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我还是想感谢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699 我还是想感谢你

    眼看着芙蕾从树后带着自己的狗群扭扭捏捏的出来,罗真首先做的不是和对方打招呼,而是伸出手,拽住了旁边的夜夜。

    “请问你拽着夜夜做什么呢?罗真?”

    “不拽住你的话你打算做什么呢?夜夜?”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把跟踪罗真的痴女给解决掉啊!用夜夜的这颗拳头!”

    “我就知道!所以才会拽住你!还有你才是痴女!给我住手!”

    “为什么!?”

    “不为什么!”

    罗真就与夜夜吵了起来,闹得是不可开交。

    这让芙蕾都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而起,身边的狗群更是一副茫然无比的模样。

    直到一会以后,罗真才终于是将夜夜给制服。

    “呜呜呜居然帮狐狸精”

    夜夜便躲到一旁的树下开始了缀泣。

    “唉”

    罗真则是松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才向芙蕾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芙蕾,虽然这几天你一直都偷偷的跟着我,但这好像也是这几天以来我们第一次见面?”

    罗真就有气无力似的对着芙蕾说出这番话语。

    对此,芙蕾虽然有些困惑,却还是鼓起勇气,带着自己身边的狗群,一起来到罗真的面前。

    看着乖巧的跟在芙蕾身后的一众犬只,罗真亦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些天以来,凭借着麾下数只的加姆,芙蕾依旧在夜会上混得风生水起,一路战胜好几名排名比自己高的学生,而且还是压倒性的胜利。

    就在昨天晚上的夜会里,芙蕾已经战胜了第88名。

    亦即,芙蕾已经战胜了十一名排名比自己高的人偶使,仅有维隆依旧还是只能不去触对方的霉头,让对方在一旁冷眼旁观。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英勇的战绩。

    相信,只要维隆不对芙蕾出手,那么,凭借着加姆的狗群,芙蕾一定能够持续过关斩将,一路闯进50名前的战场吧?

    就是不知道,芙蕾的脚步什么时候才会被止住就是了。

    罗真就抱着这样的念头,看向芙蕾。

    “你不用回去准备夜会吗?”

    罗真便不由自主的放缓语气,向着芙蕾搭话。

    这不是罗真怜香惜玉。

    面对芙蕾,罗真总是会下意识的让自己的态度温和一点。

    这不单单是因为芙蕾有着一个怕生的性格,更是因为芙蕾的遭遇让罗真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因而下意识的才做出这番举动吧?

    可这就是导致某位人偶少女不停黑化的原因所在。

    “明明对夜夜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这么温柔!”

    一旁的树底下就传来这样缀泣中携带着咬牙切齿似的声音。

    罗真将其无视,只是看着芙蕾,等待着芙蕾的回应。

    “夜会,已经准备好了”芙蕾就低着头,声音更是低微无比,这样子道:“拉比们的喂食已经完成,身体状况也很好”

    也就是一切准备就绪的意思吧?

    “那你差不多该过去了吧?”

    罗真就看了一眼天色。

    因为罗真是上完课以后才到这里来尽情奔跑的关系,现在已经差不多是黄昏时分,再过不久,夜会就会开始。

    “虽说按照你的战绩,今晚第87名应该同样赢不了你,不过〈倒数第一〉也不知道会坐视你的胜利到什么时候,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罗真便难得的多嘴了几句。

    “我我知道”

    芙蕾的俏脸则微微有些红润,貌似对罗真在关心自己的这件事感到很开心的样子。

    这让某位躲在树下哭的人偶少女散发出更慑人的黑气。

    理所当然,这种事情,依旧还是只有被无视的份。

    只是,让这位人偶少女更加无法接受的是,在这样的对话结束以后,罗真和芙蕾就彼此沉默了下来,有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样,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却又变得有些暧昧。

    直到不久以后

    “我我是来跟你道谢的。”

    芙蕾弱弱的做出这样的发言,让罗真先是一怔,随即感到莞尔。

    “记得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吧?”

    罗真就有些调侃似的这么说着。

    “上上次你救了我们,这次又救了我重要的家人,还帮我和洛基脱离父亲大人的掌控,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芙蕾有些拼命的做着这样的表示,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不善言行的少女的确很感激罗真,不然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只是

    “我必须告诉你,芙蕾。”

    罗真沉默了半响,随即叹了一口气,这般出声。

    “我帮你,并不是因为发自内心的觉得你需要帮助,我并不是那么热心的人。”

    这件事情,罗真必须讲清楚。

    “对付布朗森,对付〈神之工房〉的这件事,与其说是因为你,不如说是因为我的私心。”

    罗真就说着这样的话。

    以豁达、漠然以及接受一切的语气,如此说了一句。

    “其实,我跟你是一样的。”

    这句话,传入芙蕾的耳中,先是令得芙蕾为之一怔,紧接着芙蕾就宛如理解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

    “你也是?”

    芙蕾便极为惊讶的看着罗真。

    其中的含义是什么,相信,明智的人都清楚。

    若是换做过去,罗真肯定不会坦然告诉别人这件事。

    但现在,罗真已经能够神色如常的将其说出来了。

    “没错,我也是。”

    罗真就迎着芙蕾的视线,这么说着。

    “所以,我帮你,只是因为我自己跟你一样。”

    说难听,这即是同情,更是罗真的一种自私的宣泄跟行动。

    罗真就是想表达这一点而已。

    然而,这反倒让芙蕾看向罗真的眼神变得多上一分惺惺相惜,更多上一分别样的感情。

    旋即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感谢你。”

    芙蕾顿时笑了。

    有如含羞绽放的花朵一样,露出有史以来第一个腼腆、恬静的微笑。

    “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家人”

    说着,芙蕾踮起了脚尖。

    “啾”

    随着一个异样的声音,芙蕾柔嫩的嘴唇在罗真的脸上印下一个淡淡的痕迹。

    是的。

    这正是亲吻。

    “!?”

    罗真惊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尖叫声更是在一旁的树底下响彻了起来。

    “我我先走了!”

    芙蕾的俏脸则彻底的红了,一个转身,趴在拉比的身上,在狗狗们的叫声中,一路向前跑去,消失在树林里。

    罗真就目送着芙蕾的离去,一只手下意识的按在脸上,心中则只剩下一个想法。

    “这下完蛋了”

    罗真就铁青着脸的缓缓转过身。

    只见,在其身后,浑身如同狂暴的野兽似的散发出杀气和凶气的夜夜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夜夜?你冷静一点好吗?冷静一点!”

    “夜夜要将这张被玷污的脸给撕烂啊啊啊啊啊!”

    “住手啊啊啊啊啊!”

    树林里,少年与少女同时崩溃的叫声就在响彻着。

    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