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 别被他人利用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97 别被他人利用了

    “砰”

    寂静的房间中,茶杯被搁在桌子上的声音清晰的响动而起。

    金伯莉便将自己一直端在手中的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凝视着罗真的眼神透露出来的是比刚刚还锐利的光芒。

    迎着金伯莉的锐利视线,罗真却反而一点都不着急,缓缓的喝着手中的茶,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金伯莉就看着这样的罗真,一会以后才再次叹息。

    “你知道什么?”

    金伯莉做出这样的提问。

    不,应该说是质问才对。

    从金伯莉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来,比起〈神之工房〉的事情,这件事情无疑更加的重要,并且还是重要得多。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七七之夜,六种萌芽之时,人将为神之代理,其如无瑕之玉,权威首先颠覆,收纳异邦之人,尔后解支配之桎梏,京城满净化之歌,遂星雨洒落,为天地开辟之预兆,童子到来,君临天之御座,视其人,身侧即为————〈神性机巧(ahe dll)〉。”

    罗真将这样一段曾经从花柳斋硝子的口中所听见的诗歌给咏唱出来,并旁若无人般的撇起了嘴。

    “既然是与「神」扯上关系的东西,那〈魔术师协会〉当然不能无视吧?”

    谁让〈魔术师协会〉其实就是曾经的教会,其指导者在梵蒂冈的威信能影响的范围内对王侯将相都有着很大的权威,即使是在现代,虽然没有中世纪时那么有影响力,即无法阻止世界大战,亦在帝国主义蔓延的现状显得很无力,却依旧负责管理所有的神迹跟奇迹呢?

    既然如此,面对「神」的出现,这个协会自然无法做到完全无视。

    而无法做到完全无视的话,自然就不能对罗真随便出手了。

    原因很简单。

    “虽然这段诗词想表达的内容非常的不明确,时间顺序更是不清不楚,字里行间也全部都是不知所云的比喻,但有一部分的内容还是不难解读的吧?”

    罗真就做出这样的发言。

    “例如「七七之夜」这句话,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指「七七四十九」的意思,再加上后面的「夜」字,指的应该就是第四十九届的夜会。”

    而第四十九届的夜会,正是这一届的夜会。

    “这样一来,后面的「天之御座」就是指「在夜会中取胜,并登上至高的宝座」的意思,亦即成为魔王。”

    罗真似笑非笑着出声。

    “既然如此,那「视其人,身侧即为神性机巧」这句话的意思,恐怕就是指「魔王的身侧会有神性机巧诞生」的意思吧?”

    也就是说

    “这段诗词不是什么密文或者是咒文,而是一段预言。”

    罗真直视向金伯莉。

    “有人预言了这一届的夜会将会出现名为〈神性机巧〉的存在诞生,并且这一届的夜会的魔王将会获得它,所以这一届的夜会才会那么特殊。”

    那么,到底是谁做出这样的预言呢?

    “————〈时之翁〉。”

    罗真道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协会的教父,魔术界的领主,君临于所有魔术师之上的绝对的权力者,管理着整个魔术世界的秩序的人物,就是他做出的预言吧?”

    预言本来就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存在。

    像日轮所在的伊邪纳岐流,同样掌握有占卜之术,可以占灾卜难,逢凶化吉,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魔术秘仪。

    而〈魔术师协会〉既然是教会,那在这些圣职者之中,信奉神的天启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教父〈时之翁〉就被称为当代最强的天启者,能够施展预见之术,预测未来,其真实性堪称百分之百,被誉为绝对会实现的奇迹。

    正是因为教父做出这样的预见,并且还流传了出去,这一届的夜会才会变得无比特殊,让花柳斋硝子都为了它亲自出动,各种各样的人物亦是聚集而来,让这一届的夜会的参加者的素质远比前面的夜会更加的高。

    金伯莉会在这所学院里任职教授,恐怕也是因为〈魔术师协会〉将其派来潜入,监视这一届的夜会的进行吧?

    而〈魔术师协会〉之所以选择不为难罗真,理由亦在此。

    “万一我就是能够登上魔王之位的人,被称为〈神性机巧〉的存在将会在我的身边诞生,那〈魔术师协会〉不想因为一群十恶不赦的罪人来为难我,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罗真就毫不客气的指出这一点。

    “学院长之所以会保下我,恐怕原因也在这里吧?”

    从赋予罗真〈芬布尔之冬〉这样的登录代号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位学院长对罗真是非常的关注且重视的。

    恐怕,那位学院长就是将罗真视为夺得此届夜会的优胜的热门人选,认为〈神性机巧〉有很多的可能会在罗真的手中诞生,因而才想庇护他的吧?

    “归根究底,一切都是为了利益,难道不是吗?”

    罗真讽刺般的出声。

    金伯莉没有再开口。

    良久以后,这位冷淡的女教授才漠然的说了一句。

    “作为你的指导老师,我就奉劝你一句吧,罗雷莱。”金伯莉看向罗真,道:“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是吗?”罗真不以为然的笑道:“那老师准备怎么办呢?”

    “不怎么办。”金伯莉叹着气的道:“就像你所说的,我们目前还不会为难你,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

    “愿闻其详。”罗真这样子回应。

    “我们不是你的敌人。”金伯莉很是直接的道:“你要记住,协会是非常卑劣的旁观主义者,我们的主张从来不是干涉,而是维护跟守护。”

    “哦?”罗真饶有兴致般的道:“换言之,协会并不想要〈神性机巧〉吗?”

    “当然。”金伯莉没有任何犹豫的道:“我们的任务至始至终都是旁观,所以,我们会在最远的距离看着〈神性机巧〉的诞生,再在最合适的位置上观察它会对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这就是〈魔术师协会〉的主旨,只做该做的事情,其余不该做的事情,一律不做,即使那再可怕,再恐怖,再难无视,那都一样。

    若不是〈神之工房〉触及禁忌,罗真又与它们有着直接关系,那么,就算罗真杀死上百条人命,亦跟〈魔术师协会〉无关。

    因此

    “你要清楚真正的敌人,别被他人利用了,小家伙。”

    留下这样的话,金伯莉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罗真没有挽留,只是目送着金伯莉的离去。

    然后

    “就算不想被利用,擅于利用他人的家伙依旧会盯上来啊。”

    罗真这般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