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 别怪我不客气了(一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06 别怪我不客气了(一更求月票)

    “骗人!”

    眼看着夜夜竟是凭借着自己的拳头将西格蒙德的炮击给全部弹开,夏露终于是无法保持之前的冷漠跟寡言,一如以前那般,露出真实的震惊之色。

    “居然弹开了!?”

    “把那个比劳家的〈魔剑〉给弹开了!?”

    “骗人的吧!?”

    连那些围观的群众都纷纷惊愕着出声了,甚至有不少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显然,只要是知道〈魔剑〉的威名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

    要知道,比劳家的〈魔剑〉可是介入宇宙真理的秘法,不管对方的硬度如何,只要是有形的东西都能全部消灭,没有半点幸免。

    对付这个魔术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别被打中。

    只要别被打中,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现在,罗真竟是让自己的自动人偶将〈魔剑〉的炮击都给打飞,这如何能让人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难难道夜夜的魔术也是某种宇宙真理级别的!?”

    夏露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这不能说是错的。

    虽然罗真不知道〈金刚力〉究竟是不是宇宙真理级别的魔术,但它的力量的确足以干涉到物理法则。

    即使面对的是能够消灭一切物质的攻击,只要罗真凭借〈心眼〉的力量勘破微观世界的每一个单体,利用夜夜的〈金刚力〉进行排列、调动,彻底阻隔魔活性,让所有的魔术效果都对夜夜起不了作用,那就有办法挡住〈魔剑〉的攻击。

    毕竟

    “就算是大名鼎鼎的〈魔剑〉同样只是一种魔术而已。”

    罗真抬起头,注视着在天空中飞翔的钢铁之龙,再看着站在其头上的少女,声音非常清晰的传开。

    “停手吧,你是赢不了我的。”

    罗真就做出这样的宣言。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吧?

    诚然,夏露的确很强,即使是在〈十三人〉中都能排到第6名,就算没有继承比劳家世世代代传承的〈精灵术〉秘法,凭借着〈魔剑〉的犀利,想必,就是马格纳斯都不敢跟夏露正面交锋,只能凭借压倒性的实力来战胜夏露而已。

    据罗真估计,夏露的实力应该相当于当年面对赤羽天全时候的自己,在赤羽天全不使出〈红翼阵〉的状况下,应该足以匹敌其两、三具的人偶。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是不可能成为罗真的对手的。

    就算是只使用夜夜,在马格纳斯不使用〈红翼阵〉的时候,罗真都能碾压其三具人偶,逼其使出第四具人偶。

    而那个时候,罗真的〈心眼〉还没有进行这次前所未有的大蜕变。

    如果是现在的话,同样只使用夜夜,罗真都有信心,在马格纳斯使用〈红翼阵〉的状况下,照样碾压其三具人偶,逼其使出第四具。

    而若是罗真拿出全力,那根本就不用比。

    连曾经离魔王之位最近的布朗森都被罗真以近乎折磨的方式给欺压到死,那又何况是仅有第6名的夏露呢?

    所以,即便只使用夜夜,夏露都不是罗真的对手。

    用罗真的等级来划分的话,夏露现在就是上级使魔的水平。

    可那种等级的使魔,罗真现在随手都能召唤一只,真出全力,即便不使用两张王牌,同样能召唤出一整个军团的数量。

    这样一来,夏露又如何有办法战胜罗真呢?

    “就算你的个性再不服输,那也不至于连现实都无法认清吧?”

    罗真注视着夏露,如此说着。

    “现在收手的话,我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即是警告,亦是劝告。

    可惜

    “光束炮!”

    夏露咬了咬嘴唇,竟是完全不管不顾,大声的向着西格蒙德下令。

    “铮!”

    西格蒙德立即汇聚大量的魔力在口中,形成澎湃的灭元素,绽放出光辉。

    “果然不行吗?”

    罗真如同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一样,心中略显无奈。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罗真便将手伸向了夜夜,释放出魔力。

    魔力依旧不大,只有非常微弱的一股而已,可在其被释放而出的瞬间里立即化作一道优美的流光,划过空间的同时,将大气中的魔力都给吸引了过来,形成一道接着一道的流光,纷纷注入到夜夜的体内。

    夜夜的全身顿时充满着爆炸性的魔力,却非常流畅且温顺的在体内流动,令得〈金刚力〉的魔术回路都如同亢奋起来一般,不住的运作着。

    这一刻里,夜夜的性能被运作到了极限。

    这是夜夜真正的全部威能,身为自动人偶的全部力量。

    世界最高级的自动人偶就发挥出了名副其实最强的实力。

    若是只论自动人偶的性能,那么,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这更高的存在了。

    “嗤————!”

    夜夜便彻底的化作一道绽放的月光,一边突破音障,一边窜上天际。

    “放!”

    夏露亦是丝毫犹豫都没有的让西格蒙德进行攻击。

    “嗡————!”

    空气的震颤声中,西格蒙德释放出了口中的光辉,形成一道光束,从天而降,暴射向了那道冲天而起的月光。

    “咚————!”

    从天而降的金光与冲天而起的月光顿时碰撞在了一块,有如陨石撞地球一般,先是激起刺眼的光晕,紧接着掀起可怕的劲风,如冲击波一样,一圈接着一圈的在半空中迸现,扩展向四面八方。

    刺眼的光晕就照亮了整个夜空,令得在场所有的观众发出尖叫,纷纷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可怕的冲击波则是扩展向了周围,让夜会交战场的一根根石柱都为之破碎。

    整个夜会的交战场一下子如同有一颗太阳落在这里一样,变得即刺眼,又震撼人心。

    那些没有前来观看夜会的学生和教授就在学院的各个角落里相继的看了过来,眼中、脸上满是惊讶。

    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看到金光与月光的碰撞结果。

    其实,结果已经是注定了。

    在〈金刚力〉对魔活性的彻底隔绝下,即便是宇宙真理级的秘法都伤害不了夜夜。

    夜夜所化的月光便一路扶摇直上,突破音障,突破光芒,更突破了灭元素的洪流,径直的窜向上空。

    没过多久,夜夜抵达了西格蒙德的头顶上方。

    “西格”

    夏露及时反应了过来,刚想做些什么,夜夜携带万钧之力的下旋踢便如闪光一样,重重的落在西格蒙德的后背上。

    “嘭————!”

    闷击声,响彻天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