

    那现象那场景

    “那不是跟马格纳斯使用的那个很像吗?”

    “骗人的吧?”

    “难道她也会那种秘术?”

    “可可是她看起来好像很痛苦啊!”

    观众席上的学生便纷纷都骚动了起来。

    连夜会执行部的人都开始聚集在一起,开始做出商量,似乎正在犹豫该不该暂停比赛的样子。

    “吼吼!”

    另一边,撞在石柱上的拉比则接收到了芙蕾身上涌出的魔力,发出狂暴的吼声。

    那吼声里已经没有丝毫的理智,渐渐的被力量和疯狂给取代。

    “啧”

    维隆警惕了起来,一边咋舌,一边调动起魔力。

    面对现在的芙蕾,哪怕是维隆都不得不拿出真正的实力来了。

    就在事态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之时

    “嗤!”

    一道淡淡的破空声隐晦的响起。

    没有人发现这道破空声。

    因而,同样没有人发现,有一道黑影带着火粉,以谁都无法看见的速度,豁然从天而降,掠向下方。

    黑影就这么融入到夜色当中,直接没入跪在地面上,正低声哀鸣着的芙蕾身后。

    “啊”

    芙蕾就像是被突然掐断了意识一样,缓缓的倒了下去。

    “呜”

    正在陷入狂乱似的拉比同样双眼一闭,直挺挺的倒下。

    作用在全场的那股惊人的魔力顿时在芙蕾的身上消失,让一切归于平静。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怔住了。

    维隆定睛看着,沉默不语。

    夜会执行部的人已经派来担架。

    而坐在观众席上的罗真则伸出手,让那道黑影无声无息的掠来,停在胳膊上。

    “罗真”

    夜夜有些不安的出着声。

    “我们走。”

    罗真这样子说着,随即站起了身。

    两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夜会的第一夜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宣布了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