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 个中的复杂理由-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96 个中的复杂理由

    “你们先出去吧。”

    在沉重的氛围弥漫之下,罗真的面色始终都没有变,只是向着在场的其余人这般说了而已。

    见状,众人虽然觉得有些不满,却也知道罗真与金伯莉肯定是想谈非常重要的事情,倒也没有胡搅蛮缠,连同夜夜一起,集体从房间里出去了。

    于是,整个房间就只剩下罗真和金伯莉二人。

    “你先坐下吧,老师。”

    罗真就招呼着金伯莉坐在沙发上,为其倒上一杯茶。

    对此,金伯莉也没有多么的着急,坐在沙发上以后,悠闲的喝了一会茶,紧接着才出声。

    “布朗森是你杀的吧?”

    金伯莉便没有任何前兆的提出这样一个尖锐无比的话题。

    “是我。”

    罗真连丝毫的隐瞒都没有,直接承认了下来。

    “那孤儿院里的所有人,包括警卫、保镖、人偶使以及工作人员等等一共一百二十六条人命呢?”

    金伯莉冷静的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同样是我杀的。”

    罗真再一次直接承认,连丝毫的动摇都没有。

    这一次,金伯莉却是沉默了。

    “怎么?”罗真倒是对此感到新奇了起来,笑着说道:“觉得很惊讶吗?金伯莉老师?”

    这个问题,换来的是金伯莉的一声叹息。

    “能不惊讶吗?”金伯莉就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般道:“姑且不论布朗森这位曾经离魔王最近的魔术师所带来的威胁,就说我们在现场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整个孤儿院的领地全是被魔术的火焰所烧尽,而据我所知,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全世界都仅有一个,那人貌似很不得了,被称为〈烧却的魔王〉的样子。”

    如此一来,得知学院里有一名学生做到和三届以前的魔王同等以及同样的事情,谁会不感到惊讶?

    再加上布朗森这个曾经离魔王最近的人物死在罗真的手中,孤儿院内为数不少的人偶使亦是跟着一起被罗真给杀掉,罗真竟是凭借一己之力就铲除了〈神之工房〉这个势力,这已经不是惊讶不惊讶可以形容的了。

    “更别说,根据目击报告,当时的孤儿院上空还出现了一条可怕的龙,那条龙还往领地里喷出寒冰的吐息,而我们同样在现场的周围发现有冰冻的现象,证明此言不虚,你又曾经为了向马格纳斯挑战而派出来头不明的巨鹰型生物,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在表明,你隐藏了很多东西啊,罗雷莱。”

    金伯莉便若有深意的说出这番话语。

    “我有没有隐藏什么东西,这应该不是〈魔术师协会〉能够干涉的吧?”

    罗真就耸了耸肩,进行了如此表示。

    “可是,你所作出的事情就有足够的理由让我们干涉了吧?”

    金伯莉不慌不忙的指出这一点。

    而这一点,罗真是无法反驳的。

    毕竟

    “对领地的违法侵入,对设施的故意损坏,对工房研究成果的擅自盗窃,外加纵火和杀人,一共上百条的人命在你的手中成为命案,你觉得我们不应该追究吗?”

    金伯莉看向罗真的目光开始变得锐利而起。

    其身上,一股即不祥又危险的气息散发了出来。

    眼前之人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而是〈魔术师协会〉中〈灰十字〉实战部队的魔术师。

    他们在世界各地取缔着魔术犯罪跟禁忌事件,维护着魔术界的秩序跟和平,虽不会对国家政权进行干涉,可若是与魔术跟禁忌相关的事件,他们都有权介入其中。

    所以,从金伯莉的角度来看,罗真毋庸置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歹徒,需要逮捕回梵蒂冈进行审判的恶人。

    只是

    “如果〈魔术师协会〉想这么做的话,那早就应该做了。”

    罗真连一丝一毫的慌张都没有,反而耐人寻味似的对着金伯莉开口。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我的金伯莉老师?”

    罗真就这样旁敲侧击着。

    金伯莉也没有多做隐瞒,直截了当的对着罗真进行了告之。

    “是学院长。”

    金伯莉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学院长以自己的名义作为担保,从〈魔术师协会〉的手中袒护下了你。”

    闻言,罗真的眉头倒是微微挑了起来了。

    “看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啊。”金伯莉宛如确认了什么一样,道:“我还以为是你跟那个老狐狸进行了什么交易,让他出手护下你呢。”

    那种事情,罗真当然没有做。

    虽说,罗真知道,自己将〈神之工房〉的所有人都给屠杀干净,无论是从伦理上还是从道理上甚至是社会的法律法规上都是过不去的,但罗真可从来没想向那位学院长求助。

    当然,罗真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

    若是〈魔术师协会〉真的追究上门,那罗真同样有办法让他们无功而返。

    只是,没想到那位学院长居然亲自出手,从〈魔术师协会〉的手中庇护了自己。

    “这个学院的学院长居然有这种权利?”

    罗真就对此产生怀疑。

    要知道,想做到这种事情,那就跟想在警察的面前袒护一名犯人,不让警察进行逮捕,还得让警察妥协,撤销对该名犯人的通缉和罪名一样,这基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可是

    “这就是所谓的政治,即使知道有很多事情都是有明文规定的,依旧能够从中钻空子,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金伯莉如同在嘲笑着这个现象一样的说着。

    “再怎么说,这里都是学院,而学院又是自治区,你所杀的人又都是一些罪不可赦的人物,连破坏的设施都是触及禁忌的违法机构,既然如此,以那个老狐狸的手段,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加上现在的地位和权利,护住你一个学生,轻而易举。”

    这就是〈魔术师协会〉的人没有找上门来的原因。

    然而

    “恐怕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已吧?”

    罗真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突然笑了。

    这样的一句话就从罗真的口中传出。

    “我想,你们之所以没有为难我,更大的原因是我是这次夜会的参加者,并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获胜。”

    罗真便看向了金伯莉。

    “这次的夜会非常的特殊,对于〈魔术师协会〉而言同样至关重要,因此,你们根本不想擅自动有可能在这次夜会上取胜的人,我说的对吗?”

    罗真的这番话语,令得金伯莉的表情终于是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