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各怀心事的众人(三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13 各怀心事的众人(三更求月票)

    “”

    漆黑的通道里,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让空气显得即沉重又压抑,实在难受的很。

    “姐姐大人”

    安里宛如只能依靠夏露了一样,紧紧的依偎在其怀中。

    “别怕别怕”

    夏露则只是一味的拥着安里,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三个男人,仿佛能够看到那三人之间正在进行的激烈交锋一样,面色相当凝重。

    至于罗真、马格纳斯以及学院长三人的表现就各不相同了。

    马格纳斯只是带着戒备的火垂站在一边,冷冷的观望着,即没有打算出声,更没有打算解释。

    罗真的脸上尽是随意,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一样,非常从容。

    反观学院长,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未变,但眼神却变得犀利了起来。

    一会以后

    “难道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东西了吗?阿涅真君?”

    学院长缓缓的说着这样的话语,明明语气很是放松,却给人一种正在质问的感觉。

    而伴随着这一质问的出现,这位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的身上,令人恐惧的魔力像无形的重力一般,一边作用在全场,一边压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不。

    更准确的来说,应该说是压在罗真的身上才对,其余人感觉到的不过是余波而已。

    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所释放出来的魔力就跟惊涛骇浪一样,竟是让罗真联想到了曾经的角行鬼。

    这种凭借压倒性的岁月累积起来的力量外放而出所带来的魄力,真的非同凡响。

    若是换做寻常的人偶使,恐怕早已屈服在这股魄力之下。

    即便是魔王等级的存在,面对这位学院长,依旧得感到沉重又畏惧。

    再怎么说,夜会既然是四年一届的话,那魔王自然也是四年就会诞生一位,可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却是整整百年里才会诞生一位,光是档次就不同。

    想必,即使是纵观全世界,能够与眼前这位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匹敌的存在都是屈指可数的吧?

    与这位学院长比起来,即便是马格纳斯恐怕都得弱上一筹。

    在这个学院里,这个男人就是毋庸置疑最高、最强、最巅峰的存在。

    不畏惧他的人,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可惜,不包括罗真。

    “我的确看到了一些一旦传出去的话怕是会引起轰动,一个不好甚至会让这所学院被彻底颠覆的恶心的东西。”

    罗真就承受着一般的人偶使得当场屈服的可怕魔力,施施然的对着学院长笑了。

    “毕竟,学院的地下居然有这样的设施,这里的设施中还存在着那种东西,怎么想都不可能不被追究吧?”

    “例如,英国政府。”

    “再例如,协会。”

    此言一出,可怕的寂静再次笼罩全场。

    学院长的一对眼睛终于是眯了起来,看着神色从容甚至是带着些许挑衅的罗真,不由得为之沉吟而起。

    显然,即便是这位学院长都有些惊讶了。

    惊讶罗真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承受住自己带来的压力,明目张胆的将这敏感无比的话题给当面说出来。

    连马格纳斯都不禁看向罗真,眼眸微微闪烁。

    此时,马格纳斯的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那就是

    (他现在究竟变得有多深不可测了啊?)

    马格纳斯越想,心中便越是凝重。

    时隔两年,马格纳斯知道罗真肯定会变得比当年强很多,却从来不曾想过居然会强成这样吧?

    单单是使用当年的夜夜就能匹敌集中其红翼阵的所有魔力进行战斗的火垂也就算了,单枪匹马的解决掉整个神之工房的事情马格纳斯也已经知道,并且能够接受,一点都不觉得单凭布朗森那样连心眼都没有领悟的货色可以奈何得了罗真,可能够面不改色的承受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带来的压力,那就不由得马格纳斯不慎重起来。

    现在,就是马格纳斯都发现自己看不穿罗真的底细。

    特别是在现在这个状况下,身边没有携带那具花柳斋的月之人偶都能做到这般无畏,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情。

    “主人”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马格纳斯心中的凝重,火垂低声开口。

    “是不是该趁这个机会”

    火垂想说什么,马格纳斯自然不可能不明白。

    在没有携带自动人偶的状况下,现在的罗真一定是最容易解决的。

    火垂肯定就是这么想的吧?

    这也意味着火垂没有认清罗真的威胁。

    缺少一具人偶,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火垂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于是

    “退下。”

    “是。”

    马格纳斯冷淡的下着简短的命令,让火垂低下头,沉默了一会以后,方才退开。

    这样的火垂却还是忍不住看向罗真的方向。

    可是,下一秒钟,火垂就看到了。

    罗真竟是早已在看着她,眼中全是玩味。

    “!?”

    火垂的心顿时蓦然一紧,变得冰凉一片。

    (他早就发现!)

    火垂这么想着,却是没想到罗真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察觉一样,重新将目光投至沉默的学院长身上。

    “开玩笑的。”

    引起一个又一个敏感的话题的罗真就突然犹如兴致全失一般,一边打起哈欠,一边无所谓的出声。

    “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秘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赶紧出去,回宿舍好好洗个澡,睡个大头觉吧。”

    罗真就这么说着,随即直接向前,擦着学院长和马格纳斯的身边,走向了通道前方。

    学院长和马格纳斯均都任由罗真走过去,谁都没有说话,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后,学院长才若无其事般的出声。

    “好了,既然人已经找到了,我们也赶紧出去吧。”

    说完,学院长同样转过身,向前走去。

    “前面开路吧,火垂。”

    “是。”

    马格纳斯与火垂进行着这样有些沉重的对话,随即也迈开脚步。

    “姐姐大人我们?”

    安里这才有如敢喘一口气一样,抬起头,向着夏露进行询问。

    “我们也跟上去。”

    夏露深吸了一口气,将安里给扶了起来。

    一行人就各怀心事的走在通道中,并且不再进行任何的对话,让沉寂在游走。

    没过多久,这里再次出现一只只令人觉得不舒服的怪物。

    而它们究竟是什么,这里又到底是哪里,用来干什么用,这些秘密,依旧还在深藏着。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