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 蠢蠢欲动的恶意-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02 蠢蠢欲动的恶意

    在中央大讲堂的三楼,有着一套非常豪华的房间。

    那是一间用来作为大型的会议室都一点也不浪费的仪堂。

    仪堂的地板上铺着深红色的地毯,墙上则是挂着酒红色的布帘,维多利亚风格的大型圆桌坐落在中央,座位却不多,仅有寥寥无几的数个而已。

    可是,这几个位置却是只有在这所学院里可以称得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才能够坐上去。

    并且,这几个人在这里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将导致学院的现状出现改变。

    这里就是夜会执行部的所在。

    他们能够决定学生的排名,负责夜会的一切事务跟管理,还有权为了夜会的顺利进行使用学院的所有物资跟力量,堪称是这个学院里权利最大的一个部门。

    而这个部门则由三个部分组成。

    一个是学生代表。

    一个是教授代表。

    还有一个则是学院长。

    由这三方进行在这里进行讨论,并且决定出来的事情,都将在学院里得到确实的实施,无人能够改变。

    由此可见,夜会执行部在学院里的权利有多大。

    毕竟是连学院长都仅仅代表其中一方而已,权利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为了避免所有的决议都过于偏重大人的意见,夜会执行部的部长就由学生代表来进行担任。

    更加理所当然的是,既然能够成为夜会执行部的部长,这个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塞德里克格兰维尔。

    他是英国名门格兰维尔家的继承人,家族势力丝毫不逊色于金斯福特家,本人更是名列十三人之一,排名第10名,乃是和曾经的菲利克斯不相上下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风云人物,其卖相也不可能太差。

    虽然塞德里克是一个身材矮小,宛如少女一样纤细的少年,但他却拥有着比菲利克斯更加优秀的贵族修养,长相更是堪称俊美,与菲利克斯相比都是不遑多让,因而在学院里同样有着很高的人气,被许多的女生乃至男生都在暗中仰慕着。

    现在,这个少年就坐在夜会执行部仪堂的沙发上,优雅的翘着腿,喝着红茶,看起来非常的享受,一眼就能够看得出心情非常的好。

    而在塞德里克的身边,一名男子正如随从般的侍奉在其左右。

    那是一个拥有着一头近似银色的金发,身上穿着样式高尚的绅士服,不过并没有套上外套,而是直接穿着一件西装背心,脸上亦戴着一副有色眼镜,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即高挑,又消瘦的男子。

    男子就恭敬的站在塞德里克的身边,手中则是拿着茶壶,一副执事一般的打扮和姿态。

    在塞德里克喝光手中茶杯的茶时,男子就会立即上前,为其冲上一杯热腾腾的红茶,无论是动作还是姿态都跟执事一般无二,而且完美得不可挑剔。

    塞德里克就非常享受男子的服侍,甚至心情愉快到热情的向其搭话。

    “你觉得芬布尔之冬接下来会怎么行动呢?辛?”

    夜会执行部的部长就这么极为突兀的提及了罗真。

    而名为辛的男子则一点都觉得意外,只是恭敬的出声。

    “属下见识浅薄,不过听说那一位似乎是一个非常怜香惜玉的人物,为了多重的轰鸣甚至将整个神之工房都给屠杀一空,可想而知,一旦对方知道少爷不识好歹的恶劣行为,那肯定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吧?”

    被唤为辛的男子就一边语气恭敬,一边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语来。

    “ok,辛,虽然你说的跟我想的一样,但待会我会给你愉快的惩罚,让你好好享受享受的。”

    塞德里克就悠闲的说着这样的话,却一点都不否认对方口中的所谓不识好歹的恶劣行为这件事。

    没办法。

    “恕在下直言。”辛就看着被自己称为少爷的人物,这般道:“像这样挑衅芬布尔之冬是不是太过于冒险了呢?”

    “怎么了啊?辛?”塞德里克顿时有些意外又有些揶揄似的道:“难道你害怕了吗?”

    闻言,辛却是面不改色。

    “格兰维尔家的执事是非常优秀的,要是非要挑点什么毛病的话,就是稍微有点胆小。”

    辛就一点都不像是胆小一样,非常随意的说着这样的话。

    “罗雷莱阿涅真毕竟是学院长所重视的人物,并且还能与元帅不分轩辕,连神之工房都能被对方单独一人连根拔起,证明对方的实力还有着许多不明的部分,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挑衅对方,即使知道少爷就是这样腐朽又糟糕的一个人,属下还是觉得有点不妥。”

    辛竟是说出这样的话来。

    “ok,辛,我待会就拿烧烫的红茶来浇你的眼球。”塞德里克施施然的这么说道:“但你的忧虑我也能懂,在对方的手段还没有全部暴露的这个时候随便去挑衅,的确有些太冒险了。”

    可是

    “这样才有趣不是吗?”塞德里克即欢快又开心的对着辛笑道:“还是,你真的怕了呢?”

    听到这句话,辛优雅的笑了起来。

    “只要是少爷的吩咐,那么,我随时都可以去拿下芬布尔之冬的项上人头。”

    名为辛的执事有如理所当然般的说着这样的话语。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打算做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样。

    “可惜,现在还不是你出场的时候。”塞德里克玩味似的道:“比起你,我有更好的人选用来对付芬布尔之冬呢。”

    这个人选是什么,辛貌似有点预感到的样子。

    “原来如此。”辛便无奈的道:“您还真是连骨头都腐朽到发臭了呢,少爷。”

    “感谢你的夸奖,辛。”塞德里克笑吟吟的道:“你的惩罚就留到我看完这出好戏再说吧。”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辛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塞德里克才站起身。

    其身上,一阵玫瑰花突然飞舞了起来,将其笼罩在了内里。

    没过多久,塞德里克的身影就被一名少女给取代了。

    被一名银发的美丽少女所取代。

    “那么,让在我的手掌心上跳舞的龙出马吧,辛。”

    爱丽丝伯恩斯坦以开心、愉快的声音这般宣言。

    “是,大小姐。”

    辛毫不犹豫的领命了。

    一会以后,仪堂的大门打开。

    门外,一个帽子上停着一头小龙的金发少女走了进来,脸上挂满着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