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 好好的体验一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31 好好的体验一下

    作为一名谋士,爱丽丝哪里不知道,罗真现在所做的一切,将会导致什么呢?

    这可不仅仅是爱丽丝冒充塞德里克,冒充夜会执行部部长,从而介入夜会的执行,公然挑衅夜会的制度那么简单。

    一旦这件事情被确实,那爱丽丝背负上杀人罪也就罢了,位于英国重要地位的格兰维尔家还绝对不会放过她,势必会对塞德里克身死一事向爱丽丝进行疯狂报复。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学院了,就是在英国,都将不会再有爱丽丝的立足之地。

    这就是后果。

    当然,这还不算什么。

    本来,塞德里克一事就跟爱丽丝脱不开关系,爱丽丝自然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一旦暴露将会导致什么样的下场,更为此做好了准备,即便迟早有一天,自己的事情暴露,那她亦是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大乱。

    问题在于,罗真不单单只是暴露爱丽丝的罪行,更直击爱丽丝的弱点。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既然可以冒充格兰维尔家的少爷,那为什么不能冒充伯恩斯坦家的小姐呢?”

    这就是罗真准备扣在爱丽丝头上的罪名。

    诚然,这不是一件遭到确认的事情。

    可是,谁让爱丽丝的本质就是如此,喜欢蒙骗他人优胜一日三餐呢?

    既然她那么喜欢冒充,那罗真就干脆给她来一下狠的,将真的都给说成是假的。

    而爱丽丝用魔术伪装着自己,这又的的确确是一个事实。

    罗真不知道,爱丽丝为什么要像这样在自己的身上施加伪装的魔术。

    但是,罗真知道,那绝对是爱丽丝的一个致命的弱点。

    因此,罗真就准备了这一手,在将爱丽丝的罪行公之于众的同时,为其扣上这么一个罪行。

    这样一来,无论爱丽丝为何伪装,其能够伪装的事实都将令其坐实这个罪名。

    到那时,爱丽丝不仅得承受格兰维尔家的疯狂报复,还得承受伯恩斯坦家的怀疑,无论是在英国还是在德国,她都将无立足之处。

    “将你的一切夺走。”

    这句话,罗真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你不是喜欢谋算他人吗?”

    罗真便对着面色大变的爱丽丝露出讥讽的笑容。

    “那被他人谋算的感觉,是不是也该好好的体验一下啊?”

    这就是让罗真认真起来的结果。

    比实力,罗真如今虽然已经今非昔比,但也不敢说自己能够胜过任何一个存在。

    即使罗真已经能够跻身战略级之列,单凭一人之力便可匹敌一个国家,可在战略级中同样有强有弱,更别说在战略级之上的人都是很有可能存在的。

    所以,罗真不认为自己已经无敌,更不认为自己能够对抗全世界。

    可是,若是只论头脑,罗真还真不认为自己会输。

    至少,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爱丽丝。

    “就让我剥开你的那层皮,看你是不是还能那么开心吧。”

    罗真完全不给爱丽丝进行任何狡辩的机会,身上波动起魔力。

    只要破除爱丽丝身上的魔术,那么,无论如何,爱丽丝都会被坐实罪名,万劫不复。

    而不管爱丽丝有什么后手,既然她一直维持着伪装用的魔术,那就证明那底下不是能够被人看到的东西。

    既然如此,对方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一点都不难猜了。

    “辛!”

    爱丽丝便有如看到自己的下场了一样,咬了咬牙,却是毫不犹豫的呼唤了自己的自动人偶。

    辛没有做出回应,直接抱起爱丽丝,整个人都如同一道利箭一样,飞掠而出,并瞬间加速到极限,无视重力跟惯性,直接飞在半空中,暴射向了野战练习场的外面。

    是的。

    爱丽丝逃了。

    为了隐藏伪装下的真相,爱丽丝只有这个选择。

    这将导致的后果是什么,同样不用多想。

    “畏罪潜逃!?”

    艾薇儿面色一冷,当场下令。

    “捉拿爱丽丝·伯恩斯坦!”

    警卫队和风纪委员会的人顿时通通领命,如同鱼涌一般,向着爱丽丝的方向追去。

    理所当然

    “夜夜。”

    “是。”

    罗真在身上的大衣如活物般翻飞而起的状况下,整个人都悬浮了起来,如离弦之箭,掠向爱丽丝的方向。

    夜夜同样全身鼓动起魔力,化作一道月光,激射而出。

    两人同时对着爱丽丝的方向追去,显然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顿时,整个夜会只剩下一阵喧哗。

    “没想到〈加速妖精〉居然做出那种事情。”

    “真没想到。”

    “好好的一个美人,可惜了。”

    “就是啊。”

    学生便不无遗憾的这么说着。

    看来,爱丽丝的罪名已经被坐实,无法再辩驳。

    畏罪潜逃,真的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当然,这跟学生们无关,逮捕犯罪者可是学院的事情,他们只需要继续观看夜会即可。

    “铛————!”

    钟声便再次响起,代表夜会中止的结束,比赛的继续进行。

    而这自然让场中唯一一个剩下来的参赛者狂喜不已。

    “罗雷莱·阿涅真已经去追爱丽丝了,很难再返回夜会!”

    罗森堡捂着红肿的脸,脸上浮现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就算之后他再赶回来,打算完成待机义务,我也能退场,不需要再战。”

    这样一来,罗森堡就不会被打败,还能继续参加夜会。

    虽然明晚夜会就会再继续进行,但罗森堡大可以去跟一个个的参赛者交涉。

    “看到〈芬布尔之冬〉今晚表现出来的实力,那些家伙肯定已经吓破胆,没有一个敢出场和他硬拼。”

    罗森堡大可以凭借这一点去说服那一个个参赛者,再次组建起一个军团,比〈十字架骑士团〉更大、更强的军团。

    “就算是〈十三人〉都不敢忽略〈芬布尔之冬〉的威胁吧?”

    因此,罗森堡有自信,这些人肯定会赞同自己的邀请,跟自己合作。

    “我还没输!还没输!”

    罗森堡就这样告诉着自己。

    可惜,罗森堡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那就是今晚的最高位者还没上场。

    昨晚是罗森堡出场的时间,今晚则是比他高一名的人的出场时间。

    所有人都认为在这个战况下,那种下位者是不敢出场的。

    但是

    “就像〈芬布尔之冬〉那个家伙说的一样,最后留下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你,我自主降格算是有价值了。”

    伴随着这样一个冰冷的声音的传出,罗森堡浑然一震,猛的转过头,看向声源处。

    下一秒钟,罗森堡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剑帝〉!?”

    来者,正是洛基。

    “就是你下令伤的芙蕾吧?”

    洛基带着机械的天使缓缓的走来,冷漠的看向罗森堡。

    “虽然我为人既谦虚又宽容,但我还是无法原谅三种人。”

    “命令我的人。”

    “反抗我的人。”

    “还有”

    洛基全身喷出骇人的魔力。

    “伤害我老姐的混账东西!”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现在,该是所有人讨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