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弃权的参赛者们-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40 弃权的参赛者们

    俗话说得好,暴风雨来临前是宁静的,风波过后亦同样是安宁。

    伴随着〈十字架骑士团〉的败北和退场,学院总算再次迎来一段稳定的日子。

    虽说,塞德里克的身死似乎导致了格兰维尔家的混乱,进而使英国政府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学院亦被格兰维尔家找了不少麻烦的样子,但那都是院方需要负责处理的事情,和学生们可无关。

    反倒是夜会执行部,在失去塞德里克这个部长以后有些运作不良,可马上就被学院指派的能人给填补上,重新恢复了运行。

    拜此所赐,夜会依旧照常举行,没有再出现任何的问题。

    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现在在场上的都是一些现阶段不应该出现的强者吧?

    例如洛基,再例如维隆,两人都是曾经被誉为能够与马格纳斯匹敌的人物,在现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出场,实在太过于早了些。

    而夏露这位排名第6的狠人亦是在寻回西格蒙德以后同样重新获得出场的能力,回归了夜会。

    更别说罗真,作为与马格纳斯一起被认为是离魔王最近的人,在夜会仅仅展开数十夜的这个时候出场,带来的问题同样可大可小。

    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倒是一直在医务室的芙蕾成为了唯一一个正常阶段的选手,却因为身体的关系无法上场。

    如此一来,要说夜会没有问题,那也是不对的。

    至少,面对这样的四个可怕的人物,接下来的选手都不敢上场吧?

    本来,在〈十字架骑士团〉的介入下,从第74—87名都是他们的人。

    第87名是爱丽丝。

    第86名是自主降格的夏露。

    第85名则是同样自主降格的罗真。

    而〈十字架骑士团〉的人除了爱丽丝以外,包括罗森堡在内,一共为十三人,在罗真与夏露相继自主降格以后,成为了第72-84名的拥有者。

    然后,洛基又自主降格,成为了第71名。

    换言之,在〈十字架骑士团〉集体退场以后,已经是轮到第70名出场。

    第70名?

    这种等级的学生,让他出场面对罗真、夏露、洛基以及维隆?

    那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吧?

    综上所述,虽然夜会照旧进行着,可从第70名开始,再也不敢有人贸然上场。

    这导致了上位者们都没有出场,只剩下罗真、夏露、洛基以及维隆一行四人一直在互相干瞪眼。

    偏偏,这四人同样没有动手。

    “迟早有一天我会报回上次的仇。”

    这是洛基被问及不出手的原因时做出的回答。

    别人是听得莫名其妙,只有身为当事人的罗真才知道,洛基指的是什么。

    “指的应该是在医学部里的那一次吧?”

    芙蕾的心脏第一次暴走的时候,洛基便与布朗森一起来了一次医学部,并与罗真对上,最后却是被罗真给轻而易举的压制,连反抗都不行。

    既然如此,洛基会记恨那个时候的事情倒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只是,洛基并没有现在就与罗真动手的打算。

    这即是因为罗真现在的实力不是其所能抗衡,令其认清楚现实的关系,更是因为罗真摧毁过〈神之工房〉从而拯救了那对姐弟的原因吧?

    再加上罗森堡,洛基能够替芙蕾报仇雪恨,罗真同样有些功劳在里面,因此,即使洛基自己没说,罗真也知道,他是念及恩情,所以暂时不想和自己动手。

    而维隆则是这样的一个理由。

    “在〈多重的轰鸣〉退场以前,我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出手,除非对方先动手。”

    维隆即冷淡又厌烦的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让人根本猜不透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至于夏露

    “西格蒙德的状态还没有恢复,我不想做无谓的战斗。”

    夏露抬头挺胸的说出的理由,不知为何,竟是让西格蒙德满脸的无奈。

    显然,这是一个借口,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道想了多久的借口,让夏露能够很得意的将其说出来。

    只不过,这位不坦率的少女频频看向罗真的方向,一接触到罗真的视线就慌慌张张的别过头,一副面红耳赤的模样的表现,已经出卖了她,为什么不在现阶段动手。

    这让夜夜不止一次的散发出黑气,并向着罗真露出美丽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先动手,把狐狸精给解决掉吧,罗真。”

    这是唯一一个战意满满的人。

    可惜,最后自然是被否决了。

    一个个的理由,让夜会再次进入一段诡异的风平浪静状态,不再有实战出现。

    上位者们纷纷不出场。

    而作为下位者的四个出场的人物却全部都不打。

    结果,夜会自然是和上一次一样,进入了无战状态。

    这种状况就维持了整整十天。

    十天以后,罗真接到了一个消息。

    “弃权了?”

    罗真就从夏露的口中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令得他眉头微微挑起。

    这里是医学部校舍的医务室,亦是芙蕾住院的地方。

    那次以后,芙蕾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可心脏却一直处于一种不太稳定的状况,因而一直没有被批准出院,只能待在这里,持续接受检查跟调整,以免心脏出现问题。

    这可是悠关性命的大事。

    所以,哪怕芙蕾似乎有些不情愿,医生依旧没有准许她的出院。

    不过,根据夏露的说法

    “医务室的那个医生总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盯上芙蕾的胸部才一直不让她出院,好对她做一些色色的事情。”

    因为夏露这句不知道是诽谤还是真相的话语,洛基一度竟是直接守在医务室中,导致有一次那名医生的确想占芙蕾的便宜时,差点就被智天使给当场砍了。

    但不管怎么样,芙蕾一直不被允许出院也是事实。

    今天,罗真就闲来无事,打算来看看芙蕾,结果夏露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现在,医务室里,罗真、夏露、洛基以及芙蕾一行四人就聚在一起。

    芙蕾正身穿病服的躺在床上,有股娇弱的感觉,但胸口的病服却被高高的顶起,上面的纽扣正呈现一种非常危险的状态,有如随时有可能弹开一样,令人不由得侧目。

    得知罗真来看自己的时候,芙蕾显得好像很开心,让躺在周围的狗狗们都摇起尾巴,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

    反倒是夏露,看着芙蕾,亦或者说是看着芙蕾的胸部,不知为何,眼中竟是冒出杀气,让趴在其头上的西格蒙德都摇起了头。

    与夏露一样的还有跟着罗真一起过来的夜夜,盯着芙蕾一阵猛瞧。

    至于洛基则是靠在门口,抱着手臂,身旁靠着一把机械的大剑。

    罗真就坐在芙蕾的床位边,听着夏露带来的消息,如此开口。

    “从第60名开始,一直到第70名,所有人都弃权了吗?”

    这就是夏露刚刚带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