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三姐妹的力量!-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767 三姐妹的力量!

    “那具人偶”

    这一刻里,无论是爱德蒙德、古雷坦亦或者是伊欧,均都看向了小紫。

    三人都能感觉到,罗真注入小紫体内的魔力很少,可从小紫的身上却是有一股极为隐晦的波动散发了出来。

    这股波动瞬间就扩散到了周围,笼罩住了整个广场,作用范围极广。

    虽然还及不上〈绝对王权〉对整个机巧都市的笼罩范围,可能够将整个广场都给笼罩在其中,同样极为可怕。

    发动如此惊人的魔术,罗真的魔力却仅注入了少许,让小紫不禁感到惊讶,紧接着就陶醉了起来。

    “啊啊好棒好棒哦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小紫就发出了怪声,让夜夜的瞳孔开始变黑,伊吕里的俏脸则红了起来。

    但是,爱德蒙德、古雷坦以及伊欧三人却一点都无法小看小紫。

    因为,谁都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就是小紫真正的能力。

    名为〈八重霞〉的魔术的眩惑效果,令得周围的士兵的认知乃至感觉都被支配了。

    也许,在旁人看来,周围的士兵的攻击是直接透过了罗真一行人,可实则那只不过是士兵的方向感以及视觉被扭曲,使所有人的意识都产生不为人知的偏向而已。

    所以,士兵们看似将那些子弹全部打向罗真一行人,实际上却全部都打向偏离的方向,进而打在周围形成包围圈的同伴身上,方才让周围的士兵全部中弹,自己倒下。

    至于那些机械犬,同样也是如此。

    即便那些机械犬的自我意识非常的薄弱,应该不至于被支配了感觉,亦或者说是没有感觉可以被支配,但操纵它们进行攻击的依旧是那些倒在地面上,正强忍着中弹的痛楚的士兵。

    只要他们的认知被扭曲,那打偏也就理所当然了。

    当然

    “只有这种程度就想抢东西,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罗真伸出另外一只手,搭在了伊吕里的身上。

    “想抢东西的话,至少也得有这种等级才行。”

    说着,罗真再次从体内滂湃的魔力中调动起微不足道的一缕,顺着自己的手臂,注入到伊吕里的体内。

    “嗡!”

    伊吕里立即睁开了眼睛,全身散发出另外一股波动,令得整个空间的气温都下降了。

    并且,还是瞬间下降到冰点的那一种。

    “这这是什么!?”

    “不不要!”

    “啊啊啊啊!”

    周围的一个个士兵接连的发出惊呼和悲鸣。

    “咔嚓咔嚓咔嚓”

    在一阵清晰可闻的凝结声中,那一个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士兵从鞋底开始,逐渐的爬上了冰霜,凝结成冰。

    伊吕里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既没有散发出寒气,亦没有降下冰雪,无声无息的寒冬就直逼到军队的每一名士兵的身上,将她们给冻结在当场。

    于是,惨叫声停下了。

    于是,四周化为了一片寂静。

    广场之上,只剩下一座座的冰雕坐落在那里。

    他们有的保持着鲜血淋漓的模样,有的保持着惊恐无比的发出惨叫的样子,有的满脸绝望,有的还将手伸向爱德蒙德与古雷坦的方向,像是想向他们求救一般,一个个的均都保持着这般栩栩如生之姿,被冻成冰雕。

    那一幕,令得寂静的广场上,恐怖、惊悚、可怕的氛围弥漫了开来。

    “————”

    伊欧已经看呆了过去了。

    “————”

    古雷坦面露惊容。

    “————”

    爱德蒙德的额头上亦微微流下冷汗。

    “这这就是我的〈冰面镜〉吗?”

    即便是伊吕里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副不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的样子。

    显然,跟小紫一样,伊吕里都是第一次发挥出〈冰面镜〉的真正性能。

    能够以原子层次剥夺热量,伊吕里只要静静的站在原地,全力以赴,那么,将整座机巧都市都化作一座巨大的冰雕,一点都不难。

    更别说,只要伊吕里愿意,那甚至可以随时将纳入掌控的原子震散。

    也就是说,伊吕里完全有能力瞬间摧毁一座都市。

    如此,方才能称得上是〈雪月花〉系列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人。

    所谓的〈胧月夜〉跟伊吕里一比,根本就无法匹敌。

    只不过,只有习得〈心眼〉之人才能发挥出伊吕里的真正力量,这一点导致伊吕里根本无法轻而易举的使出如此可怕的能力。

    唯独罗真,轻而易举的便办到了这一点。

    “这才有资格随便抢东西啊,皇太子殿下。”

    罗真讥讽似的说着这样的话语,随即终于是将魔力送入与自己朝夕相处,最为熟悉的自动人偶的身上。

    “给他点教训吧,夜夜。”

    罗真淡淡的下令。

    “是!”

    接收到罗真的魔力,夜夜浑身涨动起惊人的力量,一踢脚下的地面,震起一圈劲风,犹如一发猛烈的炮弹一般,窜向了瞳孔猛缩的爱德蒙德。

    就在这一刹那

    “殿下!请退后!”

    站在爱德蒙德身前的古雷坦发出神色凝重的低吼,全身都爆发出惊人的魔力来。

    “哦?”

    罗真惊讶而起。

    因为,从这名老年将军的身上爆发出来的魔力,竟是丝毫都不逊色于被其视作老狐狸的那位学院长。

    足以和十九世纪最强的魔术师媲美的魔力就从这名将军的身上释放出来。

    紧接着,一名配刀的青年从旁无声无息的掠出,竟是接收了古雷坦所有的魔力。

    那,赫然便是古雷坦的自动人偶。

    “拦下她!希尔菲德!”

    在古雷坦的命令下,名为希尔菲德的自动人偶拔出腰间的佩刀。

    然后,这具自动人偶竟是如同烟雾般的消散,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出现在了暴窜而出的夜夜的身旁。

    “!?”

    夜夜没有丝毫犹豫的回旋过身,对着希尔菲德的方向轰出闪光般的一踢。

    这一踢,刚好迎向了希尔菲德毫不留情的砍下的军刀。

    “铛————!”

    清脆的响声中,夜夜的靴子与锋利的军刀互相碰撞。

    “砰————!”

    在夜夜可怕的力量之下,军刀直接炸裂,碎片四处撒开。

    希尔菲德的魔术显然对攻击力没有任何的提升效果,那把军刀亦是极为普通的武器,根本承受不住夜夜的一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夜夜闪光般的一踢落在了希尔菲德的身上。

    然而

    “唰!”

    希尔菲德竟是陡然消失不见了。

    “轰!”

    夜夜的一击落在空处,激起空气的震荡。

    这个时候,希尔菲德才蓦然重新出现。

    只是,这一次,对方是出现在爱德蒙德与古雷坦身后,带着两人一起,同时消失,转而出现在代达罗斯的甲板上。

    “空间转移!?”

    夜夜惊讶了起来。

    曾经与马格纳斯的镰切对战过的夜夜似乎便认为这是希尔菲德的魔术。

    “不,不是空间转移。”

    拥有〈心眼〉的罗真却一下子勘破了希尔菲德的力量。