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 那也没有什么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38 那也没有什么了

    “重新申请一次入学?”

    罗真的话语,令得在场的所有人纷纷都愕然了。

    特别是安里,虽然对罗真这个男人还是有着本能的恐惧,可却是拼命的摇起了小脑袋。

    “不不行啦!我我是没办法正式入学的!”

    这是安里最直接的想法。

    这里是哪里?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

    魔术界的第一学府,机巧界的领头人物,号称只要能够成功毕业便至少是能够在军队中出人头地,哪怕是那些大企业、大势力都会发出邀请,不用再担心个人前途的地方。

    在这里,一个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一个个天才人物齐聚,并在这里争强斗胜,互相竞技,可谓是世界级的天才们活跃的舞台。

    连魔王都是在这里诞生,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亦是这里的学院长,这样的一个地方又哪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够入学的呢?

    别的不说,在〈魔法啃噬者〉的事件里就已经提过,哪怕是那些已经入学的学生,若是跟不上课程,更跟不上身边的人的进步,那甚至只能主动退学。

    而连那些人都这样了,安里怎么可能说入学就入学呢?

    “我我即不像姐姐大人那么漂亮,又没有魔术的才能,别说是自动人偶,就是普通的木偶都不会控制,唯一会的就是释放魔力而已,根本就不行。”

    安里便以极度自卑的话语形容着自己,并且越是形容,声音还越是变低,到最后只剩下黯然的表情跟眼神,让她连脑袋都低了下去。

    这应该是安里心中一直抱有的自卑感吧?

    有着夏露这么一个优秀的姐姐,在强烈的对比之下,安里会对自己那么自卑,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才才没有那么一回事!安里才不是没用的孩子!”

    夏露连忙这么说着,却一点都没有换来安里的安心。

    “总总之,我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在这里活下去的,绝对不行,与其让我在这里蒙羞,还不如让我去死!”

    安里就说着这样的话,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坚决,而是仿佛快哭出来一样的可怜。

    对此,艾薇儿同样开口了。

    “让安利埃特入学是很不现实的。”艾薇儿就非常冷静的道:“姑且不论才能和素质方面的事情,就是学费都是一个大问题,这里的学费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们应该清楚才对。”

    闻言,夏露和安里都哑然了。

    没错,这才是最现实的问题。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的学费一点都不便宜,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极其昂贵,只有那些大企业、大势力乃至名门贵族和国家政府才出得起这样的一笔钱,别人基本是只能望洋兴叹的。

    所以,个人是绝对出不起这样的一笔学费,只有背后有赞助者才能顺利的入学。

    夏露是因为奖学金的关系得以入学,否则,以比劳家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支撑其入学。

    罗真同样是由花柳斋硝子出资,有那位仿生人偶界第一人的人偶师,其随便制作一具人偶都能卖出天价,像〈雪月花〉这样的类型更是每一具的价值都堪比一艘军舰,再加上背后还有日本军方在撑腰,花柳斋硝子才出得起这样的一笔钱。

    连〈神之工房〉这样能够量产人工天才的势力都仅是让洛基和芙蕾这样有限的数人入学而已,可想而知,这里的学费有多贵。

    安里如果是一个真正的天才,那么,找到一个愿意为其出资的赞助者,那还有办法入学,可惜这个少女的天分着实很普通,不可能在这所学院待得下去的。

    罗真也只能苦笑了。

    “的确,是我说的太轻松了。”

    学费的问题,罗真还有的是办法解决,但才能方面的问题,罗真就实在是没办法了。

    哪怕是掌握了诸多知识的罗真,可以做到召唤神灵,起死回生,却也没办法改变一个人天生的才能、资质。

    那是属于奇迹的领域。

    有鉴于此

    “那就用不入学的方式继续留下来就好了吧?”

    当这样的一句话在整个会客室里出现时,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金金伯莉老师!?”

    夏露惊讶的出声。

    从门外进来的人,赫然便是金伯莉。

    只见,金伯莉一如既往的身披白大褂,身穿教授服,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正好缺个能够打杂的人手,所以已经向学院理事会发出申请,招聘一名专属的佣人,现在刚好将这个名额用上。”

    金伯莉便当着所有人的面,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从今以后,安利埃特就是我的佣人了,我会负起责任来好好照料她的。”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要知道,金伯莉可不是一般的教授,而是〈魔术师协会〉的实战人员,有她负责照料安里的话,那就相当于协会会保护安里的意思了。

    如此一来,安里将不会再随便遭遇到危险,至少不会像这次一样,被人拿来当做人质,威胁夏露。

    “这样应该没问题吧?秘书官?”

    金伯莉便对着艾薇儿淡淡的笑着。

    “这是你们的问题,只要不违反学院的规矩,我没有反对的理由。”

    艾薇儿沉默了一会,随即叹了一口气。

    亦即,学院方面同样会承认安里的继续留下。

    安里,不会再失去容身之所了。

    “太好了!安里!”

    “姐姐大人!”

    夏露和安里这才高兴的相拥在一起。

    夏露甚至还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非常罕见的向着金伯莉低头。

    “谢谢你,金伯莉老师。”

    这对于那个不坦率的〈暴龙〉来说还真是罕见的一幕。

    不过

    “与其谢我,不如去谢〈芬布尔之冬〉吧。”

    金伯莉竟是说出了这样的一件事。

    “人家可是特地来求我,让我帮他这么一个忙的。”

    这样的话语,令得夏露和安里均都惊愕了起来。

    “你?”

    特别是夏露,极为不敢相信的看向一旁满脸平静的罗真。

    这岂不是说

    “你你早就帮安里做好打算了吗?”

    夏露的语气显得极为复杂。

    现在,众人也开始明白,刚刚罗真提议安里入学,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其真正的安排,实际上应该是这个才对。

    “我可是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为什么你还”

    夏露真的非常的复杂。

    罗真顿时蓦然一笑。

    “反正你已经欠过我一次人情了,再欠第二次也不算什么吧?”

    罗真就有些揶揄般的出声。

    “当然,既然欠了第二次,那再欠第三次也没有什么了。”

    罗真的这句话,刚从其口中落下,门外,又是一行人进来了。

    “〈魔姬〉!?”

    夏露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来者,正是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

    而在这三人的身边,竟是还跟着一只钢铁色的小龙。

    “抱歉,我回来完了。”

    小龙以老成又沉稳的语气微微苦笑着。

    “西格蒙德!”

    夏露终于是眼角泛泪,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