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 一个大大的教训(五更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15 一个大大的教训(五更求月票)

    拉斐尔男子寮,罗真的房间。

    此时,夏露和安里就在这个房间里,依旧维持着相拥的姿势,蹲在角落,在那里瑟瑟发抖着。

    “真是耻辱!”

    “男人的房间!”

    夏露貌似在为自己被罗真威胁一事感到羞耻着,安里则是因为男性恐惧症的关系一副快晕倒的模样。

    看着这一对姐妹,罗真与夜夜便并肩的站在她们的面前。

    “请问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夜夜便面无表情的道:“要弄疼她们吗?夜夜很擅长喔?”

    说着这样的话的夜夜由于实在太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才让夏露都不禁感到害怕了,更别说是安里。

    “那不过是梗而已,能请你忘掉吗?”

    罗真则即无奈又无语。

    从刚刚开始,夜夜就一直进行着类似这样的发言,让眼前这对姐妹真的害怕了起来,方才会躲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也许是因为失去西格蒙德的关系,夏露就变得前所未有的脆弱,亦或者说是对罗真有亏欠,因而也不复以往的强势跟高傲,在夜夜的威胁之下,只能表现出这个样子来。

    对此,罗真也不好对夜夜说些什么。

    虽说通过式神契约的联系,夜夜肯定知道罗真没事,可就算是知道,担心依旧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否则夜夜也不会直接出现在出口的地方,证明她一直都在那里等着罗真的回归。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对着夏露跟安里说出那种话,以夜夜的个性加上当时的情绪,不这样爆发才有鬼。

    嘛,反正这样也算是一个教训。

    既然知道夏露是因为安里的关系才会对自己出手,罗真自然不至于报复回去,但些许的教训还是可以给的。

    再加上待会还要让这对姐妹将知道的事情都给吐出来,像这般稍微恐吓一下,那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好了,你们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

    罗真将目光投至夏露和安里的身上,非常善意的出声。

    “可别有所隐瞒,要不然,待会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敢保证哦?”

    罗真的这番话语,立即得到夜夜的认同。

    “就那么想对这些狐狸精做色色的事情对吧?罗真真是的呵呵呵”

    夜夜便露出非常美丽的笑容,眼中却丝毫都没有笑意,令人觉得心寒。

    而罗真根本来不及做出反驳,夏露和安里就产生了过激的反应。

    “色色色的事情!?”

    “男人!牲口!禽兽!”

    夏露就不禁铁青了脸,安里更是颤抖不已,让姐妹二人均都被狠狠的震慑住了。

    “算了,就这样吧。”

    罗真张了张嘴巴,最后有如自暴自弃似的出声。

    “那你们说不说?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

    罗真只能如此威胁了。

    这让夏露和安里两人不得不妥协。

    “你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夏露便咬牙切齿的开口。

    “我是因为安里被当做人质才对你出手的啊。”

    这件事情,罗真的确已经猜到。

    问题在于

    “明明是作为人质,安里却能够自由的在学院里活动,那很明显不正常吧?”

    罗真做出这样的发言。

    “对方就这么放任安里在学院里自由行动,却依旧能够威胁到你,让你为其所用,证明对方来头不小。”

    否则,为了不让人质出问题,对方肯定会将安里控制在身边,以免夏露不听命令。

    结果,对方却放任安里在学院里自由行动,那只说明了一个状况。

    亦即,对方根本不怕安里逃跑,更不怕安里脱离控制。

    “这要么是对方在安里的身上施加了什么不可解的魔术或者毒素,不担心安里这个人质脱离自己的手掌心,要么就是认为即便安里在学院里自由行动,自己依旧有能耐紧紧的握住控制她的缰绳。”

    罗真瞥了安里一眼,这般说着。

    “而我已经能够确认安里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自然就只剩下后面的可能性了。”

    对于拥有灵视和各种各样的咒术的罗真而言,确认安里的身体里有没有潜藏的问题,并不难。

    所以,罗真就推测,对方在学院里拥有着非常大的权利,来头不小。

    “再怎么说,对方都能够安排安里入学了,那背后肯定有着庞大的资金跟权利。”

    罗真将对方的状况猜测得七七八八。

    “再加上对方有自信任由安里在学院里自由活动都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要说对方在学院里没有莫大的权利跟地位,谁都不会相信。”

    但问题就在这里。

    “据我所知,这次针对我的人在这所学院里可是充满谜团,连知道她的存在的人都没有多少个。”

    罗真冷静的说着。

    “可对方却在这所学院里拥有莫大的权利,这根本就不合理。”

    若对方是什么高层的人员,那名声早就传开了,怎么可能还保持着这种神秘?

    除非

    “一:那个人的身边还有同伙,是那个同伙拥有巨大的权利。”

    “二:对方冒充了身份。”

    罗真做出这样的猜测来。

    “现在,我就想知道,那个很有可能是对方的同伙亦或者是被冒充的人物究竟是谁。”

    因此,罗真才需要像这样盘问夏露跟安里。

    “说吧。”

    罗真便向着夏露质问着。

    “这个拿安里做人质来威胁你的人是谁?”

    这是罗真首先需要知道的事情。

    现在,罗真就吃亏在情报太少,连敌人的真实底细都没有弄清楚。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罗真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直接找上门,将所有人都给收拾掉。

    在实力方面,罗真并不担心自己会输给对方。

    如此一来,那就只剩下智斗方面的问题而已了。

    这也说明了很多事情不是单单拥有力量就能解决一切。

    过去,罗真就是一直占据头脑上的优势,在冬木市的时候算计了敌人,让亚瑟王和无名的弓兵在自己的手上落败,在法兰西的时候亦是没有,没有罗真的机关算尽,那邪龙法夫纳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黑贞德一方那么多强大的从者也不会被各个击破了。

    连在刀剑神域的游戏世界里的时候,罗真都是凭借着头脑一次次的带领攻略组战胜一个个的守层怪物,于东京暗鸦的世界里同样是借此勘破阴阳厅的真面目,反将对手一军。

    换言之,罗真过去基本都是处在以弱胜强的立场上,借头脑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

    如今,对方很有可能同样是一个城府很深的存在,罗真可不想反倒是自己被对方以弱胜强了。

    所以,罗真绝对不能因为自己实力变得非同凡响就沾沾自喜,大意掉轻心。

    事实上,罗真就已经掉过一次轻心,从而被对方将了一次。

    那就是对方利用夏露来对付这一招妙棋。

    这也给罗真提了一个醒,终于是令他认真起来。

    有鉴于此,罗真要利用自己真正擅长的武器,给这只自作聪明的老鼠一个大大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