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皆大欢喜了吧?-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39 皆大欢喜了吧?

    看着夏露将西格蒙德给紧紧的抱住,泪如雨下,安里亦是非常激动的跑了过去的模样,罗真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默默的一起跟来的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

    “谢谢你了,日轮,又帮了我一次。”

    罗真就向着日轮说了这么一句。

    能够顺利的找到西格蒙德,当然是托了日轮的福。

    如果没有日轮的占卜之术,那想找到西格蒙德,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之前的半个月里,罗真就已经拜托日轮帮自己做这件事,可惜伊邪纳岐流那边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日轮一直抽不开身,再加上以爱丽丝的心智,对于身为禁忌人偶,能够自行使用魔术的〈魔剑〉之龙,肯定是用了等级不低的结界之类的东西进行囚禁,导致探查一类的术式亦是被妨碍,其中也包括了占卜的法术,这才一直拖到现在才总算找到。

    “昴和六连也谢谢啦。”

    罗真同样向昴与六连道了一下谢。

    日轮是负责占卜,那负责找人的事情自然是落在这两个随身护卫的身上了。

    当然,对于罗真的感谢,昴与六连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

    “要是不赶紧将你的事情办完,大小姐根本不能放心的处理家族那边的事务,所以俺才出手,跟你这个家伙没关系。”

    昴便冷哼了一声,一如既往的对罗真不客气。

    “嘛,能让〈芬布尔之冬〉欠俺们一个人情,这样也不错啊。”

    六连则是非常爽快的笑着。

    至于日轮,那自然是对罗真的感激极为惶恐。

    “只要是罗真大人的吩咐,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土门日轮都没有半句怨言!”

    日轮的话才刚刚说出,一个人就出言打断了。

    “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亦或者是进被窝,都是夜夜的权利!”

    夜夜便想也不想,直接扔出这句话。

    这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了。

    变得即沉重又压抑。

    夜夜与日轮互相对视在一起,有如摩擦出激烈的火花一样,瞪着对方。

    “大小姐才不会进你的被窝啊啊啊啊啊!”

    “冷静点!昴!那不是大小姐说的!是夜夜小姐说的!”

    昴则是有如被刺激到了一样,当场想对着罗真扑过去,却还是如以往那般,被六连给架住,只能在那里扑腾着。

    顿时,整个会客室都变得热闹和吵杂了起来。

    “既然没事了就赶紧给我出去!”

    艾薇儿火大的怒吼。

    可惜,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她就对了。

    而金伯莉则是到这个时候才靠近过来。

    “别忘了,你也欠我一个人情。”

    金伯莉不动声色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让罗真撇了撇嘴。

    “反正今天就是人情大放送,谁想要,欢迎来帮。”

    罗真就瞥了金伯莉一眼。

    “要不,我将地下那个恶心的东西给你说说,这应该是你们〈魔术师协会〉很想要的珍贵情报吧?”

    罗真便若有深意的说着这样的话。

    对此,金伯莉却是笑了笑。

    “等你知道得更多以后,随时欢迎你来还人情。”

    金伯莉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显然,协会是知道的。

    知道那个所谓的〈愚者圣堂〉的存在。

    并且,协会还一直都在关注着那里,知道着不少的情报。

    因此,金伯莉也是猜到罗真这一次可能并没有在〈愚者圣堂〉中得到多少的收获,便给其下了这么一个暗示吧?

    暗示罗真,里面还有更多的秘密。

    更多谁都不知道,连协会都还在揣摩中的秘密。

    这大概也是金伯莉会帮罗真的理由之一吧?

    毕竟,在经过〈十字架骑士团〉的事件以后,所有人都认为罗真是夜会上最有机会获胜的人选,与马格纳斯一起,被视为距离魔王最近的人物。

    而魔王将得到神性机巧,这是有心人们都会知道的事情。

    既然如此,协会肯定不介意卖罗真一些人情,好继续把控事态,展望未来。

    虽然,金伯莉将协会称为卑劣的旁观主义者,但是,该出手的时候,这些人还是会出手。

    再加上那个所谓的〈愚者圣堂〉多半也是学院长搞出来的东西

    “全部都是一群老狐狸。”

    罗真白了金伯莉一眼,给出这样的评价。

    如此这般,这一次的事件才总算是过去。

    结果

    “应该能够称之为皆大欢喜了吧?”

    看着依旧相拥在一起的夏露、安里以及西格蒙德一行,再看着还在那里瞪着彼此的夜夜跟日轮,昴和六连亦是还在激烈扭打中,连金伯莉和艾薇儿都是一副叹息不已的模样,罗真便缓缓的笑着。

    最后,一行人总算是离开了院长府邸,各自解散。

    艾薇儿还会再继续调查爱丽丝的事情,甚至对失去塞德里克的夜会执行部进行重新的调整和安排,事务可谓是多到不行。

    金伯莉带着安里一起前往自己的研究室,打算先让其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还得继续处理伊邪纳岐流那边的事,同样马不停蹄的离开,即使日轮表现得有些依依不舍。

    于是,所有人之中,只剩下罗真、夜夜以及夏露一行三人。

    西格蒙德已经沉沉的睡去。

    “在构造上,西格蒙德是需要每天进食肉类才能维持机能,这些天一直被爱丽丝囚禁,肯定没有好好进食,所以现在一定很虚弱,得好好休息一阵子,吃上喜欢的鸡肉才有办法恢复精神。”

    这是夏露的说法,同时也是夏露每次都拿西格蒙德三餐的鸡肉来威胁它的原因所在。

    之后

    “这个给你。”

    夏露将一件东西交给了罗真。

    那是一个刻画着符纹的银色吊饰。

    “这是魔具?”

    罗真有些讶异的接了过来。

    对此,夏露一边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一边低声说着。

    “这是防御印,应该可以帮你抵挡两、三次的危险。”

    言下之意是什么,罗真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难道是定情信物!?”

    某位人偶少女似乎有这方面的误会,刺激到了夏露的神经。

    “才才才才才才不是什么定情信物!是谢礼啦!谢礼!”

    夏露便面红耳赤的嚷嚷起来。

    “这这算是聊表一些感谢了!欠你的人情我一定会一个不少的还上!所所以你就感恩戴德的收下吧!”

    抛下这样的话,夏露才慌忙的跑掉。

    见状,罗真不由得失笑。

    “虽然我已经有金乌了”

    不过,再怎么说都是人家的好意,就收下吧。

    只是

    “扔掉吧!罗真!”

    “不准!”

    某个人偶少女依旧很不情愿,这是必定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