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 意料之外的敌人-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04 意料之外的敌人

    以前就说过,在夜会举办期间,上位者拥有着自行降格的权限。

    那是提供给上位者的特权之一,目的在于提供给上位者提前上场的权利。

    夜会是顺次混战形式,无论胜负如何,在隔天的夜里都会有一名参赛者出场,可这名参赛者必须是被轮到才能出场。

    亦即,若是还没有轮到自己出场的话,那是不能提前出场的。

    除非自主降格,将自己的排名降到可以出场的名次。

    如此一来,上位者才能提前上场,加入到夜会的混战当中。

    当然,一般来说,上位者是很少会选择自主降格的。

    越晚上场,那就越是能够隐藏自己的手段,例如战术、魔力、魔术等等,再加上不需要经历前面的混战,可以保存实力,无论怎么看都没有提前上场的理由。

    但是,夜会还是给予了上位者这样的特权。

    至于该怎么利用这个特权,那就看当事人有着什么样的考虑了。

    这一天,罗真就向夜会执行部提出申请,将自己降格到第86名。

    在夜会上降格的条件有两个。

    一:必须是比自己打算降格的排名更高的上位者才能进行。

    二:只能降格到尚未出场的名次。

    总结起来就是,想进行降格的话,首先必须得拥有着比当前上场的所有选手都高的排名,并且只能降格到尚未出场的名次。

    而昨晚第87名已经上场,罗真自然得降格到第86名。

    可是,就在罗真提出降格的申请的时候,夜会执行部竟是给出了一个极其意外的回应。

    “已经有另外的上位者自主降格到第86名。”

    是的。

    已经有另外的上位者自主降格到第86名。

    就在罗真之前。

    这让罗真着实意外了一回,紧接着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

    “怎么会这样呢?”

    连夜夜都非常的惊讶,完全没有想到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反倒是罗真,稍微想想就明白了。

    “那边大概已经预料到这边会采取的行动了吧?”

    换言之,罗真打算以自主降格的方式来逼出爱丽丝的做法,已经被爱丽丝给猜到。

    这也不是很难猜的事情。

    只要找不到爱丽丝,又着急着想找出她,那么,无论是谁都会盯上夜会,企图在夜会上揪住她。

    爱丽丝便早一步的算到这里,并安排了谁进行自主降格,拦下罗真的行动。

    “这个〈加速妖精〉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能够抢先罗真一步行动,即使有己暗敌明的优势,那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办得到的。

    更别说,有上位者听命于她,或者与其同流合污,这一点也能看得出爱丽丝并不单单只有高强的实力,还有懂得利用他人、使用外力的心机。

    这证明了爱丽丝除了有预料之外的实力,还有预料之外的聪明头脑。

    如果说,芙蕾那边是对方对自身的实力的展现,那这次就是对方对自身的智慧的展现了。

    “打算在实力和头脑上都对我进行挑衅吗?”

    罗真必须承认,自己被引起了兴致。

    “虽然不知道这个申请自主降格的人是谁,但既然是对方安排来拦我的,应该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吧?”

    这样的人物为何会服从爱丽丝的安排,又到底是谁,双方还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这些情报目前尚且不明。

    只是

    “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准备了什么。”

    罗真就抱着这样的念头,再次向夜会执行部申请了自主降格。

    “我要降到第85名。”

    如此一来,即使今晚还不到自己出场的时候,明晚就能揭晓所有的谜底了。

    就这样,罗真顺利的降到了第85名,将好不容易获得的第2名让了出来。

    而那天晚上,自主降格到第86名的上位者并没有出场,导致第87名也没有出场,甚至连芙蕾跟维隆都没有出场,让夜会难得的出场无人出场的状况,相当的冷清。

    这个结果,罗真早已猜到。

    所以,罗真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这对芙蕾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若是第86名出场了,那排名在其之下的参赛者就全部都有一个小时的待机义务,不完成的话,连参赛资格都会被剥夺。

    可芙蕾现在还不是能够出场的状态,即便有医务室的病历单的话就能允许不出场,但一旦芙蕾醒来,或许就有些难办了。

    现在,在第86名不出场,第87名又不出场,作为当晚排名最高的人,芙蕾就能够不出场了。

    维隆大概也是猜到了这个发展,因此才会跟着不出场,让夜会呈现一片冷清吧?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就看明晚如何了。”

    罗真就决定在明晚出场,这样一来,不管是第86名还是第87名都得跟着出场才行。

    可惜,罗真失算了。

    不是因为在头脑上输给对方,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被爱丽丝派来的上位者,居然会是这个人而已。

    第二天,夜会交战场。

    “第85名——〈芬布尔之冬〉——登上舞台!”

    当夜会执行部的女学生以歌姬般优美的嗓音做出这样的宣布时,全场不由得为之震撼了。

    “〈芬布尔之冬〉!?”

    “那不是第2名吗!?”

    “他他降格到第85名了!?”

    “不会吧!?”

    前来观战的学生们便纷纷都喧哗出声,让整个夜会的交战场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罗真就带着夜夜,沐浴在这样的骚动之中,缓缓的登上舞台。

    其身上,自然没有穿戴学院的礼服,而是依旧装备着金乌的大衣。

    夜会并没有规定参赛者必须身穿礼服,必须身穿礼服的状况只有第一天的开幕式而已。

    罗真就以最佳的状态,旁若无人的登上舞台。

    没过多久

    “第86名——〈君临之暴虐〉——登上舞台!”

    这个声音有如钟声一般,响彻了整个夜会的交战场。

    “什!?”

    罗真大吃一惊。

    “骗人”

    夜夜亦是睁大了眼睛。

    理所当然,观众席上,所有的学生都再次骚动而起,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直到

    “呼————!”

    一个庞大的黑影突然从天际的一边呼啸着飞来,抵达了夜会的交战场。

    人们齐齐的抬起头,看向上空。

    在那里,黑影展现出了全貌。

    狰狞的外表。

    钢铁色的鳞片。

    爪、牙、尾样样俱全。

    赫然,便是一头钢铁的巨龙。

    而在巨龙的头上,那名少女迎风而立着。

    眼神,出奇的冰冷。

    “夏露”

    正是夏洛特·比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