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 再给你们来一发-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94 再给你们来一发

    “罗真!”

    随着大门被用力的打开,夜夜第一个冲了进来。

    “罗真大人!”

    “罗真!”

    “你怎么样了啊!?”

    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迟了一步的跳进来,显得即焦急又焦躁。

    “哇!”

    “呜!”

    而因为迟了所有人一步的关系,落在最后面的夏露跟芙蕾就在门口卡住,甚至撞在一起,当场发出悲鸣,一起摔倒了下去。

    “汪!”

    “汪汪!”

    一只只的狗当即跟着一起冲进来,最后全部都踩在夏露和芙蕾的身上,让这两个少女发出更凄惨的悲鸣了。

    “你在干什么啊?”

    只有西格蒙德飞在半空中,看着倒在地上的夏露,无语的出声。

    整个房间就变得吵杂起来,甚至乱成一团。

    这个时候,夜夜已经是扑到罗真的身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来袭击了吗?狐狸精出现了吗!?”

    夜夜就语无伦次的嚷嚷着,甚至想在罗真的身上摸索,宛如想看看哪里出现问题一样。

    只是

    “你别趁机占便宜!还有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啊!?”

    罗真按住夜夜的脑袋,不顾她的抵抗,将其推了出去。

    这时,日轮也赶了过来。

    “罗真大人!狐狸精在哪里!?”日轮便同样嚷嚷道:“请放心!交给我土门日轮就行了!明媒正娶的小妾姑且不论!勾引别人的狐狸精是绝对不能宽恕的!”

    看来,日轮是被夜夜给带歪了。

    “你别信以为真啊!”罗真就一边抵抗着夜夜的挣扎,一边对着日轮道:“没有狐狸精啦!再说小妾姑且不论又是什么意思啊!?”

    这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即使〈心眼〉大幅蜕变了,罗真发现,自己依旧看不透这些复杂又可怕的少女心。

    问题在于,当真的人还不仅仅只有日轮而已。

    “你这个家伙,在别人为你的事情着急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原来你是躲在房间里会狐狸精吗?”

    “呜这样不好”

    夏露和芙蕾终于是在西格蒙德和狗狗们的帮助下起身,一边揉着后背,一边对罗真投来鄙夷跟谴责的目光。

    “难道这个世界的女人都不爱看清楚状况的吗?”

    罗真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

    最后,还是昴与六连保持着冷静。

    “先让俺打这个让人操心的家伙一拳再说!”

    “等等呗!别那么冲动啊!”

    昴作势就想冲上来给罗真一拳,却是被六连给慌忙架住,正在那里挣扎的样子。

    “你们一点都不冷静!”

    罗真止不住吐槽了。

    “汪!”

    “汪汪!”

    连狗狗们都在不停的叫着,西格蒙德亦是拦着搞不清楚状况的夏露,让整个房间呈现出异常的吵闹。

    本来,罗真还以为,在自己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过去,并将其克服的现在,自己的心境一定已经变得空前的平和,不会再对什么事情产生过激的反应了。

    谁曾想,这一切都是浮云。

    心境的蜕变不代表着情绪的淡化。

    高僧可以摒除七情六欲,圣人可以看破世间至理,武神则可以以武入道,他们都能够领悟〈心眼〉的能力,可却不是都无情无欲。

    因此,罗真非常顺利的被吵烦了。

    “给我安静!”

    罗真便大喊了一声,并猛的击掌。

    “啪————!”

    清脆的击掌声响起的同时,一股咒力的波动亦是如同高音般的回荡而起,以罗真猛击的手掌为中心,如一圈圈的波纹,向着四周扩散。

    房间里的一个个人顿时被这阵高音般的咒力波纹给刮过。

    “呀!”

    “啊!”

    当下,所有人纷纷都捂住耳朵,难受似的叫了起来。

    但是,众人总算是都不再吵闹了。

    “冷静下来了吗?”罗真眯着眼睛的道:“如果没冷静的话,我就再给你们来一发。”

    说完,罗真作势就想再次击掌。

    “等等等!”

    “你别再弄了!”

    “我们冷静下来了!”

    “冷静了!”

    众人顿时纷纷惊慌失措的出声,阻止了罗真。

    “真是的”

    罗真便叹着气,甚至没好气的开口。

    “只不过是魔力出现波动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啊?”

    罗真这样埋汰着众人。

    这倒也没错。

    刚刚,罗真只不过是为了尝试一下自己的〈心眼〉蜕变以后的效果方才释放出魔力,却即没有使用魔术,更没有使用任何的能力,在这个魔术师云集的学院里,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即使释放的魔力的量有些多,却也没有多到哪里去,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当然,罗真也能理解众人的心情。

    “你们真以为我一直躲在房间里是因为出了什么问题,一感觉到魔力在这里出现,立即就以为出了什么事啊?”

    罗真依旧还是那般的没好气。

    “放心,我没那么想不开,更不会迟钝到被人袭击,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罗真就扔出这样的一句句话语,令得众人都面面相觑而起,哑口无言而开。

    显然,这些人的心思都被罗真给说中了。

    这让最不服输的夏露反驳了起来。

    “既然没事那干嘛乱放魔力吗?想吓死人吗?”

    夏露的话让众人相继点头认同。

    而且

    “刚刚那是什么魔术啊?”

    “你又使用了什么奇怪的法门了吗?”

    昴和六连同时做出这样的询问。

    连日轮都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随即出声。

    “你的身上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变化呢?罗真大人?”

    日轮就小心翼翼的进行着这样的询问。

    即使是夜夜都眨着眼睛,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的凝视着罗真,感觉罗真跟以前比起来有些不太一样。

    那估计是因为

    “你们在我的身上感觉不到魔力了吧?”

    罗真便道出这个变化的真相。

    众人这才惊讶的发现,罗真身上的魔力真的消失不见了。

    不,不是消失不见了,只是感觉不到了而已。

    “我已经将我的魔力全部内敛了起来,只要我不释放魔力,别人就很难从我的身上感觉到魔力。”

    罗真便笑了笑,做出这般解释。

    正是因为这样,感觉敏锐的人才会觉得罗真的身上出现了什么变化。

    “将魔力”

    “内敛?”

    众人便再次面面相觑,恐怕是有听没懂吧?

    罗真也懒得再解释什么。

    “你们还是先出去,要不然就坐下吧。”

    罗真只是无所谓似的这么说着。

    “这里可是有重要的客人要来访了哦。”

    话音一落

    “哦?被发现了吗?”

    有些讶异的声音中,一道身影从门外进来了。

    “金伯莉老师?”

    夏露很是意外的叫出对方的名字。

    赫然便是金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