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最喜欢看狗咬狗(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28 最喜欢看狗咬狗(求月票)

    “咚!”

    夜会的战场上,碰撞声便如响雷一样盛起。

    夜夜全力轰出的一踢所激起的冲击简直就像是暴风一样,浑然一吹,瞬间吹起无数的沙尘跟瓦砾。

    这一击,在罗森堡心态崩溃,根本没有操纵人偶使出魔术的状况下,将那面塔盾连同那名机巧士兵一起轰爆,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是现在的罗真的话,那就有办法让夜夜凭借金刚力强化到这种等级。

    然而,这一击究竟还是无功而返了。

    因为,在其落在目标人物身上之前,一道身影就如箭矢般窜过,伸出手来,挡下夜夜的这一击。

    冲击的劲风就在互相碰撞的脚掌以及手肘之间迸现。

    夜夜那可怕的力道就在对方对分子运动方向进行操纵,从而强化了防御的状况下,被生生的挡了下来。

    出手的人,正是全场唯一剩下的一具mk4型的机巧士兵。

    辛通过完全统制振动挡下了夜夜陨石般的踢击,表情相当的紧绷。

    “嚯?”

    看到这一幕,罗真眉头一挑。

    “终于坐不住了吗?伯恩斯坦家的大小姐?”

    罗真便转过视线,看向了辛的主人。

    爱丽丝就依旧站在原地,只有身上的魔力在波动着,注入到辛的身体。

    不得不说,相比较起十字架骑士团里的那些人偶使,爱丽丝的魔力相当的庞大,乃是货真价实能够与十三人媲美,甚至凌驾于一般的十三人之上的等级。

    恐怕,单纯比较魔力,连洛基、日轮以及夏露一行三人都不是爱丽丝的对手吧?

    拜此所赐,爱丽丝的魔力再加上辛的魔力,使得辛的完全统制振动发挥出来的防御力即使及不上罗森堡的mk5防御特化型机巧士兵,依旧差不了太多。

    夜夜足以奠定胜负的一踢就这么被挡下来,让夜夜的表情都为之一怔了。

    “嘭!”

    冲击声中,夜夜与辛便彼此弹开,乘着风浪暴退,退回各自的主人面前。

    爱丽丝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的上前,来到罗森堡的身边。

    “到此为止了吗?”

    爱丽丝看着还无法接受现实的罗森堡,吐露出讽刺的话语。

    “还真是丢脸啊,罗森堡,居然因为这点打击就连自动人偶都放弃操纵,如果好好反击,明明就算赢不了,以你的mk5的防御力,对方想破坏也很难的。”

    这倒是实话。

    毕竟完全统制振动可是操纵分子运动方向的魔术,就算夜夜力量再强,只要魔力和技术跟得上,那就可以将夜夜的攻击挡下来,不至于被秒杀。

    之前的mk4与mk5就全部都是被罗真逮住破绽跟时机,在他们用完全统制振动操纵分子运动方向强化防御之前直接解决,证明他们的技术根本跟不上罗真,无法如意的行使魔术,在进攻、防御以及加速之间进行转换。

    可罗森堡不同。

    罗森堡只要彻底贯彻防御,一直让分子的运动方向保持静止的状态,那么,除非罗森堡魔力耗尽,否则,罗真还不一定能够伤到对方。

    当然,这是仅使用夜夜的状况下。

    不过,就算仅使用夜夜,以罗真如今的技术跟能力,那也不是真的破坏不了那具mk5的机巧士兵。

    原因很简单。

    “对分子的静止特化,正因为有高度的安定性而没办法做出瞬间反应,以那个男人的能力,一时半会或许破坏不了你的人偶,但将你玩弄一番再解决掉也不是不可能。”

    爱丽丝便施施然的对着罗森堡出声。

    “早就跟你说过了,比起特化型的mk5还是平衡型的mk4更能胜任所有的战局,你却选择了贯彻防御,并认为只要这样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就算不会赢也不会输,迟早能找到胜利的机会,这根本不是谨慎而是胆小,现在认清楚现实了吧?”

    爱丽丝就毫不客气的撕开了罗森堡的伪装。

    是的。

    胆小。

    罗森堡真的很胆小。

    因为他接受不了失败,更接受不了从高高在上的神坛摔落下来。

    所以,罗森堡才需要集结军团。

    所以,罗森堡才需要贯彻防御。

    “凭你的话根本一事无成,你还是认命吧。”

    爱丽丝直言不讳的这么说了。

    这让罗森堡面容扭曲。

    “爱丽丝伯恩斯坦!”

    罗森堡愤怒的大喊出声。

    “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擅自将芬布尔之冬拖进夜会里的话!?”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却是被爱丽丝给打断。

    “就算我没有将芬布尔之冬给拖进夜会,让你的十字架骑士团享受到不断的胜利,一直前进,等到倒数第二夜的话,第2名的他同样还是会上场,结果也还是会一样。”

    爱丽丝笑着,却让脸上的讽刺显得越来越浓郁。

    “你可别说到倒数第二夜为止还有很长的时间,足够你想出对付芬布尔之冬的方法,你虽然自认很谨慎,实际上却是一个自大、愚蠢、盲目的人,否则你不会认为自己的十字架骑士团足以战胜任何的强敌,一旦被你品尝到不断的胜利,你的自信心一定会让你膨胀到认为芬布尔之冬不足为惧,到那时,你根本不会想办法去解决掉对方,只会继续享受被人拥戴、崇拜和尊敬的感觉而已。”

    爱丽丝不断的嘲笑,让罗森堡目呲欲裂的怒视向了她。

    当下,罗森堡竟是释放出魔力,操纵自己的机巧士兵,令其纵身跃来,对着爱丽丝发起攻击。

    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夜会可是严禁对人偶使进行攻击的,而且爱丽丝还是罗森堡的同伴,没想到他居然会直接攻击对方。

    但是,对方的攻击自然还是无功而返。

    “嘭!”

    辛如同一道幻影般的闪至罗森堡的机巧士兵的身后,抡下一脚,将其踹落,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

    “就说你没办法做出瞬间反应,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敌人身上,忽略了背后的防御了吧?”

    爱丽丝一边侃侃而谈,一边汇聚起魔力。

    “嘭!”

    爱丽丝便狠狠的扇了罗森堡一巴掌,竟是将其扇飞了出去,倒在地面上,整张脸都肿了起来,痛嚎不已。

    “你!你!”

    罗森堡恨欲狂的咆哮着。

    可爱丽丝已经对罗森堡失去兴趣。

    “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爱丽丝就对着罗真笑着。

    对此,罗真也是微微一笑。

    “没什么。”

    罗真便满不在乎的出声。

    “毕竟,我最喜欢看狗咬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