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 怎么能不嫉妒?-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35 怎么能不嫉妒?

    “你你早就知道了?”

    爱丽丝的面色变得无比的苍白,看向罗真的眼神中亦是第一次带上了些许的恨意跟怒气。

    但爱丽丝并没有说错。

    “虽然不能说是早就知道,但看到机巧士兵的存在,你又在我的面前使用了那么多次操纵幻影的魔术以后,如果我还不知道,那就是假的了。”

    承受着爱丽丝的恨意跟怒气,罗真便漠然的出着声。

    “毕竟,你使用魔术的时候,完全没有动用魔具和魔石啊。”

    明明没有动用魔具和魔石,爱丽丝却能够那般快速且随性的使用着〈虚像〉的魔术,那无论怎么想都不正常吧?

    再加上之前已经见过那么多的机巧士兵,爱丽丝又一直利用魔术伪装着自己,罗真就算再迟钝都能猜到爱丽丝伪装下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通过将身体的一半给机巧化,并且植入魔术回路,你就能够像自动人偶一样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术。”

    罗真便直视向爱丽丝。

    如果是现在的话,凭借〈灵视〉的能力,罗真就能看穿爱丽丝那机巧化的左半身内的魔术回路了。

    “之前因为有魔术一直覆盖在你的左半身上的关系,我虽然能够看到魔力和魔术在伪装着你的身体,可一时半会之间也无法看透这一层伪装里面到底是什么,现在才总算明白。”

    罗真缓缓的对着爱丽丝开口。

    “只是,你貌似跟那些所谓的机巧士兵不一样,并不是自愿被机巧化的吧?”

    这是很容易就能够看得出来的事情。

    如果爱丽丝是自愿被机巧化,那就不会对自己的左半身暴露出来展现出如此程度的激动和在意。

    虽说女生都爱美,一半的身体被变成机巧,那无论是谁都想遮掩起来,不被任何人看到,可如果爱丽丝真是自愿被机巧化,那就不会在罗真要解除她的伪装时,不惜做出畏罪潜逃这种事情,都要躲过去了。

    至少,罗真就认为,若爱丽丝真是自愿被机巧化,那么,在野战练习场的时候,以这位喜爱蒙骗他人优胜一日三餐的谋士的个性,一定会理智的选择当场暴露,并向所有人表示,自己之所以使用伪装的魔术是为了不让这个怪物般的身体被看到,从而博取他人的同情,再从中争取一些辩驳和反抗的机会。

    结果,爱丽丝却将这些机会通通舍弃,直接选择逃跑,宁愿背负起所有的罪名都不愿意做最后的挣扎,这根本就不像是这位谋士的所作所为。

    当然,即便爱丽丝当场作出这些,罗真亦是准备了可以对付她的说辞以及手段,却都没有能够用上。

    这说明了爱丽丝对这件事情有多么不堪,又有多么在意和反感。

    因此,罗真猜测

    “恐怕,你是因为从小身体就体弱多病,甚至有可能性命垂危,所以才选择机巧化,亦或者是被迫机巧化,以此来保住一条性命的吧?”

    罗真将这样的一个事实都给道穿了。

    因为,凭借着〈灵视〉的能力,罗真能够视得爱丽丝的灵气有极端衰弱的迹象,证明她的身体状况并不好。

    这种不好完全足以威胁到性命。

    亦即,爱丽丝其实已经命不久矣了。

    “正是因为这样,你的个性才会那么扭曲,还不顾自身的安危,对于自己的自灭也很喜闻乐见,就是因为你已经完全自暴自弃了。”

    罗真就不带丝毫感情的这么说着。

    “只是,你不该把你的自暴自弃当做伤害他人的借口。”

    说到这里,罗真的语气才带上些许的火气。

    诚然,爱丽丝的遭遇令人觉得同情,特别是对于罗真而言更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毕竟,罗真曾经在两岁的时候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差点夭折致死。

    毕竟,爱丽丝同样可以说是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与芙蕾其实是一样的。

    如果换一种状况,罗真既然不介意去帮助芙蕾,那就也绝对不会介意去帮助爱丽丝。

    然而,爱丽丝和芙蕾不一样,在被迫害以后,选择了迫害他人。

    这让罗真心中的火气无论如何都止不住。

    正是因为遭遇相同,正是因为同病相怜,对于爱丽丝做出这样的事情,罗真才忍不住动火。

    换做他人,罗真只会因为愤慨和厌恶出手解决,绝不会像这般生气。

    只是

    “你说的是芙蕾和比劳家的两姐妹的事情吧?”

    爱丽丝便带着苍白的面容,沉默了一会以后,突然冷笑而起。

    “没错,我就是自暴自弃,就是看不得别人比我好。”

    爱丽丝便即像自嘲,又像讽刺般的出声。

    “同样是被机巧化,同样是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止运作,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她却能够被突然冒出来的人给拯救,我却依旧在深渊里挣扎,这让我怎么能不嫉妒呢?”

    爱丽丝所说的话便让罗真为之默然。

    犹记得,对于爱丽丝与芙蕾对战的那一次夜会,学院里的人是这样形容的。

    “对方好像很享受逼迫〈多重的轰鸣〉的过程,脸上一直都挂着很开心的笑容。”

    这个形容是错的。

    当时,爱丽丝的确在笑,只是不是享受的笑,而是悲凉的笑。

    看着有相同经历的别人被拯救,自己却只能继续挣扎,对比之下,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心里不平衡吧?

    爱丽丝就是这样,因而,即便是罗森堡下的命令,爱丽丝依旧还是对芙蕾动手了。

    “那对姐妹也是一样,即身体健康,又有父母疼爱,只要哭一哭就会有人帮忙,却还在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伤,到底在悲伤什么啊?”

    当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被这样暴露出来时,不管是多么自信跟强大的女人,都会变得无比的脆弱,爱丽丝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于是,爱丽丝就一直挂着自虐似的笑容,讽刺又嘲笑着。

    “所以,我是真的看不惯,既然看不惯就将她们通通都拉下来陪我一起玩,这样很不错吧?”

    爱丽丝就一直这么笑着,笑着。

    “反正我就是一个坏女人,一个将不幸跟灾难带给别人的女人啊,呵呵,呵呵。”

    笑着笑着,爱丽丝透露出来的已经不是讽刺和嘲笑,而是无比的悲伤,听起来比恸哭还凄惨。

    对于这样的爱丽丝

    “啪!”

    清脆的声音响彻而起。

    “大小姐!”

    辛呐喊出声。

    “罗真?”

    夜夜同样惊愕了起来。

    “什么?”

    连爱丽丝都呆住了,愣愣的捂着自己的脸。

    其面前,罗真就保持着挥出手掌的姿势,冷冷的看着她。

    罗真便狠狠的扇了爱丽丝一巴掌。

    而且,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