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 参观一下如何?(二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12 参观一下如何?(二更求月票)

    “呼————!”

    红色的热浪就这么在通道里吹袭而起,吹飞了悬浮在半空中的火球,更吹飞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夏露和安里,让两个少女在痛呼中摔倒在地。

    热浪唯一没有吹到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释放出这股热风,引起盛大的爆炸的那道火红色的身影。

    漆黑的礼服,不祥的头纱,身材娇小,全身却散发出异样的魔力,头纱上还有着一个「火」字的少女。

    除了战队的火垂以外,还能是谁呢?

    火垂就这么伸出一只手,释放着可怕的热风,让热风形成红色的热浪,将其视作敌人的存在给吞没。

    只是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见面,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这样的一个声音就从热浪之中毫不在乎似的传出,里面夹杂着些许似笑非笑的情绪。

    “!?”

    火垂头纱下的面容似乎为之一变,宛如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换来的结果居然是这样。

    但是,火垂的反应亦是一点都不慢,当即便想抽身而退。

    可惜,这个少女还是慢了一步。

    “嘭!”

    由纯粹的念力所形成的无形炮弹便如实质般的铁槌一般,重重的在火垂的身上炸开。

    “唔!”

    火垂闷哼了一声,整个人都被炸飞了出去,摔落在地面上,滚动了好几圈以后才勉强稳住身形,翻身而起,却是捂着胸口,似乎承受了不小的冲击。

    直到这时,前方的热浪才渐渐的消散,让一件散发出璀璨的火粉的大衣在其中猎猎作响的出现。

    罗真就身穿着这件大衣,毫无损伤的位于消散的热风中心,目光不是投向火垂,而是投向火垂身后的通道。

    在那里,一道身影缓缓的走来。

    其手中,提着一盏油灯。

    其身上,披着一件礼服。

    其脸上,戴着一张面具。

    其眼中,透着一丝魄力。

    正是马格纳斯。

    马格纳斯就注视向了火垂。

    “火垂,回来。”

    以冷淡的声音,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是。”

    火垂顿时有些不太情愿的收敛起魔力,回到了马格纳斯的身边。

    看来,刚刚并不是马格纳斯命令火垂对罗真发起攻击,而是火垂擅自将罗真视作威胁,单方面的打算将其排除的样子。

    罗真也知道,刚刚那并不是马格纳斯的攻击,而是火垂的擅自进攻。

    因为,罗真没有感觉到马格纳斯的魔力流入到火垂的体内,刚刚的攻击全来自于火垂自身的魔力。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战队的六名少女全部都是使用赤羽一族的血肉制作出来的禁忌人偶,通通都能自行生成魔力。

    而且,因为使用的是〈红翼之血〉作为**素材的关系,战队的少女们能够自行生成的魔力比一般的禁忌人偶多得多,几乎都快及得上人类了。

    这也导致战队的少女们的自律性都非常的高,即使脱离了人偶使都能有一定自主战斗的能力。

    但是,单凭这样就想伤到罗真,未免太天真了。

    马格纳斯的目光就有那么一瞬间落在罗真身上的大衣之上。

    当初,在学院里第一次交锋,派遣火垂对罗真进行攻击时,同样是因为这件大衣,火垂的攻击无功而返。

    现在也是一样,火垂的攻击落在那件大衣之上,连一点伤害都没有带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再蠢,马格纳斯都能猜到那件大衣的不凡。

    “魔具吗?还是特殊的自动人偶?”

    马格纳斯低声呢喃着。

    闻言,罗真只是笑了笑。

    “你猜啊。”

    像这样,即如揶揄,又如嘲笑似的说着。

    马格纳斯沉默不语,只是凝视着罗真。

    罗真的视线同样迎了上去,与对方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两人的视线就摩擦出激烈的火花似的,让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为为什么马格纳斯会出现在这里?”

    “第二个男人”

    夏露和安里这才艰难的从地面上起身,看着眼前的状况,一个满脸惊讶,一个满脸畏惧。

    而火垂则是浑身都开始重新散发出魔力,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动手的模样。

    现场的气氛便凝重到了一个无法言语的程度。

    紧接着

    “两位还是稍微冷静一下吧,在这种地方打起来可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行为。”

    这样一个声音携带着难以言喻的存在感和压迫感,有如想将整个空气中的剑拔弩张都给强压下去一般,缓缓的传了出来。

    声音的发出者乃是一个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人物。

    “阿涅真同学,还有比劳家的孩子们,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

    说着这样的话,拥有着健壮的体格和强大的魔力,位于这所学院的顶端,更是位于十九世纪的顶端的魔术师出现在了这里。

    “学学院长!?”

    夏露和安里同时惊讶出声。

    正是爱德华·卢瑟福。

    罗真自然不可能没有察觉到这位学院长出现在自己的周围。

    只是,罗真并没有看向学院长,依旧凝视着马格纳斯,直到这时才微微别过目光,看了一眼学院长,撇着嘴的笑了出来。

    “学院的校长和首席居然一起出现在这种不为人知的秘密设施里,还真是让人觉得耐人寻味啊。”

    罗真就极为尖锐的提出了这么一个敏感的话题,让刚刚被学院长给强压下去的剑拔弩张再一次的弥漫而起。

    可是,这正是最需要疑惑的问题。

    明明掉进这里的人就只有罗真一行而已,可学院长与马格纳斯却一起出现在这种地方,难道不值得耐人寻味吗?

    “看来这里藏了不少会让很多人感兴趣的秘密,对吧?”

    罗真就无动于衷的继续提及这样敏感的话题,让马格纳斯眯起眼睛,沉默下去,夏露和安里亦是显得战战兢兢而起。

    只有学院长,依旧面不改色。

    “别将我们说得那么可疑,我们可是专门下来找你们,准备对你们实施救援的。”

    学院长便即无奈又哭笑不得的说着这样的话,让夏露和安里的表情总算放缓了些许。

    然而

    “两位似乎是从通道的另一边进来的,而不是从塌陷的地方进入这里,证明两位是知道这里有秘密的地下设施存在,更证明两位能够自由的出入这里吧?”

    罗真有如不识抬举一样,笑眯眯的说着。

    “能够前来救援真是令人感激,既然安全已经得到保障,不如两位带我们一起逛逛这里,参观一下如何?”

    一句话,让剑拔弩张的空气终于是变得沉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