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 〈愚者圣堂〉-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36 〈愚者圣堂〉

    “你”

    感受着自己脸颊上不停传来的刺痛感,爱丽丝只能怔怔的捂着脸,看着罗真,完全失去了反应。

    不仅是爱丽丝而已,连夜夜和辛都没有想到罗真会突然这么扇了爱丽丝一巴掌,齐齐的不知所措起来。

    唯有罗真,保持着挥出手掌的姿势,凝视着爱丽丝的眼中则流露出不可抑制的怒火。

    “嫉妒?”

    罗真便怒不可遏似的冷然出声。

    “你有什么资格嫉妒她们?”

    即冰冷又无情的话语,让爱丽丝屏住了呼吸。

    可是

    “就像你所说的一样,无论是芙蕾还是夏露都有着不好的遭遇,但比起你来,她们一个被拯救,一个还有挽回一切的希望,的确很值得嫉妒。”

    罗真的声音如同利箭一样,刺入爱丽丝的心中。

    “然而,跟她们比起来,你又做过什么呢?”

    是啊。

    跟芙蕾和夏露比起来,爱丽丝又做过什么呢?

    “芙蕾在还没被拯救之前就一直在努力,为了拯救一群被视作家人的狗,不惜在夜会上面对不可战胜的强敌,更让心脏暴走,性命垂危。”

    “夏露也一直在努力,即使家人失散,家族没落,她还是没有放弃,只为了成为魔王而不断的拼搏,却没有为此自甘堕落,不择手段,依旧秉持着身为高贵者的义务跟使命,容不得不平之事在自己的眼前发生。”

    “就是因为她们一直没放弃,一直在努力,所以她们才会有被拯救的价值,有被帮助的理由,有被人疼,被人爱,被人不由自主的去拥戴的资格。”

    “而你呢?你又做了什么?”

    罗真的话语即锋利又现实。

    “你自甘堕落,自暴自弃,即不努力,更不实际,明明有着比她们更聪明、更敏锐、更灵活的头脑,面对绝境时做的事情却不足她们一星半点,连挣扎都没有,只会不停的沉浸下去,我就问你,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去嫉妒她们?”

    一句句毫不留情的指责,就如同一把把的利刃,一一贯入了爱丽丝的内心。

    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或许,芙蕾没有爱丽丝那么聪明,夏露同样不像爱丽丝那么懂得利用一切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从其角度看来,两人都太过于天真跟稚嫩,只是因为幸运才能得到拯救,只是因为没还绝望而有挽回的余地,可至少,那两个少女都不曾为此丧气,依旧在努力,在挣扎,在拼搏着。

    跟她们比起来,爱丽丝不过是空有一颗聪明的头脑而已。

    “如果将你的这颗头脑给她们,那她们根本不需要别人拯救和帮助,早就自己想办法脱离困境呢。”

    罗真不断的抛出自己的话语。

    “你明明就拥有着她们最需要的武器,却在那里自甘堕落,那么,活该你没能获得拯救。”

    ————「活该你没能获得拯救」。

    此言此语,终于是成为压垮爱丽丝的最后一根稻草。

    “————”

    爱丽丝紧紧的抿住嘴唇,低下头,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刘海之下,再也说不出半句话语。

    “大小姐”

    即便是辛,看到这一幕,依旧说不出任何的一句话,表情即沉痛又沉重。

    两人身上的言灵已经被解除了。

    但是,无论是爱丽丝还是辛,均都继续跪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能够动弹一下。

    只有夜夜,依旧站在罗真的身边,有些同情的看着爱丽丝。

    只能说,就像罗真所说的那样,爱丽丝是活该有这样的结局。

    “既然不想挣扎,那就乖乖等死就行了,别从被害者变成加害者。”

    罗真转过头,不再去看爱丽丝。

    “离开这里吧,别再让我看到你。”

    这是罗真能够做出的最后一点怜悯。

    他已经如其所言,夺走了爱丽丝的一切,让她在学院、英国乃至德国都再也没有容身之所,失去了所有的地位跟权利,更将遭受到学院、英国以及德国的追捕跟报复,连命都已经维持不久了。

    所以,他与爱丽丝的恩怨,到此就结束了吧。

    “想被抓住,还是想重新爬上来,亦或者是乖乖等死,都任由你选择。”

    “想报复的话,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我都奉陪你。”

    “但是,别再将主意打到我身边的人身上。”

    “否则”

    罗真只留下这样的一句话语。

    “下次,我不会再放你一条生路了。”

    说完,罗真转过了身。

    “我们走吧,夜夜。”

    “是。”

    罗真与夜夜便并肩而行,一起往野战练习场的方向而去。

    这时

    “德国在这次夜会上的目的可不单单是称霸,让〈十字架骑士团〉成为获胜者,取得魔王的宝座而已。”

    爱丽丝的声音低沉的从背后传来,进入罗真的耳中。

    “德国在此次夜会上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介入到学院的研究中。”

    一句话,让罗真滞下脚步。

    而爱丽丝依旧在低声的说着。

    “你也看过了吧?学院地下的那个地方”

    不明的地下设施,隐藏着不知名的秘密的黑暗之所。

    “那里就是学院最大的秘密。”

    爱丽丝幽幽的出声。

    “七七之夜,六种萌芽之时,人将为神之代理,其如无瑕之玉,权威首先颠覆,收纳异邦之人,尔后解支配之桎梏,京城满净化之歌,遂星雨洒落,为天地开辟之预兆,童子到来,君临天之御座,视其人,身侧即为————〈神性机巧(machine doll)〉。”

    从爱丽丝的口中,教父的预见被咏唱了出来。

    也就是说

    “那里是神性机巧诞生的关键。”

    爱丽丝如同一样在预言着什么一样,低声开口。

    “虽然是我个人的认为,但神性机巧会在夜会上诞生,会在这个学院里出现,原因就出在那里。”

    而那就是学院的研究,爱德华·卢瑟福想隐藏那里,更出现在那里的原因。

    德国就想介入这个研究,从中获利。

    因此,爱丽丝之前才会一直关注着那儿。

    “————〈愚者圣堂〉。”

    爱丽丝将那座地下设施的名字给道出。

    “不想被利用的话,那就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

    爱丽丝的话便说到这里为止。

    “唰”

    背后,一个破空的响声突然响起,并逐渐远去。

    不需要回头去看,罗真都能知道,爱丽丝已经在辛的携带下,彻底的离开了这里。

    “罗真”

    夜夜凑到罗真的身边,轻声的唤着他。

    罗真没有做出回应,只是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那里,警卫队与风纪委员会的人开始在吵杂声中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